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805

启 迪 智 慧 净 化 人 生

THE CULTURE OF BUDDHISM

智慧法轮

千载如晤对 心光照天破

行方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海峡两岸佛教界正在共同热切地关注着一件大事因缘:经过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由中国佛教协会出面组织,大陆著名古刹南京灵谷寺将珍藏多年的镇寺之宝——唐玄奘顶骨舍利,分送台湾玄奘大学安奉。这是一件令两岸佛教信众欢喜赞叹的盛事,因为这不仅充分体现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满足了无数佛教信众的感情需要,而且再次传达了两岸佛教界植根于相同的血缘法缘、要求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共同心声,必将在推进祖国和平统一的历史进程中发挥积极的作用。

  唐代玄奘法师既是中国佛教徒千秋万世崇奉的高僧,同时也是中华民族引以为自豪的伟大历史人物。鲁迅先生在列举中国历史上堪称“民族脊梁”的杰出人物时,就曾专门提到“舍身求法”者,而唐玄奘正是这样“舍身求法”的典范。

  玄奘法师(公元602—664年),本姓陈,名礻韦,洛州缑氏(在今河南偃师县)人,13岁出家,21岁受具足戒,曾游历各地,参访名师,学习佛教的经论。通过多年学法,他深感各师所说不一,各种经典也不尽相同,遂下决心西去佛教发源地——印度,求法释疑。据史书记载,玄奘西行求法,往返十七年,旅程五万里,“所闻所履,百有三十八国”,带回佛教经律论共五百二十夹,六百五十七部。玄奘以其百折不回的英雄气概和渊博的宗教学识,赢得朝野尊崇,他返抵首都长安时,“道俗奔迎,倾都罢市”,不久,受到唐太宗李世民的接见,太宗劝其返俗入仕,玄奘辞谢,此后二十年间,在朝廷支持下,专心主持译经事业,将梵文译为汉文,先后译出大小乘经论共达1335卷,并将《老子》等中国名著译为梵文,传入印度。他根据西行路途见闻所著的《大唐西域记》迄今仍为中外交通史经典名著。中国佛教译经事业至唐代玄奘法师为一大高峰,称为“新译”,对中国佛教的发展影响至为深远,不仅如此,玄奘法师及其弟子所创立的佛教宗派——法相宗(又称唯识宗、慈恩宗),至今仍在日本、韩国传灯续焰。

  玄奘法师圆寂于唐麟德元年(664年),初葬长安附近的白鹿原上,朝野送葬达百余万人。五年后,朝廷为之改葬于今长安兴教寺墓地,专门建塔供奉。唐僖宗广明元年(880年),黄巢军入长安,兴教寺墓塔被毁,法师遗骸为寺僧护携至终南山紫阁寺安葬。百余年后,宋端拱元年(988年),金陵(今南京)天禧寺住持可政朝山来此,在废寺危塔中发现法师顶骨,遂亲自千里背负,迎归金陵天禧寺供奉。公元1386年,寺僧守仁及居士黄福灯等将法师顶骨由长干寺(即天禧寺,后更名为大报恩寺)东岗迁至南岗,建三藏塔安奉。公元1856年,该寺毁于战火,清末此地建江南金陵机器制造局,民国改为金陵兵工厂。1943年12月,侵占南京的日军在施工中,从三藏塔遗址中发掘出安奉法师顶骨的石函。日军起初严密封锁消息,后因南京各界爱国人士抗议,汪伪政府迫于舆论压力,与日军交涉,日方才不得不答应将灵骨分为三份:一份于1944年10月10日在南京玄武湖畔小九华山建成砖塔供奉;一份由当时的北平佛教界迎至北平供奉(后由日人分往日本);一份即存于南京鸡鸣寺山下当时的汪伪中央文物保管委员会。据南京市佛教界真慈法师、刘大任居士考证,这后一份灵骨1945年由南京佛教界迎请到毗卢寺供奉,1963年为举行玄奘法师圆寂1300年纪念法会,又将顶骨奉迎至栖霞寺。“文革”开始,南京市佛协将这份顶骨送至市文管会保存。1973年,南京灵谷寺修复开放,经有关部门批准,该寺将这份顶骨从文管会请回供奉,寺内专设“玄奘法师纪念堂”,纪念堂正中心设十三层密檐楠木塔,玄奘法师灵骨即安奉于此中。

  当时被送往北平的那一份灵骨,后来经历了较多的分送、迁徙过程。首先,被日本人分出一部分迎往日本,辗转供奉于东京增上寺,慈恩寺和奈良药师寺等多处寺院。其间,1955年11月,应台湾佛教界之请,日方又分送一小块灵骨赴台,供奉在日月潭畔的玄奘寺慈恩塔内。留在北平的一部分灵骨,又分送国内四处道场供奉:北京广济寺、广州六榕寺、天津大悲院和成都文殊院。其中,供奉在天津大悲院的一份,经周总理同意,于1955年由我国政府赠送给印度政府,安放在玄奘当年留学的那烂陀寺,分送成都文殊院的那一份灵骨安奉至今。至于北京与广州的两份灵骨,已分别佚失于“文革”浩劫中。另外,传说中八十年代由日方归还给西安兴教寺之事,经查实,并无此事,仅由奈良药师寺来人在兴教寺内短期供奉,旋即又带回日本。

  今年10月,适值台湾玄奘大学开办一周年,该校创办人了中法师是台湾佛教界颇有影响的著名法师,虽然由大陆去台数十年,但他一直心系祖国大陆,他创办的这所综合大学特意以玄奘大师的名字为校名,即表明了台湾佛教界对源自祖国大陆的血缘、法缘的眷恋珍惜。迎请法师灵骨赴台安奉,是了中法师等台湾佛教界人士多年夙愿,今年终成现实,他们非常感谢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国家宗教局及江苏佛教界成就心愿。为此,台湾佛教界将组成200人的迎请团,由了中法师率领,于9月底回到祖国大陆,在北京和南京两地举行盛大法会后,即和祖国大陆佛教界的护送团一道,将灵骨请到台湾玄奘大学内安奉。

  供奉佛祖和高僧舍利,是佛教徒表达敬仰之心的最传统的方式。瞻仰祖师先贤遗骨遗物,能激发后人献身理想的决心。34年前,赵朴初先生在凭吊陕西出土有关玄奘大师遗迹时,就曾赋诗写道:“千载如晤对,心光照天破”。的确,得益于历代先人的爱护,千载之下,我们今天有缘能够瞻仰到唐玄奘大师的灵骨舍利,恰如晤对大师。为此激动不已的不只是两岸佛教信众,还有更多的怀念着这位“民族脊梁”的普通中国人。迎送唐玄奘灵骨舍利的活动,将激励两岸炎黄子孙发扬“心光照天破”的精神力量,冲破任何艰难险阻,进一步增强民族凝聚力,为早日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崇高理想,精进不已。


[佛教文化》1998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