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805

启 迪 智 慧 净 化 人 生

THE CULTURE OF BUDDHISM

新菜根谭

环 保 之  心 :

地 球 居 民 最 后 良 知

毛民

  讲座:《人文视野中的现代科学技术》
  时间:1997年12月13日
  地点:清华大学五教103教室
  演讲人:梁从诫教授(梁思成之子,梁启超之孙)
  这是清华大学校园里的一张海报。

  坐在前排听讲,我竟不敢直视梁教授的眼睛。不敢想象,一位60岁的老者有着一双澄如秋水,炽如骄阳的孩童般眼睛,眸光中蕴藉着太多悲悯、太多苦难。
  站在清华的讲台上,时光流过了祖孙三代人:梁启超,国学大师,清华第一代国学研究院导师;梁思成,建筑学家,清华建筑学系的创建者;梁从诫,清华历史系毕业,历史学者,《中华大百科》编撰者之一。家学渊源凸现出一条文脉,在此梁教授深自痛惜:清华大学上半个世纪曾令世界瞩目的人文学院被割走并入他校,空前浓厚的人文传统命脉就此掐断——别忘了清华曾有着人文四大导师: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以及辜鸿铭、俞平伯、吴晗、闻一多、朱自清等教授,曹禺、钱钟书、梁实秋等做过学生。如今在座的理工科学生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睛,等着解释“人文视野”为何物。
  早在百年前,许多学贯中西的大师如王国维、辜鸿铭也曾踌躇困惑,民族存亡之际,到底是要“可信而不可爱”的科学主义,还是要“可爱而不可信”的人文主义?几千年人文繁盛的传统固然禁抑了中国科技的发展,然而在全球环境危机的20世纪末,人们不得不反思:曾被古人斥为“奇技淫巧”的工业化、科技浪潮,到底给地球,给全人类带来了什么?
  当第一枚原子弹在广岛爆炸,爱因斯坦等一代科学巨匠震惊地提笔签写道——联合声明:核科技将来只允许用于和平与发展。而今静悄悄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时时在进入人类梦魇;足以销毁地球六十次有余的核武器正令各国外交官们忙得四蹄生风。——人们第一次从科技昌明的盛世梦中惊醒,科学啊,是否打开了加速人类走向毁灭的潘多拉之匣?
  当阿斯旺大水坝被当作“军人独裁者纳塞尔的丰碑”高高矗立起来时,埃及这个阿拉伯世界中仅存的绿洲国家,整片版图上出现沙漠黄。哺育过世界最古老文明的尼罗河从此不再定季泛滥,鱼米之乡的三角洲迅速退缩、消失——那漂流过圣经里先知摩西的茂盛苇丛啊,那飞来过安徒生童话里鹳鸟的肥活沼泽啊,如今只有沙砾、沙砾……水坝伟大不伟大?长绒棉不再,沙丁鱼不再,作为出口支柱产业的沙丁鱼+长绒棉式国民经济破了产,非洲的饥饿袭击着每一个埃及人。
  讲到这里,梁从诫教授回身在黑板上奋笔疾书——科学技术难道不是第一破坏力吗?是啊,谁都明白,没有“伟大”的科学技术,能把好端端一个地球折腾成这样吗?作为《第一推动》从书的热诚读者,我不寒而栗,也许,也许下一套科技丛书名叫:《第一毁灭》。掌握了科学技术,手执地球生杀大权的人们,请慎之又慎,三思而行,别忘了科学本身是一柄寒光闪闪的双刃剑,为自家子孙后代,为地球村其他芳邻,为花草树木鸟兽虫鱼的共同家园。
  科学,在科学哲学家波普的定义中,是必须不断被证伪的、现有范式不断被否定以求发展的学科。但是本世纪东西两大阵营,不约而同地产生了“科学拜物教”,人文扫地;移山填海、焚林涸泽的开发使本来森罗妙有、万物滋生的蔚蓝色星球成为人类攫取物质的唯一仓库,钢筋如林,铁甲遍地,物欲横流,铜臭漫天……终于有一天人类发现科学已茁壮成长为“尼禄”——古罗马弑母的暴君,屠刀下千疮百孔、奄奄一息的则是生我养我的地球母亲。垂危的母亲,也是愤怒的母亲,因为她从来不仅仅只养育人类这一个自大暴虐的孩子。臭氧层空洞引起全球性疾病流行;厄尔尼诺带来的海啸足以使多少艘TITANIC沉没?地球在贫血,沙漠在扩大,当首都北京被宣判为“沙漠边缘城市”的时候,人们不得不认识到,沙漠意味着生命枯竭、荒凉,如月球的背面?
  1997年,联合国有关机构邀请中国专家团来到爱斯基摩人的极地冰原,亲眼看一看被土著用斧头活活砍去了“神奇的鞭”的数千头少年雄海豹,在濒死的血泊中辗转、辗转……而这些鞭则被成吨成吨地卖到中国去做药!“中国,近十余年来一直是世界第一大春药(壮阳药)生产国、消费国。可是你们已经有12亿人口了呀!?”随行的中医药专家赦颜以对。我们自称文明古国,却如此血腥地夺他人之阳具以为己乐!别忘了我国(包括港台)有6亿多男性,鞭药盛行,岂不是比(如今已绝迹的)早年巴黎贵妇竞穿海豹皮裘、招摇过市更无耻、更罪恶吗?98年春,我发现杭州自家信箱里也被塞入一张“海狗鞭”(海狗即海豹)广告传单,大言不惭”武则天的回春妙药”云云,地址是山东济南……,我才敢真的相信,联合国没有冤枉我们。也许这种传单真该随新发射的航天飞机送上太空,于是有一天外星人也听信了壮阳广告,驾飞碟来地球大肆搜罗、砍伐人类之鞭(此时海豹早已灭绝),那么服过各种鞭的中国男人岂不是上上之选?
  在经济发展的最高利益驱动下,科技日行千里;环保,离我们还有多远?如果“人类污染引起CO2过量,使全球变暖”与你无关,乃至“冰川溶化、全球海平面上升”你也竟敢笑言:“说不定还是阿拉伯兄弟的福音呢”,那么告诉你:上涨的海平面已令我国政府在规划中考虑“放弃海拔50米以下地区的开发”,估计50年后江南温柔富庶之地,繁华美丽的上海南京苏州杭州都将淹没于海水下作了海龙王的宫殿,你会不会比TITANIC上的人们更绝望?你还会买房子、炒股票、坐在旅游列车上欣赏江南好风光吗?难道你会学骄奢淫逸、导致儿子上了大革命断头台的路易十五说出:“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地球是人类唯一的家园,大难来时没有一个人能逃厄运;环保之心,不得不成为每一个地球居民最后的良知。“你登上了/一艘行将沉没的巨轮/它将在大海的呼吸中消失……”(顾城·《方舟》),在科技的第n次浪潮之后,在数字化生存的今天,苦海茫茫,我们希翼,风从大自然吹来,视野中驶来人文精神——地球最后的诺亚方舟。

[佛教文化》1998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