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与“耕耘心田”

古谷三敏   宗利


  漫画家为了给读者以感动,给读者以欢乐,“耕耘心田”是必不可缺的。

  漫画家这种职业,不仅要提炼出好的漫画素材,而且为了创作出给读者以感动,给读者以欢乐的作品,还必须做到“耕耘心田”。如果懈怠了这种努力,就没法产生富有创意的崭新的作品,甚至断绝作为一个漫画家所赖以的艺术生命。

  例如有些歌手,因某首歌曲大受人们欢迎,也许可以一时成为非常受欢迎的人,但这种情况不会永远继续。

  世界上的常识和价值观随着时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在战争刚结束时,人们对匮乏物资和食物的时代意识,现在已越来越没法通用了。但是,释迦所提倡的佛教,在历经二千五百年的今天,依然毫不减色,永远闪耀着不变的睿智的光芒。因此,我坚信:我之所以在漫画界工作四十多年,是因为我不断地耕耘着自己的心田。

  我读小学5年级的时候,看过手冢治虫先生的漫画作品《新宝岛》,受到了极大的感动,这种感动很难以语言表达出来,这种感觉可以说和战争结束后,接触到的那些洋味十足的迪斯尼作品差不多。这种感动使我在看到《法华经》以后,迎来了在信仰的道路上前进的这一人生大转折。这就是我想成为一个漫画家的契机。

  手冢先生被称为“漫画之神”,哪怕是藤子不二雄,石之森章太郎,只要是漫画家都受到过手冢先生的影响。

  从1992年开始,四年间,我的《漫画法华三部经》在《跃进》杂志上连载。但是,连载开始后我才发现,这是非常辛苦的,因为和作一般漫画所用的时间、方法全然不同。我一般画十六页漫画只用两天时间,可是画这部漫画,八页就要花四天。最令我难办的还是释迦的相貌了。我认为释迦是彻悟真理的尊贵之人,不能简单地画。我想使信徒们看到漫画后,立刻产生出“啊,真是一副好模样”的念头。因此在刚开始的日子里,我在铅笔画的草稿上画了又擦,擦了又画。但是,不知何时,画释迦相貌所遭受困难而引起的苦恼,慢慢地变成了一种享受和喜悦。这也是一种“无常”吧!

  我是一个“机器盲”,对电脑什么的一窍不通。俗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虽对电脑有兴趣,但还是知之甚少。不过,我虽已年过六十,却仍去参加电脑学习班,现在正痴迷于互联网呢。

  总而言之,我的好奇心是很强烈的。书呀,电视呀,电影呀,我都经常看;也经常听一些流行的CD。对于日本和世界的历史十分感兴趣,也很关注能、歌舞伎这些传统文化。我认为这些东西,对于我以后漫画作品的创作是不无裨益的。

  饭菜都是我自己买,亲手做的。所以,当现在一些家庭主妇都认为卷心菜太贵时,而我也对此很有实感。长年做饭菜使我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如果有人吃了我做的饭菜,并认为很香的话,那么做饭烧菜就很有意义。我认为这和“为他人做善事”的菩萨言行是同理的。

  我的理想就是将《无量义经》、《妙法莲华经》、《佛说观普贤菩萨行法经》的《法华三部经》改编成漫画。我以前所画的《漫画法华三部经》是一张八页的,即所谓的精华版。现在,我想象鼻祖创作十卷的《新释法华三部经》那样,也把全部十卷的《法华三部经》整理创作一遍。我把这个工作作为一生的事业来完成。

  因此,我想通过漫画这个工作,深深地、柔和地在自己的心田上耕耘。

 

回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