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903

启 迪 智 慧 净 化 人 生

THE CULTURE OF BUDDHISM

-黄金纽带-

情真意切话暖心,中日友好有新人

——记国家宗教代表团访日

张琳

  1999年4月9日上午,日本文部大臣有马郎人见到了来自中国的国家宗教局代表团访问一行,心中喜悦万分。稍事寒暄后,围绕着佛教文化打开了话匣子:“我多次访问过中国,到过许多地方。每次去最有收获的还是拜访佛教圣地。我去过北京、上海、杭州等地方,杭州的灵隐寺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去五台山,那是我向往已久的佛教圣地”。代表团团长叶小文闻听立即表示:“我愿为中、日官方宗教文化事务交流,增进相互了解提供帮助。”文部大臣听了十分高兴,幽默地说:“叶局长不是想邀日本的宗教事务官员赴华交流吗?届时捎上我就行了。”话音一落引起了满堂大笑。有马郎人先生原为日本东京大学校长,中国文学功底深厚,尤喜俳句。俳句是一种字数按照五、七、五排列的日本短诗形式。赵朴初会长曾创造性地用中文形式创作了多首俳句,并因是用汉文而取名为“汉俳”。现在汉俳已为中日诗人、学术界认同,成为一种汉文的诗歌形式。有马大臣讲述了对李白、杜甫及松尾芭蕉等中日著名诗人、俳人的仰慕赞叹之情,叶小文局长听后说:“我最尊重的赵朴初先生在二十年前挥泪送别‘鉴真和尚重归故里’代表团返日时,写了三首汉俳我都能背诵出来。

   一、看尽杜鹃花,
   不因隔海望天涯,
   东西都是家。


   二、去住夏云闲,
   招提灯共大明龛,
   双照泪痕干。


   三、万缘正参天,
   好凭风月结来缘,
   象教住人间。”


  有马大臣听后陷入深思,从脸上泛出一股敬佩之情。叶小文局长随后将自己在来文部省途中停车驻足观赏盛开的樱花时的感怀,以汉俳形式披露出来:

   樱绽江户川,
   法脉传承两千年,
   佛缘一线牵。

  这首即席之作令大臣拍手称好。汉俳为两位不同国度的官员交往搭起了一座文化的彩虹桥。

  叶小文局长此次访日是应日本“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和“日中韩国际佛教交流协议会”的共同邀请进行的。在日期间一行同关东、关西地区的高僧大德,新兴教团领袖进行了广泛、深入的交流。即重温了旧情又结识了新友,使日本佛教界和中国宗教官员有了新的认识和了解,加深了友谊。

  一行所到之处受到了日本佛教界热烈欢迎,许多寺院长老亲引众僧为迎接代表团的到来,并挂出两国国旗,击鼓鸣钟列队欢迎。代表团深深感到了日本佛教界对中国人民和佛教界的友好情谊。沿途的所见所闻令人热泪盈盈,发自肺腑的感人之音更让人心身俱暖,本文从友好交流的活动中选出几段对话,借以让读者了解代表团一行的情况。

  一行刚下飞机便乘车直奔位于机场附近的成田山新胜寺。

  鹤见照硕长老率僧众热情地欢迎了代表团一行。照硕长老深情地回忆起多次率领日本少年书法、绘画代表团访问中国的情景:“我曾到过北京、上海、西安、南京和其他许多地方,举办书法展和友好联欢活动。中国是日本佛教界的大恩师和父母之邦,我之所以多次率领日本少年、少女访问中国,为的是让他们有机会见识一下日本文化的故乡和中国的大地山川。也是为了让孩子们切身体会到日中两国的文化及佛教之间有着割不断的殊胜因缘。在历史上中国佛教给我们的太多了,我们这是在报恩。只有孩子们友好了、相互信任了,中日友好才有根基。”一行后来得知新胜寺正在举办全国性的书法选拔赛。从每一万名少年中选出一名代表,组成二、三十人的访华团,代表二、三十万青少年于年内访华。照硕长老的这种为中日友好做实事的行动,得到了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赞许和全力支持。

  看着这位慈眉善目、献身于中日友好的长老,听着他那暖人肺腑的话语,访日团感受到了日本佛教界对中国人民和佛教界的情谊,也感到了肩上担子的沉重。

  京都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古都。佛教寺院有一千几百座。环境优雅的净土宗总本山知恩院内,年愈九旬、德高望重的中村康隆门主不顾年高体弱,坐着轮椅接待了代表团。他的一席话可以说是表达了日本佛教界的共同心声:“中国佛教是日本佛教的父母,是我们的大恩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将一如继往地和中国友好。”

  在东京的运行寺内,老一辈友好人士管原惠庆之子管原钧诚恳地说:“对于我父亲和我来说,中国是心中的故乡。我父亲曾因未能挺身而出阻止日本侵略中国而留下了抹不掉的心灵创伤。今天我们致力于中日友好就是在赎罪。”

  日本净土真宗大谷派宗务总长也表态说:“历史上我们以怨报德做过蠢事,我们深表歉意,并永远深刻反省。”

  叶小文局长在东京和京都举行的两次欢迎宴会上说出了代表团全体成员的心声。我们此次访日所到之处,樱花盛开,春意盎然。日本佛教界对中国人民和佛教界的友好情谊更令我们身心俱暖,我们一定要将此情此意带回中国。日本佛教是以史为鉴,乐也鉴之、哀也鉴之,开辟未来,坦荡为怀、慈悲为怀。我们说勿忘历史,并不是要算历史旧帐,而是要为世代友好打下基础,一路上日本人民和佛教界对我们的热情友好,令我们切身感受到了中日友好的根基和希望所在。

  参拜邓小平、赵朴老曾访问过的唐招提寺时,正赶上隆重举行纪念“鉴真荣归故里二十周年”活动,一位僧侣动情地对代表团一行说:“我们每天都在鉴真和尚像前供奉上来自中国送来的‘扬州酱菜’,总怕他吃不惯日本菜。唐招提寺内种了几百种中国花草,都是为了让大和尚看,因为大和尚在日本住的时间太长了,我们怕他想家……”此时,说者的声音哽咽了,听者也早已热泪盈眶。

  在告别宴会上,叶小文局长深有感触地说:“此行前,赵朴老谆谆叮嘱我,你此行的目的就是去实践‘忆念先德,勿忘历史,世代友好。’这一次来访我有两个感受,第一,切身感受到了日本佛教界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情意和对中国佛教报恩的思想。第二,切身感受到赵朴老在中日两国佛界、文化界享有的崇高威望。我们这一次来访深深感到中日世代友好的重要和艰巨。叶局长的讲话,令在场的全体人员心中波澜起伏,“为了中日世代友好,我们又该去做些什么?怎样去做呢?”是访日代表团一行和在场的全体人员共同思考的问题。

[佛教文化》1999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