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805

启 迪 智 慧 净 化 人 生

THE CULTURE OF BUDDHISM

佛教与科学

佛教文化与科学常识

君冈

  作为佛学院试用教材的《科学常识答问》出版后,本刊收到了一些读者来信。本期发表的李兴天先生的信与文章是其中之一。读者的反映使我们对编印这本书的意义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从而增强了加工修改使之日益完善的信心。
  编这本书,曾使我们很费踌躇。我提出过好几位信佛的科学家,想请他们从较高深的角度来谈谈佛教与科学。朴老说“这很好,以后可以请他们来讲课,现在只要编一本人们身边的日常事,让佛学院的年轻学僧懂得科学常识。”当时我并不很理解它的意义,今天也还有人不以为然。这些人有的认为关系不大,有的认为内容太浅,我想这都不大对。
  李兴天先生是位工程师,他掌握了很多实证科学的知识,同时他又信佛。他提倡学佛亦学科技,这正符合赵朴老提出的“具备一定的科学知识,才能适应时代,为住持佛法、护持佛教奉献自己的心力。”的意思。
  将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现象,用简明易学的问答方式编出来,很浅薄吗?不见得,这些问题虽然平常,我们却并不见得都说得清楚。如果有人向我们提出这些问题我们完全不懂,不但丧失了弘扬佛法的机会,更会加深世俗认为“佛教是迷信”的错误观念。反之,像李兴天先生那样用佛法说清楚电灯的因缘,这对于弘扬佛法是多么好啊!
  赵朴老在引言中提到“佛教经论中有不少符合现代科学所证明的事物”,这一点在编印这本书的过程中,我感受很深。从宏观来讲,佛说过“三千大千世界”,从微观来看,佛说过:“眼前一滴水,八万四千虫”,这些为现代科学实证了的现象是在两千多年前没有天文望远镜和显微镜的条件下说的。我曾

  可惜在这本书里我们用得太少。我们已着手修改补充,欢迎像李兴天先生那样的有识之士来信来稿,这将使我们把这本书编得更好!

--.--.--.--.--.--.--.--
  君冈先生:您好!前两天收到《佛教文化》期刊,知道你们在叶至善老先生帮助下编写佛教与科学普及读物,特去信随喜,为你们这一高明举动欢呼叫好。赵朴老的文章和您的编者按,读后令人欢喜,我也深有感触,前些年,我们单位几十人乘汽车去越南凉山一日游,那里没有什么风景,越方带我们去看了三座庙宇山洞,每到一处,我都烧香下跪,礼拜我佛,并且往功德箱放钱。同行议论纷纷:一个大学毕业年过半百的工程师“信迷信”,确出人意料,各人就信与不信的问题各抒己见。其实,什么是佛,什么是佛教恐怕大伙并不清楚,既然佛教已被打成封建迷信那就急忙划清界限。有谁还会说“相信”呢?虽然我障深慧浅,尚属初学,然而,联想到学过的科学知识,如《高等数学》中“极限”的概念,《电工原理》中的交变电流,电磁波的传播等都在无声地宣说“缘起性空”,“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刹那生灭”“同时生灭”等佛教教理,只是没有直接点明而已,科学技术也在说法啊!我想,学佛亦学科技,肯定能更方便地理解科学技术。为此,特去信贵所表示欢喜赞叹,并祝愿《科学常识问答》越编越好!
  我是《佛教文化》老读者,几年来,你们给我送来宝贵的精神食粮,在此深表感谢!
  我已皈依,是个小政协委员,虽历尽苦难,但良心在,不是坏人。
  广西柳州 李兴天


[佛教文化》1998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