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5期   第38页

漫谈金刚力士

文/翁佶


  大抵造访过中国佛教寺院者,都知道入寺先要经山门。“天下名山僧占多”,为避尘喧,利修行,寺庙基本上多建于山林,故习惯上把寺院大门唤作“山门”。山门一般有三个门,喻意为“三解脱门”,即空门、无愿门、无相门。这三座门常建成殿堂式格局,有一殿三门,也有将中间一门建为殿式,“山门殿”或“三门殿”由此而得名。
  金刚力士像就供置于山门殿内,好比寺院的门卫传达。金刚力士是佛教的护法。人们习惯略称之为“金刚”,但其不同于身着甲胄的“四大金刚”,四大金刚则为四大天王之所指,即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北方多闻天王,他们供置于天王殿中。
  金刚是梵文Vajra(伐折罗)的意译。《圆瑛法汇·金刚经讲义》中对金刚一词诠释为:金刚者,以真金久炼而成刚,具有坚固、光明、锐利三义。因此以金刚譬喻佛教护法力士的威猛、坚强、能摧毁一切魔扰邪患,由如斯勇武的卫土护持,佛陀自然可以安心宣弘佛法了。一般寺院山门内,左右两侧各安置一尊金刚力士像。其造型都为上身裸体,肌肉饱满,躯干魁伟,作忿怒相,有的手执金刚杵,金刚杵是古印度的一种兵器,用金属或硬木制成,长8指至20指不等,中有把柄,两端有独胜及多胜刃头,佛教密宗用其表示坚利之智,断烦恼,伏恶魔的法器。金刚得杵,如虎增翼,更添威武气势。金刚形体塑造均呈紧张之态,咄咄逼人,好似一触即发,十分生动。往往使人一步入佛寺大门,睹得金刚之相,心中顿生敬畏之情。其同寺内慈祥、和蔼的佛陀、菩萨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明朝时,多在山门内另设金刚殿,专司供奉金刚力士像,以后则移至山门殿内,直接把持兰若门户,日久便成常制。据《大宝积经》卷八《密迹金刚力士会》中说,昔,勇郡王有二子,一名法意,一名法念,二太子各言其志。法念太子誓言愿诸仁成佛道,身常劝助,使转法轮。法意太子则立誓,皈依佛法后,要常亲近佛,愿为金刚力士,普闻一切诸佛秘要密迹之事。后来法意太子遂成为佛陀五百密执金刚侍卫的首领与代表,称之为“密迹金刚”。当了护法侍卫队长后,自然要担负起警卫任务,看护僧伽蓝门庭,把守山门,坐镇门卫室。由于外来户“金刚力士”唯一位而己,所以中国早期佛教的金刚力士也只有一尊。鉴于中华民族历来视双为吉,讲求对称协调之美,加之对金刚力士的职责,若用中国传统文化观念加以理解,其与把守门庭之神郁垒、神荼以及尉迟、秦琼可称得上有异曲同工之处。孤零零的一尊密迹金刚不太合乎中国人爱对称均衡的习惯,进而又添上一位。隋代智〓所著《金光明经·文句》中解释说:据经文,金刚力士只是一位,现在佛寺里却有两尊像,这乃是适应外界情况变化,多一位亦无多大关碍。佛教自两汉之际传入中国后,不仅在各方面对中华文化产生了巨大影响,同样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中华传统固有文化的影响和同化。后来经明代《封神演义》的一番艺术加工,使两位金刚力士进一步汉化,将其说成是哼哈二将郑伦、陈奇死后封神而成。不过,了解佛教者对这类说法多一笑置之,权作戏言耳。然而中国百姓对汉化的金刚,更觉容易接受,所以民间习惯上把佛寺山门内的金刚叫作哼哈二将,他们已成为地地道道的中国金刚了。
  北京西郊碧云寺山门内原有两尊相传为明代刘蓝所塑的哼哈二将,形象塑造的维妙维肖,栩栩如生,可惜在文革中给砸毁了。目前我国现存最古的金刚力土像是河南安阳宝山大住圣窟入口两壁上的两尊隋代金刚像。此外麦积山、云岗、龙门石窟都遗有金刚力士的雕塑造型。只要哪儿有佛法住持,哪儿就会有金刚力士的身影。作为圣教护法,他们始终孔武怒目,默默无闻,忠心耿耿地把守着兰若山门,护持着庄严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