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805

启 迪 智 慧 净 化 人 生

THE CULTURE OF BUDDHISM

佛教与科学

观 电 灯

李兴天

  诸法因缘生 缘灭法亦灭 我佛大沙门 常作如是说

  电灯给人类带来了光明,五颜六色的灯光描绘出光怪陆离的梦幻世界。那么,电灯缘何而来呢?是因为有了电,有了制作电灯的材料和工艺技术,爱迪生才发明了电灯。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上,直到近百把年,依托这种种机缘的成熟,“电灯”才得以问世。

  然而就某一盏电灯而言,它能否不辱使命真正发光是身不由己的。试想,如果在搬运时给碰破了,如果被带到尚未通电的偏僻山村,如果买回来后又与灯头不合,插不上去,如果,电灯是36伏电压的,与家庭常用的220伏电压不相同,如果是大白天光线已很充足,人们并不打开开关通电,如果……,这一盏被大家叫做电灯的“灯”就无法发光,只是徒有其名而已。

  再者,灯泡本身也是变化不息的,使用过的与未用过的并不相同。所以,拿旧灯泡到商店换个新的,商店是不会同意的。即使从未使用过也会老化。可见一盏电灯,不管派不派上用场都没有永恒性,都是变化不息的。我们知道,打开开关通上电,电灯就会亮,关掉开关,电流不通,电灯就会熄灭。在夜空中时明时灭的霓虹灯彩灯,就是因为通过霓虹灯彩灯的电流时通时断而明灭闪烁的。由于霓虹灯彩灯本身是时时刻刻变化不息的,上一次闪烁与下一次闪烁已经不同了,换句话说,它已进行了新与老的交替,生与灭的变更。我们家庭常用的220伏40瓦白炽灯泡,打上开关,灯泡就亮,而且只要不关掉开关,它就老是亮着,实际上,从《电工原理》上了解到。这盏白炽灯使用的电是交流电,在这交变电压驱赶下,电子从电灯的正极走到负极,接着,又从负极走回到正极,这一来一回每秒钟要进行50次,打个比方,我们把灯泡比喻做一座桥,在220伏交流电压的指挥下,在桥的一端电子排成方队,第一排没有电子,第二排一个电子,然后逐渐按正弦曲线规律增加电子个数,一直增至一排380个电子,然后又逐渐减少电子个数,直到最后一排电子数为零。电子方阵排好之后,就开始过桥,当它们经过桥的中线(比做灯泡电阻)时。每个电子都会使电阻发光。很明显,电子数量越多的那排经过桥中线时,灯泡发出的光就越亮。可见,白炽灯在电流变化的每个周期里,都是从熄灭的状态中渐渐亮起来,直至最亮,又逐渐暗下去,直至熄灭。然后又是这样亮起来暗下去地不断闪烁。在电流变化一个周期里电灯闪烁两次,每秒钟闪烁一百次。

  根据上面讲过的道理,每一次闪烁白炽灯都进行新老交替生灭变迁。那么,我们再把时间分得细之又细,白炽灯还是有新老更替生灭变迁的过程。由此可见,万事万物都是时时刻刻新老更替生灭变迁的。知道事物刹那生灭,同时生灭。(如果把时间间隔分之又分,无限地分下去,它的极限就是零,时间间隔等于零——也就是同时了。这个道理在《高等数学》里讲得很清楚,所以说刹那生灭就是同时生灭,同时生灭就是不生不灭,也就是无生。)明白了无生道理,我们肉眼看到“通了电就老是亮着”的白炽灯实际上是不停闪烁的。电灯本身也是无生的。“眼见为实”在这里就讲不通,而是“眼见为虚”了 ,眼不能见者才是实的,平常所说“电灯生产出来,用坏就完了,没有了。”——这种观念极其肤浅,一定要彻底抛弃这肤浅的观念,才能明白万事万物无生之理(这恰如文字无法把“木牛流马”描写清楚,要用另一种语言—机械图纸才能表达一样,人类肉眼能力有限,看不到事物真相)。

  当然,说这盏灯无生,了不可得,是空,并不是说这盏灯没有,等于零,我们既看到它那“把捉不住”的真正本来面目——空性,又清清楚楚了解电灯产生的“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作用和影响。老子曰:“死而不亡者寿”,反观我们自身,同样是由地水火风空五大和合而成,同样是刹那生灭,更替变迁不息的,在世间渡过几十年也是死去活来几十年,生死在呼吸之间,明白了自身虚幻不实,身不由己,对世间荣辱憎爱就会其淡如水,对人我是非就不会耿耿于怀。对顺逆境遇就会心安理得,泰然处之,随缘任运,进则兼善天下,退则独善其身。嗟呼,讲是容易做是难,三岁孩童都解得,八十老翁行不得,学佛乃大丈夫事,非帝王将相之所能为。

  人生百年无非瞬间,既然明确了大方向,我等就赶紧身体力行吧。  

[佛教文化》1998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