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7年第4期

漫谈印度花曼装饰的精神含义(下)

立  道

  第九种腕饰亦即手镯
  “我们是卖手镯的小贩,带着些金光铮亮的饰品,来到庙宇的集市;手镯的光芒如同彩虹,温暖的色泽有如生命;集市上的姑娘和妇人,眼睛里映射出羡艳的目光……”这是那位有名的泰米尔神秘诗人萨洛吉尼·纳杜的诗句。
  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印度遗址莫亨佐洛发现的那个著名的雕像“跳舞的姑娘” 的手腕上就已经有好些铜环。这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手镯了。印度妇女对于手镯的喜爱可能也是世上无以伦比的。从那尊铜像看,这个裸体的女孩手叉在腰上,另一只手臂戴满了沉甸甸的一串手镯与臂环,好像手臂都抬不起来了。这个最早的雕像又叫做“戴满臂环与手镯的裸体少女” 。在印度所有的人体装饰品中,可能手镯的品种和材质是最为繁多的了。出土的古代文物显示,从很早开始印度人就已经有了陶的、石头的、金的、银的、贝壳的、青铜的,几乎是一切质料的手镯。有的手镯只是一个金属圈,有的却很精美,雕出了不同种类动植物的形象。如上边的这个手镯就像是一个龙头,身上画着龙的鳞片。
  印度人所制造的手镯饰品在世界上是无以伦比的。手镯为已婚妇女饰物的标志,手镯上的饰纹更是千姿百态,但多半有浪漫的甚至情色的隐义。印度的诗人们常常描写那些偷情的妇人或者与丈夫分别的少妇,她们会从手腕上捋下手镯,将它赠送给恋人或者夫君。而当情人见面时,如果女方摇响手镯,那清脆的叮当声音可以有更多的含义,它们可以表达急不可耐的思念,也可以表达渴望受到对方的眷顾,有的时候还表达了怨恨以及迷恋的目光。.印度妇女的观念中,手腕与手臂永远都不应该是赤裸而毫无修饰的。
  手腕与手臂上的饰品永远表明了佩带人的社会身份:她首先是一个已婚的女人,是一个家族的主妇,她已经为某位正派男子所钟爱。印度妇人手腕上的环状饰物表明她的婚姻状态。印度妇人哪怕要同人交换他的手镯,也不会让自己的手腕或者手臂完全地裸露而没有一点饰物,哪怕用一根线缠在手臂上或者用她们的沙丽的一片丝绸盖在上面,也是非有不可的礼仪。
  毫无疑问,在印度最为普遍的手镯就是玻璃制品的了,无论是哪个阶级的女性,无论贫富,都可以戴玻璃的手镯。当然,小姑娘也可以戴手镯与臂环,但只要是结了婚的女人就不能光着手腕或者手臂。一般而论,印度妇女的臂环会是一只手臂12只,这样,一套手臂的装饰臂环就会是24只了。
  第十种臂饰女性的手臂上部还会以布片包裹起来,布片上用红线或者黑线绣成护符或者在布片上钉着某种护符,据说是为了防止那些邪恶的眼神,或者不吉利的东西。
  与手镯不同的是,臂饰的布片在手臂上是固定的,不会滑动。这一片布连同上面的护符都用布片上预先缝上去的布条或者细绳在手臂上捆扎起来,或者牢靠地系成一个结。
  不同地区的不同部族的妇女,依据各自不同的习惯会佩戴不同的臂饰布片,有的是一片,有的要将上手臂从胳膊肘至肩膀处完全地包扎起来。而臂布上的金属饰片可以有金、银或者铜片,也有的会缀上宝石的薄片。
  臂布上的饰片所以非有不可,这是受印度美学观念的影响。印度人认为一切美丽的东西都必须加以装饰;换言之,任何未经装饰的东西一定称不上美丽。正是这种观念强烈地要求,女性的身体必须精心的打扮,非以此不足以显示美丽。单纯的自然是纯洁的,人为的打扮才是有意识的美丽。手臂在为接近肩膀,被认为是对于躯干有提示作用的身体部位,对手臂的装点和爱护都意味着必须美化和修饰这个部位。
  第十一种阿利西或带镜的姆指环当然了,印度女人的装饰打扮少不了有指环,这是世界各地的女性都会采用的小玩艺。手指,在印度观念中是肉体与精神之间的联系媒介。因此,指环这样的东西,在印度珠宝的价值观念中居重要的地位。
  大姆指在人的手掌当中是最重要的了。人类学者都知道,在人的体形和诸种感官的进化历史上,大姆指的功能开发,无论从文化意义还是从解剖学意义上看,都是相当关键性的一个重要步骤。印度人自己说,他们关于手相的部分知识来自中国,而据中国的手相学,大姆指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判断一个人的命运与财运。在西方世界,大姆指对于一个人一生命运的影响也是举足轻重的。旧时候看手相的人都知道,大姆指的长相同金星即维纳斯(爱神相关),古代的维京人认为它同男性的生殖能力也有关系。
  在印度有一种特别的指环,在指环的一侧镶有一个亮晶晶的镜子,多数情况下这是一个心形的镜子。因为姆指相对于其他的几个手指要粗大得多,所以姆指环也就宽一些,可以镶嵌一面镜子在上边。
  当然,说是一面镜子也夸张了一点,其实也只是一粒镜面而已。
  印度女人的手上有好多指环,但大姆指上的这这个“阿利西”环却有特别的意义,据说它对女性的感情世界特别重要。这当然不只是因为它的式样特别,更因为它的功能是特殊的。通常只有女孩子,尤其是新娘才会特别佩戴这个有镜的指环,那是因为它的主人希望通过变换手指的角度来观察自己身边的钦慕者,或者看看自己的头发或者发饰是不是装束得恰到好处。从这个意义上,姆指环的品莹闪光,也许折射出来的是这位少女的内心世界。少女的好奇,新婚少妇的不安都可以通过手指上镜面的返光透露出来。唯其如此,在印度的文学作品中,有不少都提到了这种奇妙的带镜指环,美术作品中也可以看到对这种“阿利西”的描绘。
  第十二种发式在密教当中,人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有一定的意义,而头发的式样也是重要的象征表达手法。头发属于物质(色)四大成分之一,列在“地大” 中间,是人可以用手来触摸的有质碍的部分。它又有水大的成分,因为它看上去是飘逸的流动的;它又是风大,因为它很轻可以在空气中飘动。头发是有生命力的,因为它也在生长,甚至据说在人死以后,头发还可以生长!因此头发又是连续此世与彼世,也就是今生和来世的中介。
  头发是生命力与魔幻力的根源。它覆盖着我们身体中最为神圣的一个部分,即脑袋。人的头部,在世界各地的不同文化中都是受到重视的, 因为据说决定人的生命和习性特质的“玛纳 (mana)就在头脑中寓居。玛纳在梵语中就是“心 ,因此它也有心力的意思。许多情况下,头发可以代替身体,在我们中国,熟悉《三国演义》人都知道曹操在一次表示违令当受处罚时,就是自己割掉头发来代替砍头之罚的。在弗尼西亚(Phoenicia)的比布洛斯(Byblos) ,古时候,少女们在把贞操献给阿希达特(Ashtart)神时,她们会把自己的头发割下来放上祭坛。
  女性的头发具有的不同寻常的魅力,在不同民族的文学作品中,都有某位少女的一头秀发,令男性倾倒的记录。西方的神话故事当中,通常认为女巫的头发是她们力量的源泉。
  东方的萨满在跳大神时,也会放开本来束起来的头发,因为在披头散发的舞蹈中,在出神状态下才会有请神送鬼的能力。因此,在不同的文化中,头发的不同装束具有特别的含义。
  印度历史上,社会地位不同的妇女都有不同的头发式样。以往,印度的贵族妇女每周都有一次差不多是宗教仪式的沐浴,仪式中所用的是芳香油,那种仪式上的头发一缕缕地结束方法直到今天还可以看到。
  先是清洗、抹油,然后是梳理、分辫,最后还在头发问插上茉莉花,于是整个房间甚至大厅中都飘着浓郁的花香。
  通常印度妇女的头发大致分为三股或者三片。这在印度文化中是有特别讲究的。三股辫子如印度的三条大河:恒河、阎牟那河以及沙罗室伐底河。这三条河又与印度教的三个大神—— 梵天、湿婆以及毗斯奴—— 相应。民间还有这样的传说,三股辫子中娘家父亲一支,夫家父系一支,第三支则是代表她自己,因为有了她才把两个家族结合到一块。
  古典文学中不乏对于妇女头发装束的描写,通常会把发辫描写为如同蛇一样。这是我们中国人不习惯的和不喜欢的比喻,中国人宁愿美女的头发像是波浪,而对于蛇,他们只会有厌恶的感觉。但看一下钱迪·达沙(Chandi Dasa)的诗歌,他这样描写少女拉达(Radha)的头发:
  我在河边看见了她/沉静的面庞如惊鸿一现/美丽的发中插着莱莉花/弯曲的亮发如同蛇样。
  印度女性的头发上总有繁多的装点,但总的趋势和用意是要将头发打扮成王冠的模样。印度的多数女神,或者一切与神圣事物有关的东西,都是同高贵的王家联系在一起的。说起来有些可惜的是:传统的女性头饰都会采用自然的花朵花束,但今天,人们越来越多使用的是贵金属的饰片了。金银宝石当然也成为了最常采用的装饰手段。
  第十三种腰饰或者“腰带”
  她的腰是这样地娇柔,那怕放上一朵花,也会轻轻弯下— — 替卢库拉尔(南印度诗人)英文“c u m m e r b u n d” 和德文(Kummerband)里的“腰带”都是从波斯语“kamar” (腰)和“bandi” (带)来的。北印度有多数语言里还保留着这个词语。从几乎所有寺庙雕塑和壁画里都可以看到这种女性腰部的装束。印度特有微型绘画(miniature paintings)中更是处处可见腰饰。人们认为这是从远古时代就传下来的服饰艺术。
  印度的古人很早就在文字当中表达了这种对于女性腰部的倾慕。他们认为那是最具杀伤力部位。印度人传统的服饰叫做沙丽的似乎从一开始就充分考虑了女J陛最美丽最微妙的身体部位。
  印度的服装似乎也只是一心一意地要特别突出最具女JI生魅力的腰部,以表达它的轻软与婀娜姿态。艳丽的腰带可以达到两个目的:束住服装的下半部,并且突出女性的体型特征。
  腰带的设计意图本来就是紧紧地贴在腰部的髋骨上,把沙丽的褶迭部分紧紧地束在身体上。这在女性作舞蹈时是特别重要的,一方面衣裙的下摆非常飘逸,甚至热情地飞舞,另一方面,纤细的腰部又始终保持稳重。
  腰饰的中心是金属饰片,如左边看到的这个银质金属片一样。通常它都是由手工制作的精美工艺品,讲究的还会在上面镶嵌各种宝石、珍珠。当新娘们穿上婚装时,腰带上的这个饰片更是发出夺目的光芒,一定会成为整个婚礼上所有宾客目光注视的中心。
  以往,一个家族中的婚装往往是世代相传的,从母亲的母亲的母亲一代代地传下来,这既是美丽的传递,也是传统妇德的承袭。
  第十四种足铃以及趾环赞叹爱人的秀美的脚,它们像雷电击中我的头脑/红色的丝带和叮咚作响的足铃,便是爱人的彩旗/那惹人怜爱的足呀,值得所有的人低头注目— — 摘自5世纪时的一部印度戏剧人的足部是整个身体的支撑,无论远观近望它都有特别的意义。如同雕塑一样,我们的脚是身体这整个艺术品的台座。它联系着我们与大地母亲的亲密,令我们获得无穷的自然力量。但事情总是两面的,我们中国的老子不是说“正言若反”么。在印度也有这样的现象。一方面,如同希腊神话中所说的,我们的脚如同树木时时亲吻着大地母亲;另一方面,同中国人一样,有时人的脚又象征着卑微与低贱。印度人为了抬高礼敬的对象,不就有“头面礼足”的习俗吗——把自己的额头贴在礼敬对象的脚面上,最高贵的与最低贱的放到同一个平面上,从而突出了对方的高贵!当然,这并不影响人们在生活当中,欣赏女性的秀美的双足。整个东西方文化中,从远古以来的史诗中就充斥着对女性的赞美,尤其是对少女们的赞美;而在印度,那些少女或者成熟的妇女形象的女神们,更是得到了民间艺术家们倾其心力,挖空心思的歌咏和颂赞。例如克里希那神的情人与妻子悉达(Sita)就是一个美丽的少女,而她的装束与打扮当中,常常把诗人们迷倒的就是足铃和脚饰。印度人对于女性足部的心理迷恋是非常特殊的,在世界文学中真的让人叹为观止。作为一种表示倾倒与屈从的象征,少男,甚至男性的神祗,都会匍匐在女性的足前,轻柔地抚摸她的足面。我们来试看一下一位南印度神秘诗人的诗句:她的爱人伏在足前,随着他的喘息,/脸边的美发轻轻地拂着, 少女的足面/他已经忘记了高贵与骄傲,陶醉在脚踝上的银铃声由这里的这首诗的本来含意,是要赞叹神的深情厚爱,但它侧面反映的则是一位少女脚踝上的银铃的美丽动人,这种充满情色的描写可以称得上“销魂夺魅”
  这几个字,尽管这是一首宗教的诗歌— — 最崇高的与最具生活情调的东西就这么样结合起来。人的生存本身就是一首美丽的诗歌,无论是在宗教的领域还是在世俗的男女之间!正是在这么一种真实的生活背景下,我们可以看到印度的所有绘画、戏剧与诗歌都有不少这样的描写:男性的主人公俯身下去,或爱抚或亲吻他的爱人的纤足,他们的脸庞轻触着少女脚踝上的银铃,忘情地倾听动人的铃声,凝目于足面上所绘的美丽的图案与色彩。
  这样的嬉戏不只是人间的图景,也是克里希那大神与牧女们的精神世界的交通。
  在梵语当中, 足铃, 被称作“ nupura”
  ,从词源学上看,nupura与“ antah pura”相关,后者指的是王宫当中仕女们的闺房,在古代,那是神秘的令人遐想的一个空间。事实上,古代的诗人们也只有听凭他们在宫中走廊上听到的那声声足铃,来猜想闺房当中的美丽女性ff]步态与身姿。当然从实用的层面上讲,足铃并不只是皇宫中才有的专利。在印度,一般的社会当中,甚至乡野当中,在很多部族中间,女孩子都要佩戴足铃,以及叮咚作响的脚踝饰链、脚镯等,据说这些东西发出的声响,从很远的地方就可以驱逐印度乡间随处可见的毒蛇等等;当然,如果她们是已婚的妇女,铃声还可以提醒她们的丈夫,好像是说“我在这儿呢。”
  古典的印度舞蹈中不会忘记脚铃的诱惑力。几乎所有的印度民间舞蹈,你都可以听到脚铃声的明快节奏,舞蹈的女孩通常是赤脚作舞,她们美丽的步态、婀娜的腰肢、顾盼生辉的眼神,将南亚世界的热情和温柔完全地倾泻出来,那一阵阵时紧时缓的银铃声音,有时像是清晨赶着牛走上牧场的少女;有时像是下午到泉边汲水的娇娃;有时又令人想起清凉的月明之夜,在林间空地上轻轻起舞的小姑娘。
  明亮的月光下面,随着鼓声和铃声的节拍,在草地上轻歌曼舞的乡村姑娘,她们的足趾问不时发出点点晶莹的月光,那就是足趾上的美丽的金属饰片反射出来的月亮的光芒。我不知道我们中国古代的踏歌是什么。但望文生义的理解,应该就像印度少女们的这种舞蹈吧:她们时而用足前的姆指轻轻触地,时而以足跟略略踏在草地上,随着这种前后均匀有致的步伐,足铃和腕环上的铃声都会响出悦耳的声音。再加上她们娇媚的伴唱,有谁还会怀疑这是天人天女在作歌起舞呢。泰戈尔说过,印度少女足上的铃声是最令人陶醉的;而古代的神秘主义诗人们都异口同声地赞成:美妙的足铃的声音是雪山上的大神在同牧女嬉戏时传出来的。足铃有各种各样的,乡下女孩们通常是铜质的小铃,她们从草地上走过时,足上铜铃的声音同牲口脖子上的铃声应和唱答;而宫廷侍女们脚上通常只有银质的小铃,那清越的声响时时打破了王宫中的威严与沉寂。一般说来,印度人在制作足铃时是不许可用黄金的,这是因为黄金象征了印度的财神和才艺之神拉克希米,因此把黄金制品放到脚面上是对神不够恭敬的。
  第十五种香水那淡淡的幽香/让您的灵魂细腻/让你的思想敏锐/也让你的情感充沛印度香水的名声非常地大,可以说还在西方人发明香水这种工业产品以前很久,古代印度人就已经能够用各种芳香类的草本植物来制作香水了。香水在古代印度社会中间是这样普通,以致于人们都没有把它单独列为一类香料,只是含混地称为“香花供奉”而已。考古科学家们相信,还在佛陀之前的古代婆罗门流行的时代,香水就已经存在了—— 而那是公元前的1500年。
  香水的传统制作法是采用某些特别的鲜花。它们的芳香,最初只是为了供奉神让神感到欢悦,但以后它逐步地成为了人间生活的美化手段;首先从女神身上转到了妇女们身上。印度中世纪历史的后期已经有了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是反对偶像崇拜的,但莫卧尔帝国时期(16—18世纪)的宫廷中所使用的香水令当时到过印度的欧洲人感到如痴如醉。不少的传教士也提到了这种神秘的有魔力的香水,据说它最初是天上的诸神享用的。
  印度女性使用香水并不是一抹了事。
  她们在一天中的不同时辰会使用不同的香水。不同的衣着也需要使用不同的香水香型。不同的心情、不同的年龄、肤色,甚至不同的体型都可能会有约定俗成的香水使用法!不同的情景自然更会有特定的讲究。为了突出一定的神的节日,人们会专门采用某种花香的香型。例如,浓郁的印度木樨花的香味会提醒每一个闻到这种香味的人:这是雨季过后大地生机萌发的气息;而那种幽幽的甚至有一点点牛粪气味的香料令你想到这是南印度为纪念伽利女神这个大地母亲的节期;叫做“卡楚里”
  (kasturi)的香水味意味着这是印度特有的夏季的气味。在印度人的意象当中,印度大丽花的香味总是同黄色的或者橙色的传统服装联系在一起的,它尤其同婚姻与情人相关。而神秘的诗人以及游方的上的衣裙波缓缓飘动/你腰上的丝带像水蛇一样婀娜/所有的曲线都在你的娇美的身上舞动/透过你身上的神秘气息/我感受到了野性的疯狂的爱欲。
  — — 1 9世纪Asmapur的一位缅甸诗人右边的这种新娘的婚装在今天的西方时装中也是经常可以见到的了。
  从印度山奇、南印度阿摩罗婆提以及性感雕塑之都卡吉拉霍遗留下来的所有古代艺术作品中,我们都可以看到这种最能体现印度女性身材的装束。那种类似沙丽的袍子是如此的轻盈、飘逸??它们妥贴的贴在印度女性的胴体上,纤细的手指足趾在金属和宝石的饰品的衬托下,发出难以抵御魔力。印度的服饰尽显出东方妇女的端庄,以及恰如其分的娇美。即令是诱惑性的美丽,也是幽幽的,静静的,如同莲花一样的温柔,只是低吟浅唱,而绝不会是放肆的无所顾忌的。因此印度的婚装一方面是可体地尽显美好的身型,另一方面也把最富性感的部位遮掩起来,例如它绝不会把颈部以下的地方坦露在人视线之下,但它一定会将如脂似玉的手臂尽情展示在来宾的面前。新娘的婚装通常被视为非常神圣的,因为它联系到女性神的圣洁。通常它的颜色会是深色的,这在印度是一种凝重而神圣的颜色。
  红色在印度是吉祥的颜色,因为它是与生殖、性、等热烈的情绪联系在一起的。这样的色彩当然与结婚这样的活动相关了。而且它还同新娘的处女性相关联。在不少的文化传统中,对于新婚夫妇床笫检验就是为了证明这种处女的贞洁性质。在印度具有贞洁的新娘被认为献给丈夫以最珍贵的礼物。
  当然一方面是贞洁,另一方面又是繁盛的生殖意义,同我们中国一样— — 我们用花生与红枣这样的东西象征生殖的繁茂,印度人则在腥红的婚装上面绣出各种各样的图案与花边,所有这些象征性的图案花纹都指向生殖的意义。印度人也是相信多子多福的,所以对于新婚的夫妇的期待也是他们赶快生儿育女,当然最好还是只生男孩。有的时候,新娘的婚装上面的刺诱和装饰是如此的繁复与喧嚣,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当然,新娘的婚装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显示财富。一定要从各个方面来展示新娘家里钱积如山的那种劲头。在传统的印度,新娘家里的富裕程度决定着她嫁到夫家以后的地位甚至命运。
  结束语
  在印度人看来,真正有性感的情趣不会是纯然感官的,而有思想的成分在内。这也许就是印度人的性感与西方的性感的区别之一吧。
  在她那不安的睫毛和闪烁的眼光中/在她那宛尔的微笑和轻柔的声调中/在她优雅的举手投足间/美女的机智和聪颖时隐时现— — 巴尔提哈里(6世纪诗人)毫无疑问,一个美人的魅力既表现于静态也表现于她的手足动作或姿态当中。古代印度人认为女性最美丽的步态是像孔雀那样的端庄,身体不动,脖子以上随着行走而极有节奏地前后轻轻颤动,这个姿态又比喻成为像小鹿一样无声地轻轻从草地上跑过。在佛教的本生经中,通常被描写为,当小鹿从沼泽的浅草上跑过时,会在草地上留下若隐若现的蹄痕;或者小鹿轻轻一纵,跃过小溪,然后是腹部的纯白光芒一闪。这就是我们中国人说的惊鸿一瞥的意思吧。一个惊惶不安的少女,脖子上挂着的缨络半掩着她的丰满的胸脯,在印度的文学中,人们会说这是朝阳的温暖与明亮的光,从山的另一边斜斜地照在山坡的嫩绿草地上。
  印度人相信,如果一个聪慧而勤劳的女性会收拾她们的闺房一样,美女也很会打扮她的身体。因为只有这两件事都做得很好的人,才能得到神的悦纳。诚然,人类要使自己的思想美丽先得使自己的身体美丽,反过来也一样,要想保持自己的身体的优美的话,也得维护思想的美丽。
  灵魂与肉体在印度哲学中是一个钱币的两面,你没法将它们断然拆开。从这个意义上,情欲可以促成身体的美丽,因此它不是什么可耻的甚至不是肤浅的东西。就像那个写《爱经》的哲学家叫做伐差耶那的吧,他就主张女性的拾掇打扮应该就是某种宗教仪式。那怕是“长相一般” 的妇女,她也应该自爱自怜,而不是抱怨自己的命运,因为神的赏赐本来就包括了两个方面的内容:肉体的与灵魂的,而从二者的内在看,美丽是互相贯通的。
  总结起来,关于印度的女性装饰的精神意义大约可以这么说:我们看看所有绘画作品中的印度女性,我们注意到,无论她是否身著衣物,她都不能不佩戴珠宝首饰。换一句话,她们可以不挂一丝,但却不能没有首饰的装点,这也是东方艺术,尤其是印度的某种美学原则。印度诗人库马尔斯瓦米(A.K.Coomarswamy)这么写道:只有作为一个印度女人/在印度的伟大传统当中生于斯长于斯/才能够真正地懂得耳环、手镯、足铃/所有这些印度珠宝的精神意义/从耳环厮磨面颊的温柔/从足上银铃的叮咚声/只有印度妇人才能感受/神的喜悦和生命的甘醇/直到今天,只要是细心的人,都可以从印度社会文化的各个方面,发现他们古老的宗教价值观是如何浸润到日常生活中去的。印度人的美丽和美学欣赏,深深地蕴含着以往数千年中积淀下来的精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