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903

启 迪 智 慧 净 化 人 生

THE CULTURE OF BUDDHISM

-本期特载-

我 看 南 山

君冈

  过去海南在我心目中是遥远而不可及的,单凭“天涯海角”这四个字就使我神往而又敬畏。那个年代旅行由不得自己,即使被贬抑也轮不到我这号小人物,所以海南在我脑海里是淡淡的,飘忽而无形象的。改革开放后不少朋友到了海南,回来后听他们一说,我大吃一惊!海南似乎已经不是天蓝蓝、海蓝蓝、椰林、木棉、四季葱绿、海浪、沙滩、仙人掌……而是“冒险家的乐园”,尤其是三亚市,在某些人口中不是“遍地是圣人”,而是“遍地是妓女”。我很懊丧,我觉得当自己旅行可以做点主时,那曾令我神往的海南已经“被污染”了!

  我万没想到我和海南竟结下了不解之缘,这缘起于南山寺、南山佛教文化苑。

  多年来到研究所来希望合作建立佛教文化旅游点的人络绎不绝,开始我很来劲,策划、设计、讨论……忙得不亦乐乎。结果呢?不是黄鹤一去,便是虎头蛇尾,渐渐地我由失望到厌烦,以致将后来者拒之于千里之外,不愿再谈了。

  我发现许多人都认为“佛教有钱”,“信众愿意掏钱”,“天下名山僧建多,佛教景点好赚钱”在佛教、文化、旅游这三者结合中,明确提佛教,不易批准;直截了当说旅游,赚钱的目的太露;突出文化二字,雅俗共赏。动了这念头的人都以为这是“一大发现”或“一大发明”。待到一接触实际,发现此钱不好挣,便改弦易张,另投旁门。也有的已经投入,难以抽身,不得不想方设法挣钱,终于改了初衷,不再强调佛教文化,而明确地拜赵公元帅了。我很谅解他们,不论怎么说他们都有点佛缘、善意,想做点文化事业。只是当今社会多种因缘里,钱的因素太重,往往使之难以抵挡。

  有了上述经验对于佛教文化景区之类的设想、计划,我自然不愿轻易介入了。却不料南山佛教文化苑和我们有缘,竟使我几年来越结越深,乃至难分难解!

  闲言辞语不再提,过程细节都免去,还是直接说缘起。

  前述的经历使我明白了一个问题,自古以来办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要建设真正弘扬佛教文化的景区自不例外,而就中尤其重要的是“人和”——人的因素。这可归结为三点:

  一、政府领导的支持

  切莫以为我所说的这点是官样文章,这点至关重要。以南山寺与南山佛教文化苑为证。当年阮崇武先生初到海南集省长、书记于一肩,考虑到海南的热带自然风光虽然秀丽,由于缺乏文化建设,始终处于较原始的状态。如果不认真开发文化资源,提高文化素质,在商品大潮冲击下,这里的自然景观不但不能健康发展,生态环境还可能遭到破坏。经过一番调查研究,他抓住了唐鉴真大师第五次东渡日本时,在海上漂流十多天,终于在三亚宁远河口登陆,当地黎族英雄洗夫人的后裔冯崇绩,将他迎请回家,专门为他修庙这一佛教历史事件,提出在三亚择地建立寺院。鉴于鉴真和尚是律宗大师,律宗又称“南山宗”故取名南山寺。这一建议得到了各级领导的积极响应。接着他们又作了实地勘察,终于选定了一块地方。尽管当时这里只有荒山乱石,杂树野草,但庙址面对大海,背倚青山。正对山门的海岸,右侧是十几里绵长的滩石,左侧是一望无垠的沙滩;寺庙所倚的青山左山脊上有如一条青龙,更可奇的是有棵树酷象龙头,右山脊上有一裸石貌似虎头。而这地方原来就叫南山,唐鉴真——南山宗——南山寺,这是多么殊胜的因缘啊!

  阮崇武先生十分尊重佛教,为了使南山寺的建设做到如法如仪,他专诚拜会了赵朴初会长,诚恳地听取赵朴老关于南山寺的意见。赵朴老也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并特地致函给予积极支持。就这一方面来说,多年来我有深刻体会。要办与佛教有关的事,不请教赵朴老的可说没有,但是绝大多数是借他的名望和影响。赵朴老表了态,题了字,挂上名誉××,便大功告成。但南山不同,政府有关领导自始至终强调听取赵朴老的意见,并认真去办。我以为这不是一般的对权威表示尊重,而是体现党和国家的宗教政策,尊重正信的信仰。

  阮崇武先生如此,国家宗教局叶小文局长,现在海南省的杜书记、汪省长本着维护宗教政策的精神,在每一个阶段也都慎重而又细微地支持、关怀着南山。

  1995年南山寺奠基那天,空中出现了日月交辉的景象,预示了南山建设起步正确,前景辉煌,而这一点是与正确掌握宗教政策的领导密切相关的。

  这是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在登门求助合作办佛教文化事业的单位中,选择南山,并多年来始终坚持为之策划、顾问、操作的基础。

  二、切实可行的规划

  这样大的寺院和佛教文化区,必须有一个切实可行的规划。这样的规划不可能由某一个专家权威制定,必须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集思广益,民主而又集中地去完成。这里没有成立一个大堆名人挂名的班子,没有召开新闻发布会大肆宣传,而是在统一领导下组织一个又一个认真、实际办事的各个方面的专家学者,按照有经典依据,有传统传承,有应机方便,有专人负责的原则,一步一步,一个一个地实现着整体规划。今天我站在南山佛教文化苑园区,看着庄严、宏伟的南山寺,欣赏着清净、秀丽富有南国风光的景色,想起我和各位专家,一次又一次地拨开杂草丛生,遍处灌木,强行前进测量规划的情景;想起今年有位中央领导人到南山,感叹地说:“几年没到海南,想不到这里冒出来这样一片好地方。”不禁感慨万千!

  因为集思广益,规划才能做到有理、有利、有据;因为不声不响,脚踏实地,才能避免干扰,避免炒作,坚持维护生态、保护环境;先调整自然景观,让人文景观成熟一个上一个。

  三、发大心的实施者

  事情是人干出来的,再好的设想如果没有下定决心,按照目标,切实去干的实施者也是不可能实现的。我们所以能几年来多次去三亚,在炎热的树丛、山坡上作种种安排,最关键的一点是这里有那么一支发大心,肯干、能干、苦干的队伍,有几位从善如流,谦虚谨慎的带队人。三亚南山实业发展总公司开发经营这个项目,作为企业不可能没有经济利益的打算,而这里首当其冲的问题便是建寺,这是容不得谁从中牟利的。历史的寺庙或由皇家敕建,或由大施主发愿献地施金建庙,或者大和尚化缘来建,似乎没有商人投资兴建之例。因此我们首先向南山公司的老总提出:作为公司对建寺的投资,除贷款日后由寺庙逐渐归还外,只能奉献不能获取任何利益。作为商业的回报只能在寺院之外,我们相信你们做了功德会有福报的。他们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看似简单的要求,据我所知是许多企业家反复盘算之后打退堂鼓的主要原因。几年下来,寺院已具规模,明年大雄宝殿即将开光,佛教文化苑已经招来四海客,可以看出,南山公司的井总、张总、郑、刘二位副总由于发了大愿已经有了福报。

  在实践中张辉、郑刚几位认真学佛,三年前主动向我们提出要求,正式皈依了佛门。

  同时,他们在工作中认真向专家学者学习,今天在佛教教义、佛教文化的各个方面都积累了不少学问。即使称不上专家,可说是很懂行的实施者了!而这是建立佛教文化景区不可或缺的要素。过程中他们经历过许多艰难困苦,我很清楚,但他们带领着他们的队伍闯过来了。

  再薄的饼也有两面,我在这里说的是南山成功的一面,是主要的一面。问题还很多,可说绝不比开初时少。诸如作为“海天丛林”南山寺的僧团建设;僧团、佛协、功德基金会关系的协调;佛教文化苑中佛教文化的典型化与南山的个性化;文化苑的精品意识与当今社会的文化需要的关系等等。

  不过,我相信有好的政策,有好的领导,有发了大心的实施者这些都是可以解决的。我有这个信心,因为愿力无穷。世界上的事只要发心正、目标明、有前仆后继,成功不必在我之心,是没有成不了的。

[佛教文化》1999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