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2000年第2期

海外华人佛教正处在重开宗派的前夜

文/何 云


  拍碎双玉斗,慷慨一何多。
  满腔都是血泪,无处著悲歌。
  三百年来王气,满目依旧山河,人事竟如何?
  百户尚牛酒,四塞已干戈。
  千金剑,万言策,两蹉跎。
  醉中呵壁自语,醒后一滂沱。
  不恨年华去也,只恐少年心事,强半为销磨。
  愿替众生病,稽首礼维摩。
  上引诗一首,晓畅易懂,系一百零五年前梁启超先生所作。
  之所以引用这首诗,是想表达一种这样的认识:
  佛教,佛教文化(以及一切优秀的文化)靠什么传承下来的?究竟靠什么在九死一生、万劫不复之中薪火相传下来的?
  靠“气”,靠“浩然之气”。
  什么是这个“气”?“拍碎双玉斗,慷慨一何多”就是,“愿替众生病,稽首礼维摩”更是。
  有一天,在湖南的奇山岳麓山间,我把这个“发现”告诉朋友,朋友抚掌,道:对呀!火为什么能燃烧?人为什么能呼吸?全靠氧气呀!
  中国佛教的火种入十九、二十世纪,渐行渐微弱,实因人气衰微所至。
  人气所以衰微,又因“骨质疏松”极至,骨头没了。宗派者,实为宗教大厦之支柱,为宗教巨人之骨骼,中国佛教到了最近一百多年,宗派在实际上普遍瓦解断绝殆尽,欲不颠不仆,欲重新在主流文化中获得话语权力,不是痴人说梦么?
  及至二十世纪最后一二十年之中,在中国大陆,佛教逃出浩劫,在赵朴初居土等老一辈主持之下,重开生路,寻觅生机。
  依此观之,不论海内海外,在华人佛教信仰群体里,重塑中国佛教“脊梁骨”的工程今日仍在进行之中。
  台湾这方面的情形值得研究。虽然慈济功德会、佛光山和法鼓的事业正在蓬勃展开之中,但我并不以为,眼下就可以断言那里已经确立了“慈济宗”、“佛光宗”和“法鼓宗”——名号实在是空花水月,唯一重要的是:真的有人气、真的有气场聚集了吗?真的足以做为一个宗派,传之久远吗?
  我以为,至少在宗教领域,真正的“宗派”含义应当是独立的不可替代和混淆的理论品格和实践特色,这种品格和特色绝非空中楼阁或自我标榜,而是植根于真正的人气——宗教和社会相适应相结合的强大气场当中。照这个标准看,不论是台湾,还是别的地方,海外华人佛教重开宗派之路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祖国大陆是一片何等辽阔而神奇的沃土,就佛教的场域而言,如果你不希望看到到处都长出“白莲教”、“法轮功”之类怪异的罂粟,那就应当睁大双眼,真心地期待象禅宗,象净土宗、象天台宗……总而言之象汉唐盛世才有的伟大宗派那样,蓬勃生长出大大小小人气旺盛的宗派,补充到中国文化的骨骼之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