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902

启 迪 智 慧 净 化 人 生

THE CULTURE OF BUDDHISM

-它山之石-

人人都能在原本的生活中修行解脱

李元松

  拙著能在中国大陆出版发行,我的心情感受是多样的。首先,由于台湾和大陆睽违已久,加上自己二十年来全副精神几乎都用在修禅、教禅,对于海峡两岸政经文化生活习尚暂时性的差异,也就缺乏专注的研究——这在强调“无法可说,因人说法”的禅宗而言,不免是一项缺撼。其次,我曾于1991年陪同佛教史学家蓝吉富先生赴大陆北京拜会社会科学院多位佛学专家,并有机会造访河北省佛教协会并和四、五位学佛的知识青年彻夜长谈:这次的北京行引起我无比的惊撼——此地的学者、出家人和学佛朋友,他们的性格生命力、理性思辩力都是我在台湾这二十年几乎前所未见的扎实、坚韧与细密!一向慨叹今人何以如此肤浅软弱的我,在拙著即将面对意志坚韧、思路清晰的大陆读者,心中自然生起一份敬慎。


  不过,对于现代禅我当然是有信心的,不仅因为它在台湾已经过数百千次的当面辩论,也因为它是我历经十年止观冥想反复验证的事实;尽管在台湾它目前仍为一部分的佛教山头所排拒,但这是因为现代禅坚持九项学风所致,在本丛书《现代禅真的这么可怕么》一文对此即有完整的叙述。由于这九项学风大略涵摄了现代禅的精神要旨,在此为便于读者迅速掌握现代禅的思想特色,所以先扼要列出九项学风的内容,如下:一、坚持经验主义的科学原则;二、主张在七情六欲中修行;三、重视世俗的责任义务;四、崇尚侠义情怀;五、不理会袭自印度的古老戒律;六、特重日常生活中的禅定;七、广传禅门心法,倡言证果不难;八、融通大乘小乘显教密宗;九、反对僧尊俗卑,倡导僧俗平等。


  由于这九项学风和强调僧侣至上、灵异感应的台湾佛教严重磗隔,所以不为传统教徒普遍接受实属必然。然而,就如台湾现代禅的学习者大都属知识阶层,我相信现代禅一些重要的理念,应该也会获得辩证能力强的大陆读者认同:尤其理性之外,另一项构成学禅重要基础的意志力,我更以为乃是大陆读者朋友普遍拥有的人格特质,在学禅的初阶,反复推敲、冷静思惟是不可缺少的,但使人得以推算精神境界现证解脱,最后所凭藉的却是坚强的意志力。在拙著将和大陆读者见面的此时,不禁我也有一丝深谷足音的盼望。


  本套丛书内的文字都是在1988至1994年间撰写的,在台湾由现代禅出版社出版并流通世界各地华人学佛团体,今日得以重新编辑出版,正式发行于中国大陆和读者见面,有赖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编辑朋友的努力。我将永远惦记他们这份热忱!


  在序文的最后,我想跟读者朋友共勉:


  学佛、修行原本是很单纯的,只要方法正确,人人都能在原本的生活方式之下获得解脱。愿我能和读者一同顺着科学理性的道路迈向禅宗第一峰。


(作者所著《现代禅丛书》大陆版,已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本文系作者为丛书所写的序)

[佛教文化》1999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