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903

启 迪 智 慧 净 化 人 生

THE CULTURE OF BUDDHISM

-当机者说-

上马杀贼,下马学佛

张立

  美国及北约的导弹炸毁我国驻南大使馆,三位中国英雄血洒南国,引起全国人民的激愤,示威游行中见僧伽队伍,香港有人议论,怎么出家人也卷入是非?况且是见血的事,抗争的事,激烈的事,如何契佛法,契戒律,契修行?恐怕一些居士及出家人都有此疑问。《佛教文化》约笔者行文,谈点看法,与大家商榷。

  佛法不离世间,但世间法有大道理,有小道理。小道理者,独善其身;大道理者,兼善天下。但小大不二,因小能见大,大又摄小。如出家人常说,生死事大,这是就个人修行言;但同样生死事小,这是就家国言、天下言、佛法言。一座寺院,有低眉菩萨,又有怒目金刚,低眉菩萨感召众生,怒目金刚弹压群魔,两者圆融,方为佛法。

  百年来,中华民族一位大英雄林则徐,他是虔诚的佛教徒,修净土,倘切身处地想,他当时已当了相当部长级的大官,名成利就,上有多变的皇帝,外有凶捍船坚炮利的英国人,周围有虎视耽耽的反对派,他出来禁烟,从俗世观照,凶多吉少,甚至劳改家破人亡,从个人修行言,兴兵犯杀,亦恐怕因果难断,林公大可明哲保身,但偏偏就是这位日诵《阿弥陀经》、《金刚经》的虔诚佛子,拍案而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做出当时众多臣僚不敢做的大义——禁烟,烧洋人鸦片,动干戈,勇抗英军,击侵略者,为什么?就在于毒品泛滥,荼毒国人,列强以武力为威胁,强行邪道,面对这股逆流,大乘佛子,岂能置身度外?岂能不担起扶正压邪的重任?当代净土宗师印光法师感叹:“详观古人之大忠大孝,建大功立大业,道济当时,德被后世,浩气塞天地,精忠贯日月者,皆由学佛得力而来。”林则徐抗英,戚继光抗倭,他们是居士,出家人又如何?

  五台山,文殊菩萨道场,古时交通不便,朝五台的僧众都是靠两条腿朝山,当年旧路岭为咽喉之地,明嘉靖年初,盗贼纵横,在旧路岭一地占山为王,过往僧众被杀被抢无数,一时朝五台者,不聚集百人鸣金持械,不敢进五台,官兵也无可奈何。嘉靖中,有出家人慧定,武艺高强,组织五十二位同道,实行剿匪。场场血战,身先士卒,其塔铭曰:“嘉靖中,有莽(马)会首者,实现金刚力七身,尽歼盗贼,而创丛林,十方净众往来,无狗吠之警,五十余年矣。”后创韶泉寺,七十二岁圆寂,僧腊五十,被尊称为马大士,莽会首。

  而明因寺全公,与马大士同歼盗贼者,精研律学,为传戒宗师,当时被尊为“宗主师”。传戒宗师掌刀,能不使人深思?

  抗日战争时,日本人烧杀抢掠,南岳僧众组织抗日游击军,其时周总理有题辞,曰“上马杀贼,下马修行”,深契大乘的宗风。

  笔者以为,世间法者,从经济、政治、军事、家庭、谋生、技艺……均可以佛法摄之,符合般若者,都是佛法;不符合般若者,恐怕在深山里修行,都未必是佛。林则徐不发大愿,他不敢去禁烟;莽会首不护法心切,岂敢去剿匪?用现在的话说,他们是公而忘私,用佛教的话来说,他们是行菩萨道,对他们言,沙场即禅堂,实践行愿的过程,就是修行的过程;他们把个人生死置于度外,这就是了生死。人人怕下地狱,但地藏王菩萨在地狱安家,他誓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他发此愿,行此愿时,他即成佛;他誓愿“众生渡尽,方证菩提”,当他发此愿,行此愿时,即证菩提。笔者认为,这就是佛法玄妙之处。

  北约凶残,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国出家人为转共业,为行大乘菩萨道,爱国爱教,应该“上马杀贼,下马学佛”。化慈悲愿为金刚力,降人间之阿修罗,建净土于人世间。

  (张立,香港著名记者、作家)

[佛教文化》1999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