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902

启 迪 智 慧 净 化 人 生

THE CULTURE OF BUDDHISM

-满目青山-

修复玉华寺缘起

喻修为

主持寄语:

  “宗仰上人”是何许人也?今天还能记住这个名字的人不能说完全没有了,但比起弘一大师、苏曼殊这些与之同时代的佛门中人,世人对“宗仰上人”就陌生和淡漠多了。趋热避冷,这也是人情常态,但是至少佛教界自己不应当淡忘这位了不起的前辈高僧。出山则为缔造民主共和的辛亥革命功臣,功成则复归佛门,依旧青灯黄卷,并翻雕大藏以资流传,以为“救时切要之肯”——这就是百载之下仍令人肃然起敬的一代高僧宗仰上人(1861—1921年)。
  偶然从前辈书橱中得睹一册《宗仰上人诗文选》,挑灯展读不已,以慰多年怀念之忱。这篇《自序》道尽当年雕藏之曲折甘苦,读之如闻百年来中国佛教信仰者苦难心声,不觉怆恻复奋然。今日满世界争说弘一、说曼殊,我独捧出上人斯文,馨香祷祝,愿与识者共怀之。

向山路  


  自腾兰写经,高谶宣译,法振金轮而后,像驼白马以还,佛典东来,莫不崇仰,数千年于兹矣。唯大藏元文,悉为焚荚,晋唐而下,木刻始兴。逮及明清,简策弥富,然视同珍秘,掩请綦难,世刹丛林,得邀颁赐者,亦名贵可数。且繁重不易卒读,流传甚希。明季有导师创刊方册,经数十载,易十数人之手,工成稍利披览,则携置不便,美犹憾焉。


  前清同治间,扬州僧妙空、清梵,暨先师药龛,池州杨仁山居士等,为之赓续坠绪,甚盛举也。乃先后幻相示寂,宏愿不终,如者惜之,惟仁山居士集彼前缘,历年三十余,纂录十之七,亦未乃蒇事,蜕化而去,今昆陵天宁,尚孳孳从事,未竟厥功,可见刻印藏经,于繁重之中,求便易之法,良非易矣。


  今日象教沦替,时势阽危。人心之道德日颓,天演之竞争力簿。穷源溯本,本始非佛义湮郁,哲学衰微,故致群生惘惘,辟妄两乖,而社会上之颠眸邪见,遂举一切迷信,纳诸宗风。重诬我偶,可胜慨哉。


  频伽主人,自闻佛法,信愿坚宏,手写华严,精持日课,阅日本弘教院小字藏经,喜其寻诵利便,而犹以齿长者,苦费目力,于是有仿弘本放大翻雕之意。余闻而赞叹不已,并宣说刻经功德,正如错衢昭日,苦海济航,为救时切要之肯,亟愿力任其事,主人颔之。


  由是计工程材,延访剞劂,得中国图书公司之唐君孜权而承揽,议将定矣,有商务印书馆,愿贬价承印,唐君不革放弃,而又无实力与争,乃邀公司董事李君平书,狄君楚青,为担任印经之责,要余就唐君所议,余故却商务而与李、狄诸君订约,时己酉冬月也。


  即据日本弘教院所刻为稿本,其书内容一千九百一十六部,八千四百十六卷,订四百十四册,总为四十函:颇疑卷帙多寡不均,拟分编四百八十册,以十册为函,成四十八函。遂刻布简章,分定五期出版,先印样本,发行预约卷,以为铅椠在前,克偿初愿颖。乃公司印刷所,猝有易主迁地之举,搁数月之久始开印,而其手民皆基督教徒,又圣 然持宗教异同之见。其董事以营业问题,不涉宗教释之,坚行不喻,因而更易全体,展转糜时。未几唐君倏有燕京辽沈之行。将印刷职务,诿之万君选青,迁延复迁延,盖斯时甫及开印也。


  适丁时会,金融恐慌,公司复以百物腾踊、核计承揽之值,亏蚀颇巨,为不能行契约,如是曲折沮疑,已逾半年,双方蹉议,以全部分工费,改归自理,始得继续进行。从事发刊,乃察知其卷帐多寡不一者,由于经有繁简,只能分别部居,不可强折篇第,故仍依原本四十字装,而将分编之议取销,校仇繁困,心力交瘁;工需物料,视初时预算溢出颇多,则尤惨淡经营,极补苴挹注之苦。


  迨至前年光复时期,百业恐慌,虽铅椠未辍,而手民大半散去,每日所印页数少,以至出版衍期,然全经至是得依次工竟,不可谓非幸事也。


  当第四期杀青将竟之时,公司后售改民立交替之际,停工待之,竟置印经于事外,而旧公司全不过问,赖万君虽脱职务上之责,而尚能斡旋其间,顾全终始,极力助余,与新公司展转磋商,延期至三阅月,始得继续承印,不然者,无咎于万君,而唐君何以自解乎?


  综计斯役,措手历四年有余,糜金过十五万,屡经挫折,卒底于成,实由主人之宏愿所持,余固无功可言,不得黾勉从事,得无陨越而已,且此数年中,未尝有一日疾病,则又我佛阴相之也。


  自今犹蓄仿编辑搜罗所得之遗佚,不下三千卷,别为续藏,蕲至以佛典流行世界,普济众生,众生无尽,我愿亦无尽,抑亦主人之愿,同为无尽。虽然,此经之成,历事如是之艰,用款如是其巨,主人固推诚相与,坚定不移,余亦综核勾稽,因果自矢,至全经校仇之事,其间订误勘伪,与鉴核梵文图画,极为烦困,先得余君愿船、汪君寂照,襄助为多,余只总挈纲领,不幸余君中道而逝,后得黎君端甫继任,磋商一切;又得汪君月斋及微军和尚,合缁素三十余人之研朱点墨,瞑写晨钞,荔积岁时,力殚存殁,其难其慎,以逮今兹,藉非偶法感通,天人合相,则何以遂初心而释重负?由后思前,不觉色然喜而又怦怦心悸也,用敢撮崖略,谨告海内外上士大德,俯赐鉴察,广任流通,斯则顶礼万方,馨香祷祝者尔。

 

[佛教文化》1999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