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902

启 迪 智 慧 净 化 人 生

THE CULTURE OF BUDDHISM

-人生旅途-

新春话苦乐

莫子

  除夕夜,大院里悄没声息,禁放烟花爆竹,使夜空显得更加寂静,似乎人们已经忘记了这传统节日。
  屋里却是另一番景色,各种鲜花、彩带、小摆设琳琅满目;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洋溢着欢乐的气氛;电视机里五彩缤纷的节目,更增添了节日的喜庆。
  不论你如何评论春节晚会,满意还是不满意,除夕之夜大多数人家是聚集在电视机前的。电视机里呈现的是一片欢乐,每一张脸都春风满面,笑容可掬。如果有怒目、愁颜,那是为了逗你乐,憋不久的。因为,晚会的目的就是让人欢乐。
  明星、歌星,唱着、跳着,让人们觉得他们的欢乐是那样的多,多到自己用不了,足可以捧出一大堆来送给观众。
  他(她)们是追星族心目中的偶像。在歌迷、影迷眼里他(她)们青春似锦,风度翩翩,花容月貌,无挂无牵;他(她)们拥有掌声、鲜花、不菲的演出费;他(她)们浸泡在欢乐之中,他(她)们本身就是欢乐!
  我知道这种看法并不确切。人生是苦,众生皆然,绝无例外。
  我想起了一位曾经灿烂于荧屏、银幕、歌坛的女歌星,在演艺圈内她曾是那样辉煌,她的出场、装束、仪表、歌声为追星族欣赏、仰慕,报纸、刊物常有她的相片。当然在赞誉之词外,也少不了流言蜚语。有一阵子还相当猛烈。
  这些年来这颗星很少闪现了。人们还提到她,仍然赞扬她的歌声,但更多地是议论、猜测有关她的一些传闻,报章上也发表她的信息,但已没有那么多的欢乐!这让人感到这是一颗在远处孤单地、隐隐地闪着不太引人注目的光泽微弱的星星。
  我在一些文章中看到她说自己与老同学聚会的情景。同学们羡慕她,视她为同学中的骄傲,而她却羡慕她的同学,希望能过那样平常清静的普通人生活!而当她跨出国门到了海外,有钱、有车、有房、有名时,她的母亲几乎哀求地劝她:“不要再唱了!”
  就这一位歌星来说,前、后、苦、乐之间反差对比多么强烈啊!
  她说她羡慕平常人的生活,她原来就是一个平常人嘛!她拥有的荣誉、事业,不都是她奋力的追求吗?她刚得到这一切时,能没有欢乐感吗?
  经历了无常的人生,她想回归平常,这是她悟的开始,而悟的根本就在于知道了一个苦字。“人生是苦”与“及时行乐”是全然不同的观点。行乐过后,得到的是苦,而明白人生是苦,才可能得到解脱之乐。
  几年前曾听传说她皈依佛门当了居士,后来又听说她本人否认此事。我以为她皈依佛门很正常,而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演艺圈中,她否认也可以理解,这都离不开一个苦字啊!
  苦谛为四谛之首,释迦牟尼佛是从“人生是苦”开始,为度众生出苦难去寻求、证悟解脱大道的。佛涅?后信众以戒为师。皈依佛门后要守戒,许多事不可任意去做。我个人以为这里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要以追求享乐为目的,去做人间一切正常可行的事。
  衣、食、住、行对人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但以奢侈为标准,以享乐为目的去看待这一切,锦衣美食,华屋豪车必将带来苦。做了好事给众生带来利益受到人们赞扬是很自然的,因此心情舒畅也不为过,但为图善名,求赞誉而行善也难免适得其反。
  皈依佛门的居士行住俭朴、蔬食苦修都体现了离苦得乐的追求。有些居士一心追求精神上的解脱,对歌星、影星的生活表现看不惯,因而听说有些影星、歌星皈依当居士很不理解。1997年我在本刊第五期写了一篇《旅途闲话》,想谈的就是这个问题。
  我在文艺界生活了四十多年,至今还有许多演艺界的朋友。如今虽然年过花甲,也还有一些歌星、影星愿意和我谈谈艺术与人生,我对他(她)们是比较理解的。当我听到有些居士提出歌星、影星是否当居士的问题时,很想说几句。可惜,当时没能说明白我的意思。
  我想说的是:信佛没有职业之分。众生在人生途中感受到了苦,为了寻求真正解脱烦恼与痛苦之途,容易接受佛的教义。因为佛陀正是从游四门发现生老病死开始寻求真谛的。这里指的苦并不仅是物质方面的苦,佛所说的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蕴盛”是人类共有长期存在的苦,没有正确健康的信念是无法摆脱的。歌星、影星一般来说名、利、地位、鲜花、掌声都有,但他(她)们也有苦,甚至正因为有名、利……,这种苦更加深沉。
  我在那篇文章中举贾宝玉为例,为的是说明以怡红公子的身份有祖母、母亲、亲人的关怀又受到众家姐妹的爱,吃、穿不愁,而烦恼丝毫不减,最终看破“四大”,遁入空门,说明苦只在一个“我”字。他希望欢乐永在,然而世事无常,欢乐不可能永驻!
  影星、歌星在“舞台小天地中”,最能体会这种无常,在多变的炎凉中最容易明白青春、鲜花的虚幻,“我”不可能永存。他(她)们信佛很自然,这既是希望佛保佑自己欢乐长久,也希望从中悟得真谛。我相信前面提到的那位歌星是很容易悟出佛理的。同时,我还希望明白人生是苦的居士不要光看苦这一点,更要去悟苦与乐的关系,要从表面上的乐中看出苦谛,更要从苦中看到乐!
  应该相信人们都在烦恼的苦海之中,只有悟透无我、无常、缘起性空才能登岸。这有个艰苦的学修过程,在这过程中,人应该互相理解。
  面对除夕夜的欢乐晚会,我更加深了这些想法。
  !啪!不知道哪位敢于违禁的人放响了爆竹,守岁的钟声同时响起,屏幕上的欢乐过了高潮终于消失。孩子们睡着了,筵席散了,欢乐后的除夕更加寂静。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有聚就有散,这是规律。我想起许多曾经抚养我,教导我,帮助我的长辈、老师、朋友,想起我们在一起时的欢乐。现在这都已成过去,他们去了,我也不例外,要随之而去的。我不觉得那么苦了,因为这是自然。欢乐是有过的,我不想留住它也无力留住。因为那不可能。我想的是平常、清净,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因为不平常、不清静,留下恶的因果与满脑子的杂念,不可能欢乐!

 

* * * * * *

读者来信

我虽不是佛门中人,却自知与佛有缘,这大概与我属羊的属性有关吧。《佛教文化》每期我都认真去看,确实体现了“启迪智慧,净化人心”八个字,让我的灵魂得以升华,当我遇到不顺心的事时,就会双手合十,静下心来,念一声阿弥陀佛;此时,心如止水,身在宇宙间。

湖北长阳读者 彭荣建

 

[佛教文化》1999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