佛教文化2007年第4期

 法华寺吃茶

王迎新

  夏末,结伴从昆明出发至安宁洛阳山法华寺一游。
  古寺依山而建,庙宇在文革中破坏严重,现正在重修中。听说因地处偏僻,施主多为附近桃花村的村民。
  近午,三五僧侣正在树荫下对弈。我们一行人早已饥肠辘辘,寺院斋堂师傅特意为我们重开炉灶,洗菜煮米。等候之时,顺着青苔满铺的山路登上半山壁,近观红砂崖峭壁之上巍峨庄严的佛菩萨石窟。
  石窟左侧龛中的观世音菩萨与地藏菩萨已残缺不全,细看那些有幸留存下来的局部,纹饰雕刻精美,衣带线条流畅,有宋之遗风。右壁的十八罗汉窟,有一窟内造像已毁,剩下十七窟,排列为上下三层,罗汉姿态面貌各异,形制简朴而生动。第二排罗汉窟下, “晚照”两个斗大的楷书依稀可见。西侧的石窟中有一卧佛,可惜面容模糊,最触目的是肚脐处竞有一深深的石眼,村里人说那是文革时被钻眼放炸药留下的痕迹。不知道当初卧佛是如何躲过这一劫,真叫人感慨万般。怀古数典,雍正《云南通志》里有记:“法华寺在城东十里洛阳山。宋大理段氏建。”记载里,当年法华寺独特的景观“法华晚照” 曾为安宁八景之一。
  另《安宁州志》里也载: “寺朝西北,每阴雨晴明,佛殿昏暗,忽清光满室,四壁佛像,须眉毕现,顷复暗。”可惜未近黄昏,只能遥想夕照之时“法华晚照”之灿灿奇观。
  转至庙后,一位面目敦厚的中年村民正在干活,攀谈间得知是小桃花村人,得闲便来寺中洒扫,还在山坡开恳了小片田地,种了瓜豆玉米供僧倡食用。那小片田地,斜在坡上却青葱茂密,胖胖的南瓜趴在油绿的玉米丛中。
  山下同行者呼开饭,众人围坐廊下,菜蔬鲜香,咸菜辣麻,让人胃口大开,我也破天荒地吃了两碗饭。阵雨忽至,廊外顿时飞珠溅玉,水声一片。
  饭后雨停,一行人携茶具和十余种茶,穿藤蔓,攀山壁,登上寺庙西侧的晒法华寺石窟造像经石。
  山风习习,临崖摆开茶具,首泡88老普。晒经石似一斜坡,众人散坐四下,各自握盏临风。山色青黛,风声中一阵阵诵经声自山脚寺中飘来。
  十余盏后,再开一泡,觉水温稍嫌不够,未将茶香尽数发散。众人寻思不如到庙中烧沸了水再泡。于是转入寺外廊下。
  隔墙听见僧侣们的诵经声抑扬顿,缭绕不绝。五人围坐,以信阳毛尖重开“无我”
  茶会。碧绿的毛尖在剔透的玻璃杯中舒展身姿,各人恭敬地奉与自己右边的茶友,再接过左边的茶友奉给自己的那一杯。每个人喝的都是含有不同心意的那一杯。而始终未曾喝到的,是自己泡的那一杯。
  天色渐晚,缓步归去。法华古寺与千年石窟都隐在了朦朦夜色之中,无茶,无我,亦无干古红尘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