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902

启 迪 智 慧 净 化 人 生

THE CULTURE OF BUDDHISM

-新菜根谭-

“悕望”与“希望”

慧洲

  近日参阅夏莲居居士所会集的《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该会集本确如前人所称“精当明确,凿然有据”、“文简义丰,词畅理圆”,系“最善之本”。经中《浊世恶苦第三十五》一章中,有“常怀盗心,悕望他利,用自供给,消散复取”一句,其中:“悕望”一词,众解说似有不妥。今不揣浅陋,以凡夫之心,妄测圣意,就正于各位大德。

  黄念祖老居士所著《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解》中解释是:“悕望”即希望。唯思损人利已,故云“悕望他利,用自供给”。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白话佛经系列·净土诸经今译》中,将原经径直改为“希望他利”,译文为“希望损人利已。”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的《阿弥陀经》中,亦将原经改为“希望他利”。

  而《辞源》中对“悕”的解释是:悲伤。《公羊传》成十六年:“晋人执季孙行父,舍之于招丘。执未有言舍之者,此其方舍之何?仁之也。曰:‘在招丘悕矣’。”《注》:“悕,悲也”。《辞海》也对“悕”作出同样的解释。

  由此可见,“悕”并不同于‘希’,将‘悕’训为“希”不够稳妥。

  夏莲居居士会集《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阅时三载,稿经屡易。悲智并运,卒成斯篇”。并且“于九万五千七十字之五种原译内,玄义微言,深文奥旨,无一语而不译参,无一字而不互校,务使精当明确,凿然有据,无一义不在原译之中,无一句溢出本经之外,……必期有美皆备,无谛不收,往往因一字之求安,浃旬累月而不决……”所以,莲公在此用“悕”而不用“希”绝非轻忽之笔,必寓深意。

  古汉语中,绝大部分为一字一词。悕望”二字,可以拆为二词:悕,即悲也,悲伤、悲哀之意;望,即希图、盼望之意,亦即希望之意。窃以为,这里即是说五浊恶世人民,常怀不劳而获的盗取心,只希望别人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供给自己享乐。但是,这种不劳而获的的盗取心不会永远地无限制地得到满足。正常情况下,只会是不得满足远远超胜于得到的满足。这就产生了求不得苦。求之不得,不仅会产生恨、尤怨心,同时也会产生一种无助的可怜的悲伤之情。从释迦佛的慈悲本怀来讲,他对五浊恶世中轮回不息的人民,是一种充满慈爱、亟欲救出苦海的情怀,认为其都是可怜悯者。因此,“悕望”便可以用白话解释为“可怜巴巴地企望”,或者可以解释为“哀伤地企望。”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

浊世恶苦第三十五

  佛告弥勒:汝等能于此世,端心正意,不为众恶,甚为大德。所以者何?十方世界善多恶少,易可开化。唯此五恶世间,最为剧苦。我今于此作佛,教化群生,令舍五恶,去五痛,离五烧。降化其意,令持五善,获其福德。何等为五:

  其一者,世间诸众生类,欲为众恶。强者伏弱,转相克贼。残害杀伤,迭相吞啖。不知为善,后受殃罚。故有穷乞、孤独、聋盲、喑哑、痴恶、尪狂,皆因前世不信道德、不肯为善。其有尊贵、豪富、贤明、长者、智勇、才达,皆由宿世慈孝,修善积德所致。世间有此目前现事。寿终之后,入其幽冥,转生受身,改形易道。故有泥犁、禽兽、蜎飞蠕动之属。譬如世法牢狱,剧苦极刑,魂神命精,随罪趣向。所受寿命,或长或短,相从共生,更相报偿。殃恶未尽,终不得离。辗转其中,累劫难出。难得解脱,痛不可言。天地之间,自然有是。虽不即时暴应,善恶会当归之。

  其二者,世间人民不顺法度。奢淫骄纵,任心自恣。居上不明,在位不正。陷人冤枉,损害忠良。心口各异,机伪多端。尊卑中外,更相欺诳。嗔恚愚痴,欲自厚己。欲贪多有,利害胜负。结忿成仇,破家亡身,不顾前后。富有悭惜,不肯施与。爱保贪重,心劳身苦,如是至竟,无一随者。善恶祸福,追命所生。或在乐处,或入苦毒。又或见善憎谤,不思慕及。常怀盗心,悕望他利,用自供给。消散复取。神明克识,终入恶道。自有三途无量苦恼,辗转其中,累劫难出,痛不可言。

  其三者,世间人民相因寄生。寿命几何。不良之人,身心不正,常怀邪恶,常念淫泆;烦满胸中,邪态外逸。费损家财,事为非法。所当求者,而不肯为。又或交结聚会,兴兵相伐;攻劫杀戮,强夺迫胁。归给妻子,极身作乐。众共憎厌,患而苦之。如是之恶,著于人鬼。神明计识,自入三途。无量苦恼,辗转其中。累劫难出,痛不可言。

  其四者,世间人民不念修善。两舌、恶口、妄言、绮语。憎嫉善人,败坏贤明。不孝父母,轻慢师长。朋友无信,难得诚实。尊贵自大,谓己有道。横行威势,侵易于人,欲人畏敬。不自惭惧,难可降化,常怀骄慢。赖其前世,福德营护。今世为恶,福德尽灭。寿命终尽,诸恶绕归。又其名籍,计在神明。殃咎牵引,无从舍离。但得前行,入于火镬。身心摧碎,神形苦极。当斯之时,悔复何及。

  其五者,世间人民徙倚懈怠。不肯作善,治身修业。父母教诲,违戾反逆。譬如怨家,不如无子。负恩违义,无有报偿。放恣游散,耽酒嗜美,鲁扈抵突。不识人情,无义无礼,不可谏晓。六亲眷属,资用有无,不能忧念。不惟父母之恩。不存师友之义。意念身口,曾无一善。不信诸佛经法。不信生死善恶。欲害真人,斗乱僧众。愚痴蒙昧,自为智慧。不知生所从来,死所趣向。不仁不顺,希望长生。慈心教诲,而不肯信;苦口与语,无益其人。心中闭塞,意不开解。大命将终,悔惧交至。不豫修善,临时乃悔。悔之于后,将何及乎!

  天地之间,五道分明。善恶报应,祸福相承,身自当之,无谁代者。善人行善,从乐入乐,从明入明。恶人行恶,从苦入苦,从冥入冥。谁能知者,独佛知耳。教语开示,信行者少。生死不休,恶道不绝。如是世人,难可具尽。故有自然三涂,无量苦恼,辗转其中。世世累劫,无有出期。难得解脱,痛不可言。

  如是五恶、五痛、五烧,譬如大火,焚烧人身。若能自于其中一心制意,端身正念。言行相副,所作至诚。独作诸善,不为众恶。身独度脱,获其福德。可得长寿泥洹之道。是为五大善也。

  

[佛教文化》1999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