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8年第2期   第20页

和颜爱语

编译/张琳 


  人类是承蒙大自然的恩惠而得以生存的群体。以诚相待,慈悲为怀的人应受到尊重,而阴阳两面,趋炎附势,腹蔽奸诈的魔鬼定到地狱去体验痛苦的煎熬。
  在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人类的社会出现了精神文明相对滞后于物质文明的情况。今天,在发达国家,不发达国家,到处可以看到商家、团体在高呼“竞争”!“战胜对手”!的口号。这些口号很容易误导。它会使人们忘记了竞争的根本目的是人类的进步和吉祥,使当代的人更加自私,更加缺少慈爱,更加焦躁不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成为交易的气氛更加浓厚。
  在今天的情形下,佛教应如何当现代之机,去探索与社会的接点,去直面现实呢?
  《无量寿经》中有“和颜爱语”这样一句话。这是在教喻我们人与人之间应以“同体大悲”之恃去接人待物。在日常生活中体现出来的便是慈善的笑脸,暖人心房的话语。我们在生活中应时刻保持这种心态。
  在日常生活中,有多少人,多少佛教徒能够经常保持“和颜爱语”呢?在人的一生中,不知要遇到多少磨难、坎坷。要经常保持笑对人生谈何容易?但现实中又有多少人亲身体验过从别人的微笑中得到了安慰,重建生存下去的信心呢?我们今天的生活中“和颠爱语”是否真的起作用呢?让我们看一看几位佛教徒在生活中的实例吧!
  内田保浩是一位以销售汽车为生的个体户。他在谈及和颜笑语时说:我每天都要同许多客人打交道,所以笑脸是成败的一个重要因素, 当然光靠脸上的笑容是卖不出汽车的,笑脸中还应包含着丰富的专业知识、准确的信息和为人的慈善。
  发自内心的微笑,首先会给客户一个好的印象,令客户对你产生好感,使你和客户之间具备易于沟通的条件。汽车不同子一斤菜、两斤肉等日常小笔开支,对客户必须要有充分的理解和足够的耐心。只有依靠平时的销售业绩,合理的低价位和售后服务,以旧换新甚至报废等一整套周到的服务才能赢得客户的信赖。
  对于商人来讲,表现在验上的微笑,除展示了内心的活动之外,还是商业活动中的重要工具。笑容应是内心诚意的体现。当然我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佛教徒。一年365天不可能天天都顺心如意,免不了有生气、发怒、悲伤、消沉的时候。但正是因为人有七情六欲,才更说明佛陀教诲的重要和必需。只要我们在生活中,工作中遵循佛陀教诲,超越个人的小圈子,笑对人生,那一定会笑得真诚,笑得幸福,美好。“和颜爱语”正是生意兴隆的关键所在。
  久素花织是一位从事秘书工作的女职员,她在谈到“微笑”时讲述了自己的感受:大专毕业后又读了两年英语专科,去年四月如愿以偿找到了盼望已久的秘书工作。经过一段时间,当忘掉了学生时代生活,适应了新的工作以后, 又有了许多新的烦恼。由于年龄和职务关系,经常同社会上“很有地位”的人打交道,在同这些名人们打交道时我总是格外小心。因此,脸上的笑容也总是很死板、很具事务性。一天下来累得要死,还要听一些不近情理的指责,而对此只能点头称是,将不满和愤怒压抑在心中。这些恐怕初进社会门槛的人都有切身的体会。秘书工作决定了我必须逆来顺受,喜怒不形于色。我的心绪一时很沉闷。后来我看到了“和颜爱语”这一佛经中的话语,便开始尝试着以友善、慈祥去看待、处理人事关系。过了一段时间我的笑容自然了、真实了,赢得了众多人的好感,好评,工作也顺利了许多,我决定遵循佛陀教诲愉快地笑对人生。通过实践,我体会到一个极其自然、可爱、友善的笑容是人际往来中极为有效的润滑剂。它使人宽慰,轻松,亲近。给别人的轻松和愉快也毕将反馈回到自己的身上。当别人不愉快时,你的笑脸会给别人送去欢乐,当你不愉快时,亲人、朋友,甚至陌生人的笑都会给你鼓励、安慰和战胜困难的信心。和朋友、同事、家人、同窗们度过的充满笑声的每一时,每一天都使我对生活充满了爱。“和颜爱语”愿你伴我终生。
  在阪神大地震中一位参加救灾的志愿人员(佛教徒)深有体会地回忆道:当时受伤的人很多,有一位年轻人失去了双腿,在术后病床上,他一言不发,情绪低落。我怎么开导也是没有用。后来我记起了佛陀教诲中的“和颜爱语”。便尝试不再每天在他耳旁说教,代之的是每天以明快的笑脸去照顾他,去感染他,尽量让笑容、笑声陪伴他。过了几天,他的情绪明显好转。一天他突然问我:“我的提问有些失礼,你别生气。为什么你的一条腿也有点小残疾,却为什么每天都过得那么高兴,并能自愿地义务地关照我呢?”我并未直接回答他的提问,而是送给了他一本通俗解说本的《无量寿经》,并在有“和颜爱语”处加了个小记号。后来我看到他一天天高兴起来,看到了他坐在轮椅上的笑验。这笑脸给了我多大的安慰呀!我体会到了实践佛陀教诲的喜悦。
  今天,到处充斥着竞争的叫嚣,但竞争的真正含义不在于消灭竞争对手从而破坏人类的祥和、进步。反之是为了促进人类文明进步和全人类的圆满和与自然的和谐。
  朋友们,让我们在今天的社会中,用佛法去迎接挑战,以“和颜爱语”去爱一切众生吧!“和颜爱语”将与人类社会永存。
  (题图:邹礼)
  (选自1998年3月1日日本《净土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