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话应机  

戴 云


  有读者来信表达了对本刊弘扬佛法“不够应机”的遗憾,希望我们“用佛法帮助现代人解决在学习、工作、生活中遇到的难题”。这一提醒引起我们深思。

  信、解、行、证,是佛弟子学佛的正道,如果正信的佛弟子不能通过学修、度己度人、弘扬正法,就不能改变众生不信正法,轻易地被似是而非的邪魔外道所迷惑的问题。

  作为正信的佛教团体主办的《佛教文化》,以应机地弘扬佛教文化为宗旨。通过期刊达到启迪智慧,净化人生是我们编辑部同仁共同的心愿。如果我们的刊物不能给读者以启迪,解脱一些烦恼,那是我们失职,辜负了读者的关怀与爱护之心。

  如何才能实现我们的心愿呢?我们是中国佛教协会、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主办的刊物,读者自然会产生几分信任感。但我们深知自己都是凡夫俗子,本身不可免的有许多烦恼和疑惑,绝不能好为人师地对读者夸夸其谈。

  不应机弘扬佛法不行,夸夸其谈也不可以。我们只能以一片愿心,一份诚意,去理解读者,和大家一起学修,用共同的体会来使更多的人从佛教文化中得到效益。

  佛弟子是最诚实的,佛经的开头都是“如是我闻”,没有抬出“世尊是怎么怎么说的”来教育别人。佛教导弟子是最实事求是的,经典中所说的道理大都说明“尔时在何处,何人起立提问,佛就这一问题进行开示。”从来不说“放之四海皆准”的话,而到佛说法四十九年后,更为明确地说自己未曾说过一字。因为佛不希望众生针对他说过的某一段某一句去加以褒贬,或盲目接受。一切强调应机,一切在于启发众生“自净其意”,这种教导我们当牢记不忘。

  应机地启迪智慧,净化人生,这是一个漫长的学修过程。在这过程中,每个人随其因缘将有不同的结果与成就。

  清末民初金陵刻经处杨仁山居士等佛教大德的行为堪称我们的楷模。为弘扬佛法,将自身的家产全部供奉给佛教。他首先从经书着手,从日本请回大量散失海外的经本,以单本的形式力求精审的刻印成册,使众生得到正信的依据,同时创办僧学堂培养了一大批学佛者。这种愿心与作法我们将视为榜样。

  有人说:“老谈这些历史能算应机施教吗?”我们认为弘扬佛法的应机并不是去针对一些具体的烦恼做工作。虽然我们不排斥回答读者的具体问题,但还是希望从如何用佛法看待人生、看待烦恼着手。当年杨居士面对的是鸦片战争后满目疮痍的社会,来自中西各方的学说与观点使众生眼花缭乱,但他从印佛经,办学入手,培养出来的人却并不脱离现实。谭嗣同、梁启超都以出世的精神行入世的事业,为众生、为国土不惜牺牲性命,可见关键在于将正法深入人心。经典的依据,传统的传承是我们行应机之方便的基础。

  感谢读者让我们认真思考这一问题,我们将继续学修,为正信地弘扬佛教文化而努力。

 

回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