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8年第2期   第15页

玄奘师与玉华寺

段启明、王仲德、蒙憬


  玄奘法师曾在今陕西省铜川市玉华寺译经四年余,翻译经卷682卷,且最终圆寂在这里。玄奘法师与玉华寺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佛教吏上留下了重要的一页。
  玉华寺原为玉华宫。玉华宫所在的玉华山,重峦叠嶂,林木葱郁,“夏有寒泉,地无大暑”。四季景色,各有千秋:阳春,山花遍野,争奇斗艳,芬芳清香;盛夏,浓荫蔽日,宁静清幽,凉爽宜人;深秋,青松挺拔,红叶似火,野果飘香;隆冬,银装素裹,棵棵“玉树”,枝枝“梨花”,特别是那高耸30余米的冰塔和遍地流堆凝脂,形成的朵朵“莲花””,使人叹为观止。
  玉华宫前身为仁智宫,建于唐武德七年(公元624年),名为行宫,实为军事要塞,规模很小,十分简陋。但它优美的自然景色和凉爽气候,使李世民父子难以忘怀。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太宗李世民诏令在仁智宫旧址扩建新的行宫,更名为玉华宫。玉华宫的设计者为专管宫廷别墅设计建造的大臣将作大匠、著名建筑设计师阎立德。玉华宫“占地九顷”,“匠人以为层岩峻谷,元览遐长,于是疏泉抗殿,苞山通苑”。玉华宫规模宏大,建筑精巧别致,与优美峻奇的自然景色相衬映,如“阆苑仙境”。隋唐时期,今陕西关中地区有帝王避暑四大胜地,即麟游县的九成宫、终南山的翠微宫、长安的仙游宫和今铜川市郊区的玉华宫。四大胜地中,玉华宫修建最晚,规模最大,风景最美,名列四大行宫之首。
  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初夏,太宗巡视了初建成的玉华宫,并在这里避暑养病。一日,太宗忽然想起正在长安译经的玄奘法师,遂召玄奘法师到玉华宫避暑。
  玄奘(公元600—664年),俗姓陈,名所祎,洛州缑氏(今河南偃师)人。生长在书香门第,13岁出家,20岁在成都受具足戒。曾游历各地,参访名师。通过多年学法,深感人们对佛经异说纷纭,有许多疑难问题解决不了,遂产生去印度求法的念头。唐贞观元年(公元626年),玄奘申请西行求法,未获唐太宗批准。但玄奘决心已定,遂从长安起程,私往天竺,先后经今新疆吐鲁番、塔吉克斯坦的塔什干、阿富汗、巴基斯坦、尼泊尔、印度等地,到达那烂陀寺。玄奘在那烂陀寺学经五年,贞观十年(公元636年)玄奘离开那烂陀寺,先后到今印度许多地方参学,历游五印。后曾两次返回那烂陀寺。玄奘法师在那烂陀寺和印度期间,备受优待,被选为能晓三藏的十德之一,名震五印,被大乘尊为“大乘天”,被小乘尊为“解脱天”。玄奘法师历尽千辛万苦.长途跋涉五万余里,历时17年,于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正月二十五日,返抵长安,“道俗奔迎,倾都罢市”。不久,受到唐太宗李世民接见。太宗劝其返俗入仕,玄奘婉言辞谢,尔后留长安弘福寺译经。
  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49岁的玄奘法师接到皇帝发自玉华宫的诏书,立即起程前往。同年六月十一日,来到玉华宫,即受到太宗的接见。第二天,太宗又召玄奘法师到玉华殿叙谈。玄奘法师精通佛学,深明三昧,才学博雅。临机应变。妙语连珠,言谈举止超凡脱俗,深得太宗皇帝的敬仰和爱慕,再次劝法师还俗,“共谋朝政”。被法师再次婉言谢绝。 
  六月下旬的一天,太宗召玄奘法师闲聊,玄奘便乘机将自己考虑已久的请太宗为《瑜伽师地论》作序的想法告诉太宗。太宗一口答应。当即遣使回长安,从弘寺取来已译成的100卷《瑜伽师地论》稿。太宗不顾体弱,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将《瑜》经译稿看完。经久酝酿,御笔疾书,781字的《大唐三藏圣教序》一挥而就。太宗在《序》中高度赞扬玄奘法师舍身求法,西天取经历尽艰辛的大无畏精神,赞颂他“总将三藏要文”“译布中华”的不朽胜业,是“将日月而无穷”,“与乾坤而永大”。其时,太子李治奉闻圣文,也写了一篇《述圣记》,给予法师以很高评价。第二天,在玉华宫庆福殿举行了隆重的宣《序》仪式,太宗尊玄奘于上座,使弘文馆大学士上官仪宣读御制经《序》。太宗御笔《大唐三藏圣教序》文笔典雅,文辞精美,其盛举传为千古佳话。
  唐太宗在与玄奘法师多次会见后,法师那谦恭朴实、博学识广、才华横溢的品德,给太宗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太宗想起皇宫内保存的一件十分珍贵的百金云水磨衲袈裟,认为只有玄奘这样的高僧才配披用,遂遣使回长安取来。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农历七月十三日,在玉华宫的玉华殴举行隆重仪式,把这件袈裟和一把珍宝剃刀赐于玄奘法师。
  此时太宗病情减轻,遂认为是信仰佛教的结果,便于九月一日,在五华宫颁布诏书,令京城及天下诸寺度僧。九月十八日,又颁发《佛遗经教施行敕》,要求全国各级衙门差书手多写经本。十月一日,《能断金刚般若罗密多经》在玉华宫开译,不久译成。十月十六日,玉华山已进入深秋,清凉寒冷,这天玄奘法师随太宗一起返回京城长安。
  第二年唐太宗病逝,太子李治即位,史高宗皇帝,于公元650年改元永徽。是年,陕西及全国不少州县发生严重旱灾和蝗灾,夏秋收成甚微,百姓贫困。高宗敕令各地开仓赈济灾民。九月三日,又下诏废玉华宫为玉华寺,将宫苑内原属百姓的田宅土地归还本主。从此,关中最大最为秀美的帝王避暑行宫,改作佛教寺院。
  高宗李治也很重视佛教,对玄奘法师也十分尊崇。显庆三年(公元658年)正月,玄奘奉旨移住新建的西明寺译经。他见过去译成的《大般若经》残缺不全,且错误很多,久怀重译大愿,遂决心重译。《大般若经》卷帙浩繁,不仅需要很长时间,而且要有一个安静的环境,玄奘又由于多年劳累疾病缠身,觉得玉华寺清幽僻静,气候凉爽宜人,是个理想的译经场所,遂上表高宗皇帝,请求去玉华寺。高宗很快批准了玄奘的请求。显庆四年(公元659年)十月,60岁的玄奘法师同门徒高僧一行前往玉华寺。同玄奘一起到玉华寺的,除高足神昉、嘉尚、普光、窥基等人外,还有大德弘彦、释诠、大乘钦、玄则、玄觉、宝光及大学者沈玄明等。
  《大般若经》是玄奘法师在玉华寺所译经卷14部中最大的一部,也是法师一生地佛经中最大的一部。这部经卷全称叫《大般若波罗密多经》,意为“智慧到达彼岸”,长达600卷,10331纸,16分,265品,20万偈,1257法门,399义。是释迦牟尼佛22年中在四个地方分16会说的。其主旨在于阐明宇宙万事万物都出于“因缘和合”,故其“自性本空”,后世称其“空经”。玄奘地师及其高足窥基所创建的法相宗,乃至与法相宗相对的法性宗(三论宗),都是在这一理论基础上建立起的佛教哲学体系。《大般若经》是佛教各宗的一部根本大典。在整个翻译过程中,玄奘法师全神贯注,每段每节,都将三种不同的梵文本仔细对照,贯通经意后方才郑重下笔,写成后又再三推敲。因而,译成汉语的《大般若经》,无论名相安立,还是文字贯练,无不准确恰当,真是“一语之安,坚如磐石,一义之产,灿若晨星”。而且还矫正了旧译许多讹谬,开辟了中国译经史的新纪元,经过四年的艰苦努力,终于于唐龙朔三年(公元663年)十月二十三日,完成了这部20万颂(600余万字)的煌煌大典的翻译工作。《大般若经》译成当日,玉华寺举行了隆重的请经仪式。在玉华寺译成的其他13部经卷,都是玄奘法师在翻译《大般若经》的前后,抽空插译的。
  玄奘从印度取经归来的19年中,前后共译经论75部,总计1335卷,每年平均译经70卷。而在玉华寺四年中,年平均译经170卷,且身体状况大不如以前,可见玄奘为弘扬佛教、鞠躬尽瘁的精神。后世人称玄奘所译之经为“新译”,将玄奘与东晋时代的翻译家鸠摩罗什并称为中国译经史上的两大译圣。如今,印度失传的许多经卷,在我国仍可找到。这都应归功于玄奘法师。由于玄奘法师在玉华寺译经取得的巨大成就,人们又将他称为“玉华法师”。
  晚年的玄奘法师,由于长期过度劳累,健康状况每况愈下。麟德元年(公元664年)正月,玄奘法师深感身心日衰,对前来探望他的僧众讲:倘若无常前来,你们为我送终,应当俭省从事,用苇席裹体,选择(玉华)山间僻静处简单安放。二月五日半夜,大唐三藏玄奘法师安然告辞人间,圆寂于玉华寺肃成院,享年65岁。
  三月十五日,高宗下敕,要按京城僧尼意见,为法师造一上好棺木,入敛送葬,但门人属守法师遗命,仍以苇席裹体,奉旨运往长安。四月十四日,玄奘遗体被送往浐河以东的白鹿原墓地时,京城僧尼及百姓百万余人为之送行。四月十五日,玄奘法师遗体安葬在白鹿原墓地。
  玄奘法师圆寂后,在玉华寺所译经卷,敕命运往长安大慈恩寺收藏。而此后,玉华寺便渐渐失去往日的昌盛。中宗李显时,因朝廷权力之争,王公大臣们无心光顾玉华山避暑礼佛,玉华寺建筑群因无人维修而渐渐破损。唐玄宗天宝十五年(公元756年),安禄山、吏思明部攻入关中,玉华寺建筑群遭到严重破坏。后世,虽曾多次修建,又屡遭破坏,但玉华寺的佛教活动却一直没有中断。不过,以后的玉华寺再也无法与盛唐时的玉华寺相比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当地政府对这里的森林植被和玉华宫遗址进行了保护,成立了林场和文物管理所。玄奘法师手植的娑罗树、监造的金刚座、佛足印、部分佛像、洞龛石刻较完好地保存下来。原玉华宫之“正宫”、“东宫”、“西宫”遗址至今明显可见。周围32平方公里的森林植被如今是秦岭以北植被保护最完好的地区之一。1964年,赵朴初曾在玉华寺遗址发掘出的金刚座的拓片上题诗:“片石勒银钩,象教赖不堕。虽失天人师,犹留金刚座。想见翻经手,磨勘往复过。千载如晤对,心光照天破。”表达了赵朴初对玄奘法师无限崇敬之情。
  至于玄奘法师的遗骨,后世屡遭磨难。在玄奘法师圆寂后五年,唐总章二年(公元669年)四月八日,高宗皇帝下敕将玄奘遗骨改葬于樊川北原、今长安兴教寺墓地,建塔供奉。唐僖宗广明元年(公元880年),黄巢起义军占领长安,兴教寺墓塔被毁,佛门弟子遂将玄奘灵骨护迁于终南山紫阁寺。100多年后,北宋端拱元年(公元988年),金陵(今南京)长干寺僧可政和尚,在紫阁寺发现玄法师灵骨,遂秘密奉往金陵。39年后,宋仁宗天圣五年(公元1027年)二月五日,始由唐文遇等改葬于南京雨花台畔天禧寺之东岗,建塔供奉。明洪武十九年(公元1386年),又由黄福灯等人迁葬于天禧寺之南岗三塔之上。
  1942年12月,侵华日军占领南京,在施工中发现玄奘灵骨。侵华日军指挥官稻田大佐欲将其全部掠归日本。后由南京各界爱国人士的抗议,汪精卫政府迫于舆论压力,与日军交涉,日方才答应将灵骨分为三份:一份留南京,一份留北平,一份归日本,1955年,日本应台湾当局要求,又将玄奘法师灵骨一分为二,一份留日本,一份送归台湾。送归台湾的灵骨,安入在日月潭青龙山麓新建的玄奘寺。 
  1956年,周恩来总理访问印度期间,印度总理尼赫鲁提出,要修复玄奘法师曾在印度留学五年的那烂陀寺,并定为名“玄奘学院”。周总理将供奉在天津大悲院的玄奘灵骨,亲手转赠给印度总理。然而,令人至为遗憾的是,玄奘法师圆寂地——玉华寺,至今却无缘供奉玄奘法师灵骨!
  玄奘法师是中国唐代高僧,中国佛教法相唯识宗的创始人,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位伟大的思想家、翻译家、旅行家、中外文化交流使者,是中国和世界史上的文化伟人。他的业绩和精神不仅为后世海内外佛教徒所敬仰,而且已成为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玉华寺是玄奘法师译经和圆寂的地方,是佛教法相宗的祖庭之一,在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为海内外佛教徒关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铜川以及陕西省佛教界多次向铜川市政府建议修复玉华寺,并在玉华山建立玄法师纪念馆。1993年,赵朴初会长还为铜川题写了“玉华宫”、“肃成院”匾额。铜川市政府认真研究了佛教界的建议,并派员同中国佛教协会、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玄奘研究中心、中国宗教会地有关负责人多次研究论证,一致认为,无论从纪念玄奘法师、合理安排佛教活动场所,还是建设玉华山风景名胜区,修复玉华寺和玉华山玄奘纪念馆,都是必要的。玉华山已被陕西省政府批准为风景名胜区,风景名胜区的总体建设规划,已经陕西省人民政府批准。铜川市政府也业已批准佛教界建议,同意将原玉华寺旧址作为修复玉华寺和建立玉华山玄奘纪念馆之用地。
  修复玉华寺和新建玉华山玄奘纪念馆,不仅是铜川和陕西佛教界所关心的一件大事,也是海内外佛教界共关注的一件大事。为慎重对待这一问题,征求各方意见,1997年12月28日,铜川市市长陈双全和分管宗教工作的副市长曹玉过等人,专程拜见了赵朴初会长,征求对修复玉华寺和修建玉华山玄奘纪念馆的意见。赵朴老在北京医院病房接待了陈双全一行(见题图),就修复玉华寺和建立玉华山玄奘纪念馆,发表了重要谈话。他说,玄奘法师从印度回来后,译经译了1300多万字,中外古今还没有人翻译那么多的经,而且还是古文、梵文,真是了不起!他说,你们修复玉华寺、玄奘法师纪念馆,我非常赞成,我们会尽力量支持你们的。他还就寺院的布局和塑像作了重要指示。相信在中国佛教协会、海内外佛教界的共同关心下,玉华寺的修复和玉华山玄奘纪念馆的建成,指日可待。这里将再次成为海内外佛教徒朝拜的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