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8年第2期   第4页

  我是一个建筑工人,每天必须早出晚归,加班加点。不如此就不能如期完成施工任务。
  约在一个月前,我曾汇款到贵社索阅《佛经导读》和《大梵式佛音——敦煌莫高窟坛经读本》各三本。为什么要各索三本呢?因为我还有两个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一个叫王学民,一个叫尚延力。当初我就是受他们二人影响而决心习佛的。我们彼此平时都很忙,见面交流的时间少。为了同蒙法益,所以我多索几本,以便我们人手一本,深入阅读,如法研习。
  何主编,我有个建议,希望多印些印送些黄念祖老居士的著作。
  现在,社会上还存在这么一种情况,好多结缘的佛学著作被某些人标上高价出售了。有违印者初衷。我诚恳希望佛教界重视此事,保证佛学著作正常流通! 

   韩雪松


  我今年订了《佛教文化》杂志。来了第一期就令我非常喜欢。
  看了第一期中的《参透佛心·回报社会》,激起我的共鸣。看到陈教授说:“要花十年时间自我充电,在静坐中从容不迫地研究佛法与人生真义。”深有同感。我知道,我们在家居士,需要通过静修来悟解不生不灭的真相。只是我们凡夫在物欲大潮中转得晕头倒向,没有福份,没有愿力勇气放下名利而追求真理罢了。
  能否请陈教授为我们讲一讲在家居士如何处理好静修与动修(边工作边修行)的矛盾关系?为了静修,而放弃比较稳妥但又限制较严的职业,另选择自由职业,这一想法是否应为家人所接受?
  梦影居士


  过去二年了,今年又捧读到了令人豁然开眼的《佛教文化》,于是迫不及待地通夜展读了大半,那种心灵深处所得到的慰藉,真是难以言状。1995年我曾订阅贵刊,为之神往。后因工作调动而中断二年,深为遗憾。相比之下,今年的办刊质量较之以往已“今非昔比”了。然细读之后,仍觉有不少地方尚待改进,为共同负责,特将几条意见诚奉于下,乞望重鉴。
  一、建议“目录”中对封面、插面也应列入。
  二、在“佛刊文萃”栏目中,选摘之文,应力求文题相符,也要精。
  三、贵刊在全国是很有影响的佛教刊物,尤其它的宗教属性和文化属性,更应给人以赏心悦目的效果。这方面应当精益求精,如第48页的“梵呗清歌”,能否想办法避免手工书写?
  四、刊中文章,校对疏漏相当多。
  张其康


  我今年订了一份贵刊,读后十分满意,钱没白花。贵刊有深度、有力度,大气凛然,是一份精品。无论内容、编排、印刷都可立于报刊之林。但是我希望能更加通俗易懂,接近僧人,接近更多普通的大众。
  陈荣升


  [本刊讯]1998年3月下旬,全国近30家佛教杂志负责入将汇聚首都北京,就全国佛教刊物的资讯交流和通联工作展开讨论,研究措施,制定协议。促成这次会议的缘起,是今年“纪念佛教传入中国两千年”的特殊因缘。这一千载难逢的重大际遇,也使得中国佛教两千年来第一次全国范围的资讯交流工作得以实现。这次会议由本刊和《法音》杂志、中国宗教学会会刊《大道》共同发起,会议预期三天。预计这次会议将产生佛教资讯工作的具体办法,争取逐步使资讯交流工作制度化和经常化。
  (本刊通讯员江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