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0年第2期

有歌的人生

刘道同


  一个秋天的下午,我因为在家里坐得久了,便出去走走。在一条铺满落叶的小径上,我遇到一个老人。他头发胡子都很长,穿一件显得有些破旧的大衣,在深秋淡淡的阳光里默然独坐。从他身边走过时,我发现他紧闭着双眼,饱经沧桑的脸上神态出奇的安祥。出于好奇,我停下车向他打招呼,可是没有回应。这更加重了我的好奇,我伸出手来在他肩膀上轻轻推了两下:
  “喂,老人家,你坐在这儿千什么呢?”
  他慢慢睁开眼,打量了我一下,然后指指自己的耳朵,又摇了摇手。噢,原本是个聋子。当我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和一线纸,用抖抖索索的手写了几个字:我是聋子,我听不见你说话。然后看着我。我看出这个孤独的老人有跟我谈话的欲望,不忍拂了他的心意,便接过纸和笔,写道:
  “你坐在这儿干什么?”
  老人接过我手中的纸笔,在上面写了两个字:“听歌。”
  这下我惊奇得仿佛看到了一只羊会画画一样,眼睛瞪得老大。
  老人的耳朵不好可目光很锐利,他看到了我满脸的惊奇,又在纸上写下一些字:
  “我的耳朵是现在才聋的,我年轻时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听歌。我对音乐的记忆力相当强,一首歌我听过两遍后甚至连各种伴奏乐器的旋律都记得清清楚楚。现在耳朵虽然聋了,可丝毫不影响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听当年早已听熟了的歌。”停了片刻,他又写道:
  “对一个酷爱歌曲的人来说,耳朵聋了要什么紧呢?只要心里有歌。”
  说得多么好呀!只要心里有歌!
  天地转,光阴逼。当我们有一天颓颓老矣,不再能动,什么都不能做的时候,不要难过,不要悲伤,因为我们曾经做过。正如那位聋了的酷爱歌曲的老人心里一遍遍响起当年曾经唱熟了的歌,当我们有一天老态龙钟蜷缩在秋天最后一抹残阳下,我们的心里一定会欣慰的涌起我们当年曾经有过的努力,有过的拼搏,有过的辉煌。在去往天国的路上,耳边也一定会充盈着如诉的歌声。
  只要你曾经努力地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