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903

启 迪 智 慧 净 化 人 生

THE CULTURE OF BUDDHISM

-当机者说-

最美的是和平

徐文明

  五月是鲜花盛开的季节,五月是万物生长的季节,然而就在和平鸽高翔在蓝天上的时候,一群吃人的铁鸟却在呼啸着冲上南斯拉夫的天空,扔下一颗颗闪光的炸弹。就在中国人民在四季长青的春城昆明向全世界人民展示春天的美丽和生机之时,三枚罪恶的导弹却乘着黑暗的掩护,在“人权卫士”的授意之下,同时飞向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夺去了三个正在为和平而努力的中国人的生命。

  为什么和煦的春风中会出现冷酷残暴的杀气?为什么和平与发展的主流会受到一股凶猛的暗流的逆转?为什么民主喊得最厉害的人会对别国施行毫无道理的专制?为什么最强调人权的人会蓄意剥夺无辜者的生命权?除了气愤,除了抗议,我们还得深思。

  美国与北约的领导者们喊的是民主,内心深处却想的是唯我独尊,是专制;说的是人权,真正崇尚的却是强权、霸权;嚷的是和平,却巴不得挑起一场战争;叫的是公理,却最喜欢使用暴力。然而美国人民和欧洲各国人民早已受够了专制的毒害,他们不能容忍统治者们为所欲为;他们从两次大战中深深认识到了战争与暴力的罪恶,不可能听认统治者们对他们使用暴力。这些国家的统治者们深知自己内心深处潜藏的邪恶的人性无法通过对内的镇压来实现,而他们又实在经受不住魔鬼的诱惑,就只能通过对其他弱小国家的狂轰滥炸来发泄自己对人类和平的仇恨,来实现自己邪恶的本性。

  善良的人们既不象邪恶的统治者那么邪恶,也不象他们那样愚蠢。人们都能看清,贴上了“人权”标签的强权还是强权,用于“维护和平”的炸弹同样是杀害无辜者的凶器。掩耳盗铃只能自欺,披上了羊皮却露出了狼的爪牙,换成了人面却没法盖住狐狸的尾巴。杀了人还有点害羞,一句“误伤”何以堵天下人之口!

  美国与北约的罪恶行径固然有种种原因,最根本的却是某些领导者内心深处所潜藏的邪恶的本性,或者说是一种兽性。人类从自然界中已经分化出来了数百万年,然而由于人的生理结构并未有根本的变化,身体的进化和文明的熏陶并不能将人的自然本性完全改变,即便自认为最发达的最高级的西方文明的代言人的“精英”也未能免俗,更有甚者,他们漂亮的外表下面正涌动着最原始的动物本能,而且表现出了不能自控的软弱和虚伪。

  自然界最流行的法则便是弱肉强食,最常用的手段就是爪牙的暴力,这一法则在人类社会便被解释为强权就是公理,而人类的暴力手段则从爪牙进化到了激光制导导弹。美国和北约的某些领导人显然是这一法则的最忠实的信奉者和最坚定的使用者,他们的高科技武器也代表了人类最先进的杀人文明。这种最野蛮的狼群的法则一次次地被人类发扬光大,成为每一次侵略和杀戮的理论依据,难道不应该引起所有人的深思吗?

  在这一法则引导下,崇尚武力、推崇暴力成为所谓的英雄主义的美德。我们只知道崇拜和欢迎凯旋而归的英雄,又有多少人想到“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事实,在歌颂战争的高昂的歌声中,又有谁会听到里面夹杂着“无定河边骨”与“春闺梦里人”的哭泣?卡伦布中学所发生的美国噩梦,难道不是暴力文化的恶果吗?

  暴力是一种美吗?美化战争的人也同样喜欢美化暴力。从武侠们美伦美奂的身姿和剑法中我们感受到了无比的欣悦,可是如果你不是透过银屏来欣赏,而是让你身受猛拳利剑之时,你还会觉得美吗?有人喜欢千军万马的雄壮,有人喜欢力敌万夫的勇武,有人喜欢刀光剑影的美妙,有人喜欢导弹划破夜空的壮观。可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就是受害者是别人,自己只是施害者或旁观者。

  也有人说战争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正义的反侵略战争和在此之中涌现的英雄是应当歌颂的,而进行非正义的侵略战争的人及战争本身是应当谴责的。可是那一位战争的发动者不是说自己的战争是正义的,谁不说自己是被迫的,谁不把自己打扮成无辜的受害者呢?即便真的是被迫应战,使用的同样是残酷的暴力,同样会有许多的无辜者为此受害。老子以兵为“不祥之器”,认为打了胜仗也应该哀悼,这不是值得后人效法的哲人之见吗?

  有人说应该以暴止暴,美国和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借口便是塞族对阿族施行了暴力。可是以暴止暴的后果往往是暴上加暴,小暴成为大暴。因为暴力报复的结果肯定是导致矛盾的进一步激化,引来更大的报复。也许美国和北约的本意真是为了保护阿族(对此很多人是怀疑的,我们只想从最好的方面揣测人),可北约的武力保护导致了几十万难民的外逃,使得塞族与阿族的矛盾与仇恨不断升级,也使更多的两族人民死于北约造成的仇恨之中。北约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善意和实力促使双方和平谈判,实在不行也可用经济手段施压,结果却选择了自认为最有效实际上只能有反面效果的暴力手段。这只能解释为他们内心深处崇尚暴力、以战为美的本性发作了。

  推崇暴力的本性不仅是兽性的体现,也是人类自身的根本弱点的体现。推崇暴力事实上是出于人的无明我见,出于人的贪、、痴三毒。在北约某些今人那里,只有唯我独尊,只有难以抑制的我慢和我见。他们想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一切人、特别是弱小国家人民之上,在他们心目中,自己就是上帝的化身,自己的观点就是绝对真理,他人只有听从的权力,没有质疑的资格,他们的面子和尊严比他人的生命(也包括被迫参战的本国士兵的生命)要重要的得多。他们的我见不仅出于面子,更重要的是利益,他们贪得无厌,老想获得本应属于他人的利益,老是想霸占整个世界。出于贪欲和我慢,他们的脾气也大得很,他人稍有不从便怒火冲天,根本不愿意讲道理,更不可能从别人的角度考虑一下问题,一怒之下便又打又杀,让他国血流千里。他们同时也很愚蠢,自以为导弹就是真理,只要一轰炸,小国就会赶紧投降,全世界人民也会迫于压力跟着喊“打得好”,结果事与愿违,终于把自己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

  事实就在面前,北约和美国的领导者难道还没有睁开眼睛吗,还想继续自欺欺人吗?我们所有的人是否也应好好反思一下,是否应该从歌颂战争与暴力、以恶为美的梦中醒来,是否应该进一步步远离狼群的法则和兽性,成为一个真正的脱尽三毒五欲的人,成为一个少欲知足、安祥平和、智慧通达的人,是否能够学会佛陀的人生艺术,做一个真诚、善良、完美的人。

  只有人类摆脱兽性之时,人才会成为真正的人;只有人类认识到和平最美之时,和平才会真正到来。

[佛教文化》1999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