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8年第2期   第1页

且容小僧伸伸脚

何云


  前人小品有一则笑话,说一位年轻和尚与两位儒生同船赶路,两位儒生大小都是有点功名在身的人物——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主流文化中人,自然一路意气风发、高谈阔论。小船不宽敞,那年轻和尚自觉地蜷缩起来,在一旁洗耳恭听。听着听着,他觉诧异,脱口请教:“听二位说.那尧舜竟是一人还是两人?”儒生答曰:“当然是一个人!”“那么——”,和尚又举出一位复姓(四字名)的历史人物,问道:“这是一个人吗?”儒生不屑一顾:“这都不明白?当然是两个人的名字啦!”年轻和尚笑起来,把脚舒舒服服伸展开来,道:“如此说来,且容小僧伸伸脚!”
  近半年来,我时常想起这则笑话。
  从去年开端的东南亚金融危机,直到今天还没见到有收场的迹象,最近几天的报刊(3月上旬)还在用“经济遭受灭顶之灾”来形容“东亚四小龙”的韩国等。与其他国际重大事件(包括海湾再燃战火的危险)相比,中国老百姓独独对于自己周边的这场“金融风暴”分外关注——这就好比一场洪水已经把你家四周邻居房屋给冲得稀哩哗啦了,你还会躺在自个家里哼小曲、看电视么?老百姓太需要安全感了。这种安全感不仅仅来自于中国领导人关于“人民币不会贬值”的一再承诺,还需要来自文化深层的价值支撑,精神预防。比如,当初面对“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东亚奇迹,如有贤者给咱百姓和官员多讲讲“成住坏空”的道理,就一定是极好的一剂预防针!
  那么,在这以前,关于“东亚经济奇迹”,我们听到什么人讲得最多?不是经济学家,不是政府官员,甚至也不是那些创造了“奇迹”的弄潮儿企业家们,是学者,确切地说来,是一些以复兴东亚儒教文明为已任的新儒家知识分子,支撑这一“复兴”重任的最有力证明,便是“东亚经济奇迹”——他们告诉世人,“东亚四小龙”都是儒教文化圈的产物。其论述周详,信心十足,从80年代中期直到东亚平地惊雷“灭顶之灾”前夕,这种“儒教伦理与东亚经济奇迹”的咏叹调牢牢地占据了海内外华人论坛主流,十余年间,铺天盖地,热闹之极。
  不过,今天面临“灭顶之灾”,从国际金融机构到各国政府,从经济学家到平民百姓,所有的人都忙着防火、救火,那些倡导东亚“儒教文明”的先生们却何在?怎么在媒体上忽然销声匿迹了?
  我并无调侃挖苦之意,那至少有失厚道。我想说的只有一点:光有“新儒家”是不够的,在如何看待东亚经济乃至整个东亚文明上,佛教也应当发言,应当算上“新佛家”这一家。
  1996年10月,在北京的一个中日两国佛学会上我发表“东亚佛教文化圈三问”之文,千呼万唤东亚“新佛家”。这当然只是书生之言,丝毫不能证明我有何高明和预见。那篇论文不过是说,如果儒家“勤俭”价值观创造了东亚经济奇迹,那么“奇迹”之后,“悲智”的价值观就非常必要了,佛教有责任帮助世人,确立看待经济“奇迹”的正确立场, 当时,我大胆将这一立场简称为乐极生“悲”和急中生“智”。
  现在看来,今天东亚这艘船上,“小僧”可以开开口,伸伸脚了。不过,佛教怎样才能帮同船过渡的人们增加安全感呢?举两例:一是日语的汉字“觉悟”一词,与我们中国人使用的“觉悟”同出于佛教,但含义却是“做好精神准备”,此义我以为深得佛祖苦心,而且发为彼邦所有老百姓日常用语,厥功甚伟。二是我在五台山曾目睹乾隆御笔,这位身享盛世的“十全老人”面对作为五台山象征的大白塔,吟诵道:“既成必坏有名言”——名言者,佛家“成住坏空”教诫也。
  悲乎!今日之世,谁来为大众多讲点“成住坏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