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8年第2期   第27页

记一次特殊的祝寿

宏欣 觉民


  今天是周日休息,周民老居士的儿女们都来了,平时显得宽敞的大客厅,这时都显得拥挤,十来口人分坐在沙发上,他们老俩口坐在正面的沙发上,周老居士明白,儿女们今日同时回家一定是为她庆66岁生日之事。
  首先大儿子说话了,“过几天是十月十五日是妈妈您的生日,我们姐兄弟商量过准备在您生日的时候好好庆贺庆贺,您年轻时吃苦受累,上着班还要拉扯我们四个,现在我们都成家立业了,我们四个无论从社会地位,还是经济状况,都是比较不错的,我们四个合计好了,今年是您老66岁大寿,一定要办得热闹红火,在最好酒楼订好几十桌酒席,我们会招待好所来的亲朋好友”。接着,大女儿也开口了:“现在社会上都兴配金戴银、穿绸披纱的,可妈妈年轻时都是粗布大衣,所以我们姐俩决定给您做套旗袍,配上项链,让您也享受一下现代人的装饰打扮”。二女儿又补充说:“今年是爸妈二老结婚45年整,我为妈妈准备好婚纱,生日那天同庆您二老的结婚45年纪念日,让爸妈再现您们年轻时的光彩”。小儿子说:“妈您什么都不用管,到时候只出个人就行了。”
  等儿女们兴致勃勃地把话都说完了。周老居士开口了:“到大酒楼摆上几桌酒席,起码就要杀死几十条鱼,几十只鸡,还有其他海鲜动物,猪、牛肉类等,这不是叫我造罪业吗?我是学佛多年的佛门弟子,用摆酒席杀生过生日,这是万万使不得的,不杀生,度众生,保护众生是我学佛持戒的根本。再说亲朋好友、你们的同事来,都要破费的,我们能收为数可观的礼钱,这就是造业,是我再造业啊!利滚利,我何时能还清啊!为了众生也为了我自己,我坚决不同意到什么酒楼过生日!”周民老伴一看双方的意见是这样的不一致;便从中调和说:“就在家简单的摆上几桌总算可以了吧?”周居士坚决的说:“不行,我自己有安排,同时还请你们爸和我一同去敦化六顶山正觉寺大庙过生日。”儿女们一听都不同意,说又不是无儿无女到庙上过的什么生日。周居士接着说,“这是我想往已久的心愿,这么多年我学佛以来。一我身心健康,精神焕发;二咱家事事一顺百顺,你们个个在工作岗位上都干得满好,家庭太平,子孙兴旺,这就是善因善果。我一到寺院见到大佛像,我的心一下子就高兴得什么疲劳都忘掉了。”
  经过一席谈话,儿女们也觉得有道理,表示只要妈妈高兴,我们尽力去做。儿女们这一关基本通过了,下一步请老伴一同去寺院过生日,难度可不小,因为丈夫在岗时是领导干部,党两次送他上大学学习,他学的是马列主义,平时他尊重妻子,不反对她信佛念经,但他觉得那是退休老太婆们的事,自己与佛法没有多大关系。他自然不能答应去寺院了,周老居士说:“我们都是60出头的人啦,人生就象过十字街头那样的短暂,正信佛教的观念,把庙建在自己的心中,把佛菩萨供养在自己的心中,把众生的利益安放在自己的心中,这和‘为人民服务’观念并没有丝毫的冲突呀!”老伴也就随顺了她。
  十月的天气还是这样的暖和,夫妻双双来到寺院,正觉寺正在打佛七,僧众们和居士听说周民老居士夫妻俩要来寺院过生日,都非常高兴。
  十月十五日这天是周民居士生日,正觉寺的僧众以及来打佛七的居士们为他们夫妇做了一堂吉祥如意的佛事,在充满阳光的殿堂里正中尊放着“阿弥陀佛”圣像及供桌,众僧们从心里流出的诵经声,响彻殿堂,传到窗外,在空中回荡,寿星虔诚地上前跪拜,“愿佛光注照,福寿绵长,如意保安康。”殿堂回荡的众人齐声礼赞声音如海潮,如春风,把每个人的心田吹得平稳干净,年过古稀的师爷上前为他们祝福,白头偕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看到周老居士内心里充满喜悦与满足,她丈夫虽然少言寡语,但脸上也流露出欢喜,频频为大家照像,自己也与各僧众居士合影留念,要留住这个别于俗间杀生庆寿的特殊生日,他因工作忙,先回延吉了,把妻子留下参加打佛七。佛号声声不断,寿星说愿这声音传到省内外,传到娑婆世界各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