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人对动物的态度大致有三:一、以人为中心、主宰,为满足自己的私欲,不惜滥杀,以至动物大量灭绝;二、提倡保护动物,因为动物可以为人类服务;三、把动物作为朋友,承认它们和人一样是地球的主人。
  大家看了本栏目的几篇文章,对动物的态度会是哪一种呢?

 

动物、宠物——佛教与环保
养蚕
放飞的画眉鸟
戏蚂蚁
苍天、奶奶、苍狼



动物、宠物
  
——佛教与环保

王丽心


  据《北京晚报》报道,“当代商城”广场所饲养的广场鸽,因误食鼠药,死亡118只,市民纷纷责斥这般恶作剧的行为,在人与自然的互联网中,渐渐地认识了人与动物的和谐关系,终有护生、爱生的行为。

  人们爱护动物之善念、举动在社会中广而泛众,令人欢喜。但,如果在新闻之后,此题深入一番思考,会另有结论。商家以生意为重,引鸽入场,好乐无荒。然而每日千鸽翔集时,玉米、高梁、大豆,“谁遣朝朝入君口”,鸽子与人争粮、争地,况有随处便秽之陋习,也是弊大于利。时人对卵生动物之宠爱,有些人也没跳出自私的想念,古人云:“人则有身为患,有待为烦,形投神劳,唯忧用劳,不能长保朱颜青鬓,故目睹草木而生羡也”,圣人之言,道出了人之所以对草木、宠物钟情的真谛。

  人对动物以宠爱为时尚,有时也是悲剧。不久前,目睹一宠物养者,养小狗以为孩童解闷。形劳之后,发现小狗绕绳而亡。忽一日又抱小猫一只,在无人关爱饥渴中误食杀蝇敌敌畏而夭终。没有尊重生命的慈爱,而信手为之,终以爱导害,无端丢掉动物性命。

  人们走出森林已久远了,而在城市混凝土森林堡碉中,似有困兽之感。驯养宠物带给人的寄托,也伴随人困于城市之窗,是以人欲之私,树物理之正,“始知锁向金笼所,不及林间自在鸣”。护生、爱生,要深入到大自然和谐中思考其方法,摒弃人为“制造”出宠物的简单观念,“广场鸽”事件表现出人的怜爱之心,但没有体现出环保,生态平衡的思想内涵。

  人类自诩“万物之灵”,用人类制造的科技手段,屠杀毁灭了众多生灵,人类也走向“万物之零”的孤独边缘。在这种“环境侵略思维”笼罩下的人类生活方式,创造物质文化的过程对人而言是“文明化”,对其他万物而言则是“野蛮化”。人们从所走过的路程中回首反省自己,重新解析自己,检讨人与自然的不和谐关系。由此而引发了对动物的怜爱,在人与自然互联网中,人与动物平等相处,同时带来人们思考的是:“物质环保”与“心灵环保”的和谐统一性,建立环保意识,进而自觉地将意识转变为行动。

  佛教寺庙有传统放生活动。佛弟子将遭厄的动物救助放养。这是一种慈悲,是“同体大悲,无缘大慈”的精神。佛陀认为,在生命流转中,其轮回为畜生是其因果报应,杀戮之开则有短寿和多病的余报,故而倡导止杀行慈。

  但是,当今放生活动也出偏差。时人将池塘饲养的鱼鳖,人为孵化的飞鸟,买回放生。曾经出现过这边放生,那边捞鱼的现象。而非此地之动物,放生在非时非地,地域的差别,也打破该地的生态平衡。江南海龟放生于京华之地,此因不适风土之气,百龄之龟而夭的事例,令人悲心。教内外人士要明了:“人虽欲爱养,何能使不衰”的动物生态学的常识,顺其体性,不失善心慈举,无过便是功。谨记,谨记。



养 蚕

陈大超


  黑压压的小蚕,象种子发芽似的,纷纷从蚕种里钻了出来。我干脆就将桑叶直接放在蚕种纸上,让它们出来了就直接爬到上面去吃。那时候一片桑叶上就有好几十条蚕,几十条蚕也只能在桑叶上吃一些洞洞点点,撇一把桑叶在上面,就可管一天。

  去年一个朋友,说他孩子养的蚕太多,就带了几十条来,说给我的女儿养。女儿连摸都不敢摸,更不要说养了。特别是采桑叶,那是要跑到效区的河边田边上去寻的,这就更不是她能胜任的了。养蚕的任务也就完全落到我的身上。不过几十条蚕,吃的并不多,但它们结茧了,变成的蚕蛾子,生下的蚕种却特别多。

  随着这些小蚕的一天天长大,有一天我就听到了它们吃桑叶时发出的沙沙沙的声音。我立刻就警觉起来了,并且仔细侧耳聆听,听着听着我心里就一惊,我就似乎听见了那一道正从遥远的海面上迅速向海岸奔来的现在看来还是一条细线到时候就会是滔天巨浪的潮涌——愈来愈响的沙沙声。这时候我就感到了有一种不易觉察的恐慌,在我心底里波光一闪。

  我想这几千条蚕都长大了,大到桑叶一撒下去沙沙沙一片响声之后桑叶就被吃光的时候,我到哪里去采那么多的桑叶啊!我到效外散步时发现的桑树,也就是那么几棵啊。

  妻子也警觉起来了,说:“不行,蚕太多了,得送一些给别人。”

  待蚕开始由黑变白了,我就觉得可以送给院子里来要蚕的小朋友了,女儿班上的小朋友要我也送。但不要的我却丝毫不勉强,既然这些小生命诞生了,诞生在我手里,我就是送,也要把它们送到喜欢它们这种小生命的人手里,不然我就不放心。就是上门来要的,我也会叮嘱说:一定要把它们养好啊!一定不能把它们饿死了啊!

  送出了足有一千条,剩下的仍然很多。这时候蚕已经完全变白了,就是有人要我也有点舍不得了;就象孩子小的时候送人还可以忍痛割爱,一旦孩子长大了,再送,就无论如何也下不得那个心了。我就暗自横下一条心来:管他的,剩下的就让自己全部养起来吧,反正自己是自由撰稿人,有的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还想这样就可以多做一些户外活动了,反而有益于自己的身体健康。

  蚕蜕了第二层皮之后,真的是桑叶一撒下去,沙沙沙一阵响,一片片桑叶就只剩下筋筋挂挂的了。我就变每三四天采一次桑叶为每天采一次。写作自然就受到影响。我是完全以写作为生的,可我却宁愿少写一篇文章,也要蚕们少挨一顿饿。一见它们吃完了桑叶,扬着头在那里呆呆地等食吃的样子,或者到处乱爬着希望能在那里找到一点桑叶,我就要关掉电脑,骑了车子出去。近一点的桑叶都被采完了,我只能一趟一趟往更远的地方跑。

  待蚕蜕了第三层皮之后,我就变一天采一次为一天采两次了,一次要采两大包。我还要妻子、朋友跟我一起采。朋友就说我这人确实是不适合在官场上混的,心太软,连养的蚕都舍不得它们挨一点饿,都要对每一条负责。我说是呀,我不是辞了职回来专门写作了嘛,我是有自知之明的呀。

  妻子却说:“蚕养肥了,你却瘦了。”

  我心想,只要我一直珍藏着的那一片善心没瘦就行。



放飞的画眉鸟

黎福青


  园林里,树木葱茏,绿叶婆娑。绿色的林木象一团团绿色的云,推动着,重叠着,点缀着都市如画的风景。林木里,有位老人把鸟笼门打开,笼内的画眉一跃而出,展翅飞向山林。画眉亮着清脆的歌喉,欢唱着,在主人的头顶飞了一圈,又飞了一圈,似乎在向主人告别。然后深情地看了主人一眼,向着林中飞去……。老人看着自己多年喂养的小鸟,回归了大自然,会心地笑了,心中涌出一股无名的快慰。

  放飞的老人本是养鸟迷,这只画眉已经喂养多年了,每天清晨,他提着鸟笼到公园,把鸟笼挂在树上,听它鸣叫,在众人赞美画眉如何好如何好时,便会露出得意的微笑。他花重金买来漂亮的鸟笼,经常洗洗刷刷,为小鸟打扮梳妆。他舍得花钱为小鸟买好吃的,虫子啦,小米啦,还配以蜂皇浆、人参之类的补品。小鸟在他的精心喂养下,长得可爱,毛色金黄,羽毛丰满,唱起歌来特别嘹亮,里把路外都能听到。在斗鸟比赛中还得过奖啦!可今天,老人把他的“宝贝”放飞了。

  事出有因。老人有一位和善的老伴,互敬互爱,日子过得平淡温馨。一次,老伴对他说:“你把画眉关在笼子里不好,好象人关在牢里一样,不自由啊!你爱鸟,就应把它放了。”老人听了,没有作声,只笑笑。老伴又说了:“在佛教里,放生是积德行善之事,你把鸟放了,这是好事啊!”说完送给他一本佛教书籍。老人喜欢看书,接过来随便翻翻。书里有一个“开笼放生”的故事吸引着他。故事说:一位妇人害了重病,医生给她开了个处方:买一百只雀鸟,以药米喂养,养到七日,把鸟杀了,取其鸟脑,服之病会愈。妇人的丈夫照办。妇人见了跳跃鸣叫的雀鸟,感到好可爱哟!心生同情之心,心想:为了治我的病,杀害百只雀鸟,实在残忍,于是偷偷把鸟放了。放鸟之后,她的病奇迹般地好了。她久不产孕,当年怀了孕,生一男儿,男儿两臂上各有一痣,如雀鸟形一飞一俯而啄,羽毛分明……。老人看了这个故事,心里活动了,心想:小鸟本是林中之物,理应放归自然,把它关起来,确实不太人道啊。经过一周的考虑,他尊重老伴的意愿,终于把画眉鸟放飞了。

  放飞的画眉鸟在林中歌唱,唱得那样悦耳动听,仿佛在向老人致谢。老人坐在一块石头上,点了一支烟抽着,烟雾袅袅。老人心中好象失掉了什么,又好象得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呢?他也说不清,只感觉到自己好象也解脱了,和画眉鸟一样解脱了,他的心灵和小鸟一起在蓝色的天空里自由飞翔……



戏 蚂 蚁

妙 海


  炎夏,一日闲暇,我坐在自家门前槐荫下看《佛教文化》,俄见座旁地上有几个蚂蚁正拉一个我吃饭时掉落的菜屑。水泥地面,昨晚又下了场猛雨,小东西们象是不费劲一样,一会就跑了好远。

  我暗自发笑:人和它们有什么两样,不都是在为衣食住行而奔忙一生么。且唐时尚有淳于棼南柯一梦,人入蚁群为“槐安国”附马的典故。看来在肉眼不可见处是真有一个灵的世界了。

  我想和蚂蚁玩玩,寻找通灵切合点,就回屋取来卫生球,在地面上画了个碗口大的圈,将它们围了起来。这一下,蚂蚁们倒是乱成了一锅粥,谁也不再顾计那个能供它们美餐一顿的“收获”,你碰我、我触他,慌慌张张地好象在说:“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就被怪味包围了”。

  有几个“敢死队员”想突围出去,终被怪味熏了回去。它们认命了,围着那个菜屑“美餐一顿,一死了之”。

  我捡起槐叶一片,伸进了“包围圈”。一个小蚂蚁试探了一下,壮着胆子爬了上去。我又抽回槐叶。

  圈内剩余几个蚂蚁又是你碰我触地好象在说:“××哪里去了?”“它是怎么出去的?”……尔后又开始突围,要拼命的样子。

  我又将槐叶上的小蚂蚁放回圈内,蚂蚁们惊喜若狂的样子,似乎七嘴八舌地说:“刚才你到哪里去了?”“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一定是有比我们神的东西在戏弄我们!”“不会吧?!我们大槐国谁人不知,蚂蚁就是高级灵物。神东西在哪里?咋不让我们看到。”“只能说我们没有看到神东西的本领,不能否认神东西的存在”。“你说的不切实际,离生活太远。”“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说说我们目前的处境该如何解释?”“这大概是一种自然现象,象磁场、引力、地气之间……”

  我又擦去了“包围圈”。

  蚂蚁们各自慌忙逃命。

  那个能让它们饱餐一顿的菜屑还留在那里。

  我立起身伸了个懒腰,竟见一只蚂蚁在我的手心爬来爬去。看着它,我不禁想起了《西游记》里的如来佛祖和孙悟空,笑了笑自语道:“小家伙,你大概就是刚才说不信有比你神的东西的那个东西了!”

  ……


 

苍天、奶奶、苍狼

宋晓溪


  我相信苍天在凝视着地球上每个生灵的时候会有眼,那是奶奶的故事的缘故。

  50多年前的松嫩平原上,一个裹小脚,头挽疙瘩髻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艰难地走在厚厚的冰雪上,在这条昌武通向肇东县60多里路上,走几个时辰也不会遇到人,便何况是千里冰封时节,路边的荒草甸子是狼群出没的地方。这时,远远的就跑来一群狼,把她团团围住。狼贪婪地耽视着她,中年妇女饱经风霜的脸上略有惊慌,随即安静下来,象是对狼又象对天说道“这世道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狼可不管人间的理,吃饱了就是狼的理。狼群呲牙咧嘴的扑向她,她悲怆地闭上眼睛,只听“噢!”的一声狼嚎,惊得她睁开双眼,声音是从一个大狼(狼王)嘴里发出来的,奇迹出现了,狼群被狼王喝住了进攻,众狼一个个乖乖地、一声不响地前爪拄地,后腿蹲下,屁股坐地目送着她一拧一扭地从面前走过去……

  她就是我的奶奶,一个贫苦善良的劳动妇女,一个吃斋念佛的人,她家的菜园子地被隔壁住的张巡官蚕食了。张家财大势大,奶奶理论不过,只身上县衙门告状,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奶奶连衙门口都没进去,悲悲切切地回家转就发生了上面的故事。

  狼,性残忍而贪婪,也吃人。自然界的物竞天择、动物界的肉弱强食,使狼对弱者毫不怜悯,对强者折而不服,这是狼的哲学,否则它就不能生存下去。是什么原因使自己同类都吃的恶狼不去吃我的奶奶呢?野性十足的狼是怎么懂得人的语言和人的悲怆而改变它吃人的本性去同情弱者呢?

  “人类是不平等”的名言在人类自奴隶社会至今盛行了几千年而不衰,这是远古荒芜原野上嗜血茹毛生存方式的呼唤。心理学家认为,在现今人类的记忆中,存有许多人类动物祖先的记忆,我们对事物的印象和种种感觉,并非是人类在成为所谓的人的时候才有的,而是在人类还混同于一般动物时就有了。这一切不可割舍地沉入我们的记忆中,我们根本无法摆脱物种的历史。从这个角度就好理解善于玩弄“不平等的”人心理沉淀的渊源了。是狼样的残忍贪婪的遗传基因的返祖现象,使他们在良心的天平上加上罪恶的法码,而抹煞了狼也有的同情心。

  天道酬善,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本性,莫非吃人的狼也不忍心伤害善良的奶奶?而奶奶则以慈善之心得以儿孙满堂终了幸福晚年。天道酬恶,张巡官终于被人民政府以罪大恶极而枪毙的下场。

  最终我还是无法解释狼的行为,但苍狼使我得到精神洗礼,奶奶使我感慨好人一生平安,苍天使我感慨自然界的壮烈与温情。

 

回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