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0年第2期

千古奇绝“西夏碑”

赵光


  去年以来,随着“西夏热”的兴起,研究西夏文字和这个神秘王朝的历史,在国内外蔚然成风。与此同时,曾被国务院列入“全国重点保护文物”的、西夏时期留存至今的唯一佛教石刻——“西夏碑”,越来越引起各国学者的关注。有关专家评价,它是迄今所见最完整、内容最丰富、最有研究价值的西夏碑亥g。
  (一)
  一千多年前,在黄河上游生息着一个能杀惯战的英雄民族党项族。公元1038年,党项首领李元昊,在我国西北建立了一个少数民族王国——“大夏”封建王朝。因它在黄河以西,所以历史学家称之为“西夏”。其疆城“东尽黄河,西界玉门,南接萧关,北控大漠,地方万余里”。在当时形成了宋、夏、辽(金)“三国鼎立”的局面。
  立国后,党项上层把佛教作为统治思想之一。为发展佛教,他们大兴土木,兴修许多寺院和佛塔等。据当时资料记载“近自畿甸,远及荒要,山林溪谷,村落坊聚,佛字遗址,只椽片瓦,但仿佛有存者,无不必葺。”于是西夏境内佛刹林立,致使后人感叹“云销空山夏寺多”。
  当时凉州(今甘肃武威)是西夏国的西凉府,位居辅郡,地处险要,历来佛教浸盛。所以,建庙修塔时,西夏统治者自然不会忽视这个多民族杂居的“战略要地”。西夏天佑民安四年(1093年),由夏崇宗乾顺与皇太后发愿,动用子大量人力与钱财,决定重修凉州护国寺内因地震受到破坏的感通塔,同时修缮寺院。第二年竣工,立碑赞庆。这一年恰好是乾顺诞生十周年,为了给十周岁的皇帝祈福,兴办了隆重的佛事活动。这通碑就是保存至今著名的《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也就是现在所说的“西夏碑”。
  (二)
  七百年后的1810年秋,闲居在家的当地著名学者张澍,与好友到地处武威城内东北隅的清应寺游览,偶然发现这里有座隐秘的碑亭。令人不解的是,碑身前后却用砖石砌牢,死死封闭,僧人说寺内代代相传,内有异物,不能打开,否则将有灾祸降临。听到这里,学识渊博的张澍越发感到惊奇,他认为这里面肯定有某种鲜为人知的大秘密,便再三恳求僧人拆开砌封,并立下誓言愿承担一切损失。因张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寺僧不得不给面子,只好破例拆去了砌封。
  果然墙内出现一奇特碑刻,张澍看一面的文字似汉文方块字,但又不是汉字。这时,才高八斗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上面的字他竟连一个都不认识。经研究,他认为这是早已“消失”的神秘西夏文。碑刻另一面的汉字“译文”让他大吃一惊,原来这碑刻竟是“失踪”数百年的、大名顶顶的《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甚称无价之宝。按正常思维,该碑理应放在护国寺,但西夏统治者为何将这一记载重要历史事件的碑刻,放在“档次”远不如护国寺的清应寺内,且严密隐藏?如今这还是个难解之谜。
  这通碑一面为西夏文,共28行;另一面为汉文,26行。两种文字内容大体相同,都是叙述建立和修缮感通塔的详细情况。碑刻的汉文部分,一开始就叙述在阿育王建立的八万四千宝塔中,凉州塔是其中比较著名的一个,后几经兴废,至前凉张天锡统治时期,又建佛塔以安置佛的杏眼舍利。西夏立国后,这座宝塔祥瑞感应的故事很多。如西夏天佑民安三年,公元1092年凉州发生地震,佛塔出现严重倾斜。有司正要派人抢修,这座塔竟出人意料地自行恢复原位。碑刻记载:。尝有欹仄,每欲牮正,至夕皆风雨大作,四邻但闻斧凿声,质明,塔已正矣。”众所周知,世界著名的仳邱斜塔,是河水长期冲刷泥沙导致大量淤积,使下陷的塔基逐渐抬高才白行扶正的。而西夏宝塔却能在一夜之间自行恢复原位,的确难以解释。有人说这是余震的结果,但据行家介绍,这种“巧合”成功的概率很小。
  如果说感通塔的“行自纠正”属自然现象的话,碑刻上记载的“塔现灯光,骇乎凉土,是夕亦大雷电,于暝晦中,上现瑞灯,羌人睹之,惊骇而退。”种种记载,使此塔更显灵异。当时,无论凉州百姓或西夏上层,也都认为感通塔能安国佑民,消灾解难。
  接着,这块碑刻上还叙述了崇宗即位后,西夏重视佛教,多次召集工匠修饰佛塔,使其焕然一新的情况。赞扬了皇帝和太后“发菩提心,大作佛事”的善举。碑文还记载了宝塔修成后所作的礼佛活动:。诏命庆赞,于是用鸣法鼓,广集有缘,兼启法筵,普利群晶……”在开列了各种佛事如度僧、赦囚、赐钱物等数字后,录写了每句国言,计64句的铭文。最后是书写碑文、篆额、主持或负责修饰佛塔寺人员的职称和姓名。这区区26行汉字,书写了当时一段弘佛历史,内涵极为丰富。专家说如此“包罗万象”的佛教石刻,在海内外实属罕见。
  (三)
  这块西夏碑高2.6米,宽1米,厚30厘米。碑首呈半圆形,边呈杀角,四周刻忍冬花纹。碑首西夏文篆字题额“敕感应塔之碑文”。两侧各有线刻会乐菩萨,作飞天状。它不仅是目前我国现存最大最好的西夏文碑,为研究西夏佛教提供了很多宝贵资料,且碑的正背两面,还分别刻着西夏文和汉字释文,是一部珍贵的西夏文、汉文相对照的“字典”,对破译古老失传的神秘西夏文,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
  那么当年西夏文又是怎样产生和“消失”的呢?据专家介绍:“西夏王国党项族的语言、文字是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逐渐产生和形成的。党项族本是羌族的一支,原来受吐蕃族统治,曾经借用藏文字母拼写语言。所以,西夏语同藏语比较接近,属于汉藏语系。西夏文字是党项人依照汉族文字,创造的一种记录当时党项族语言的文字。西夏文曾在西夏全境广泛应用,并且记录了大量的西夏文献资料。西夏文字的构成形成完全依照汉字,也是方块字,但笔划繁多。有会意、形声、转注等构造法,而且有草、隶、篆、楷四种字体。事实上当时西夏不仅有自己的文字,而且对语言文字的研究还颇有成就,曾写出《同音》、《蕃汉合时掌中珠》、《五音切韵》等大批论著。
  1227年,成吉思汗率蒙古铁骑横扫西夏全境,这些大兵肆意烧掠。在生灵涂炭的同时,西夏诸多典籍也横遭劫灭,其中大量珍贵无比的史籍和文物毁于战火;处于对西夏的仇恨,元代修辽、金、宋三史时,独不肯给西夏王朝修同等的经传体正史,导至西夏史料湮灭亡佚,百不存一;再如上西方探险家疯狂劫掠西夏原始文献资料等原因,到了元、明两代,西夏文字最终在其后裔中失传,同时这个立国近200年的封建王朝,也在历史的记忆中渐渐消失,被人遗忘。以至今日,西夏竟成了一个“谜一样的王朝。”
  有关专家说,要想解开西夏王朝的众多“谜团”,首先就得破译早巳失传的古老西夏文。考古学家虽然在被称为“中国金字塔”的西夏王陵内,出土了部分西夏文残碑拓片,但与《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相比,却相差甚远。正因如此,现存的这声“西夏碑”才显得奇珍无比。难怪早在1961年3月4日,国务院就正式公布该碑为第一批全国重点保护文物,这的确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