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5期   第34页

结缘普净莲社记

文/陈耐轩


  正是清明时节,返故里扫墓者甚多,从上海买票到浙江上虞不仅要排长队,三天后的票也很难买到。我们好不容易购得两张站票,已很满足,忽然售票员叫住我们,又换给两张坐票,我们真是喜出望外,暗想这是我们的因缘。这次我们千里迢迢,是应朋友之邀,征得普净莲社的住持释智正法师的首肯,从北京来到莲社。
  确是“清明时节雨纷纷,”汽车到达篙坝镇时,下起雨来,且越下越大,我们举目看到邮局,就进去想打个电话与莲社联系。女工作人员热情地很快接通电话,说山上马上有人下来接,询问电话费多少?说不用了,他们与莲社有很好关系。这令人惊奇,现在社会常常对外来客不“宰”一下已不错了,还如此热情相待,这说明莲社的法师在这镇上的德高望重与民众结下良好的因缘。很快一位壮实的女青年工下来帮我们拿行李并领路。最后问及要多少报酬时,亦说是莲社的法规,不收分文。虽然是在雨中,顾不上多欣赏这里多姿多态的风景,但一路上山坡间盛开的杜鹃花在雨中显得更加清秀艳丽。像在笑迎我们。我丈夫有脑溢血后遗症,左腿行走不太方便,在山下一听到莲社要走约一小时的山路,心里踌躇起来,但在朋友捎给的一根不起眼的木杖协助下,竟然并不很吃力地用40分钟的时间,在泥泞和流沙的山路上走到了莲社,这不能不说是有奇迹。我们分别被安顿在男女寮房里,室内插有新鲜的杜鹃花,一盘鲜果,沏好了一杯清香的热山茶。据了解这不是专门招待我们这样做,凡是来此的所有佛友、居士都受到热情接待。晚饭时,我们在斋堂与大家一起用斋。没想到桌上斋饭很丰富,味道也很鲜美,而它又都是在这山上生产的蔬菜瓜果,真令人怡然。
  过去我们从未在寺庙里生活过,觉得那里庄严不可随意亲近,不是所有道场都能接待佛友居士。我们虽已过花甲之年,还是第一次体验茹素、念佛、劳动的生活。晨钟暮鼓把我心头的一切烦恼、迷茫都驱散得“心无挂碍”。跟着大家一心念佛。虽不能达到一切皆空,但全身心是从未有过的那么清、那么静、那么净。至今我一静下来,耳边就有晨钟暮鼓的回响,我就轻轻地念起“南无阿弥陀佛”。
  莲社是以茹素、念佛、劳动(劳动自愿,随各人之条件与心愿)为首,共同护法修净,务求解脱自在。我所见到的确实如此,这里有如律如仪的优良道风。除几位法师、僧侣外,都是来自各地的信众,在此做斋饭的只有一个专人,可是到做饭烧水时,却有好几位在此忙碌,饭后又有人主动帮助洗刷、整理菜园。院子和厕所都打扫得千千净净,尤其厕所,虽不是现代化的抽水设备.但每次用后,各自都自觉地冲洗得不留污迹和异味。天气一晴朗,又有人主动地把所有寮房的被褥拿出来晒洗。这些信众绝大多数是知识分子,他们虽然在多次“运动”中受过坎坷的遭遇或经历过不同的劳动,但在这里的劳动与以往接受“再教育”的劳动截然不同,这是自觉的,为了净化心灵,利己利人的一种欢快的劳动。我深深地受到感悟。
  在莲社的日子里,受智心法师热情接待,他还给我们介绍该社的历史和今天。它位于浙江省上虞县篙坝镇卧龙山上,初建于南宋,清乾嘉时重建于现址。1987年起上海部分佛友应邀发心成立“卧龙山普净莲社护法小组”,与当地信众在此维持管理。卧龙山方圆数十平方里,山峦起伏,森林密布。莲社位于山脉北侧山岙之中,后倚主峰“金刚峰”,远眺杭州湾,前临杭温公路,俯视曹娥江、南下新昌、天台一线,北望绍兴平原,全收眼底。山脉走向如长龙盘踞,登山路起自龙尾,拾级而上,沿龙脊逶迤登高,历二百阶,渐入密林深处,最后抵于龙之颈首,山就以此“卧龙”为名,莲社广植果木修竹花草,菜田果园茶山交错疏布,是个天然的园林,又是个自给自足的乐园。晨钟暮鼓,早晚诵经念佛,诚为佛门之胜境,修持之良所。此处来往交通又方便,沪杭宁火车直通上虞,再换乘长途汽车一站即到篙坝镇。
  智正法师工作很忙,他还抽空来我们寮室交谈,用浅显易懂的事例给我们讲解佛法道理,身教言教,我们受教益匪浅。临别时还赠送了我们许多书籍、电子念佛机等等,我们感到很过意不去,他很客气地说,这是“结缘”,应该收下。最后我们提了一条建议:这里的食宿总共五元一天,太便宜了,不是单纯经济观点,也应能维持莲社的发展。而且也应合理收下小工提取行李和为行动不便者抬竹椅上下山的工夫费。智正法师只是淡淡一笑。最后他代表莲社同仁竭诚欢迎诸方大德上山指教,愿与佛友共建念佛道场,衷心祈盼同登极乐。
  我们愉快地与上虞普净莲社结了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