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5期   第29页

商海禅学企业家

文/陈全林


  一、儒商潮流

  “儒商现象”被称为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三次商潮,指“知识分子从商现象”,它把社会改革的经济目标与人文目标结合起来,把传统文化与时代精神融为一体,既要有先儒“经世致用,达到兼济天下”之精神,又要有今人“广开财路,通时不羡高权”之风度,注重个体“自我价值”的实现。一时以《论语》《孙子》《老子》为商海战术的文化人很多,但以佛学原理经商犹其以禅宗之道取胜者国内罕见,而港台,日本则大有人在。在国内,牟其中仿《论语》,薛永新尚《老子》,黄丕通号称“少年儒商”,在经营中坚持“以诚为本,以礼待人,以文结友”,既发展现代企业,又弘扬传统文化,大兴慈善,教育事业。日本“现代企业家精神导师”涩泽荣一声称“把现代企业建立在《论语》和算盘的基础上”,学界称之为儒家资本主义”。

  二、他山之石

  日本民族善学人之长,致己之用,中国禅学对日本文化影响极大。日本企业家在世界商海中占重要地位,这与日本民族的坚忍,好胜,求高精神分不开。日本茶道的至境就是禅,训练武士及忍术都要修禅习静。日本企业家把禅学灵妙地用于商战,这在田中道信自传《销售鬼才》,松下幸之助《经营成功之道》系列中有披露。日本大企业家多具禅者精神:坚韧、刻苦、博大,重心性之道。
  日本松下电器公司创始人松下幸之助在无学历无雄资的条件下,凭着信念和毅力创建商界奇迹,以人为本,注重自我,发掘潜力,培养爱心,尊重人格为其策略,他本人具有出众的智慧,谦虚精神、耐心,此为心性之道。日本丰田汽车公司董事长办事谨慎、善待时机,以“忍”闻名,“坚忍卓绝”为其经营哲学;日本索尼电子公司创办人盛田昭夫具有超人的独立精神,宁肯自己创业,不愿继承父业,一生勤奋好学,最早以五百美元起家创业,不但成了“全球最富有诱惑力”的老板之一,也为日本经济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他的秘诀是:勤奋、踏实、向前、诚信。日本禅宗大师铃木正三说:“要摒除私欲,全神贯注地追求利润,但是你永远不要享受利润,你应该利用你的利润去为别人做好事”。日本大企业家多有此风。
  在《销售鬼才》中,田中道信讲:自己因不谙处世之道,在经营中“没有一点宗教精神,也不懂艺术”而失败,后来在社长的指导下修习禅学,修心养性,完善人格,得智慧而取胜,田中精研《禅宗要典》、《菜根谭》等书,不断反省自我,领悟禅宗心性之道,“生死两茫茫,此为佛家一大因缘,生死之中有佛在,故无生死,生死即涅槃,有此心得,便无悲无喜”,此语促成田中开悟,终于,他重返商界,创造辉煌。他所谓“经营者要有点宗教心”,指要有献身精神,慈悲之心,广阔之胸,这样才能在生活,经营中游刃有余,海阔天空,拿得起,放得下,在空灵自在中致胜。忘我而后得真我,忘生之后能永生,性空心明,能生定慧,这是成功之本。
  松下幸之助的军师加腾大观是位高僧,以佛门大智慧助松下成功。松下有妙语:“公司即道场”,公司也是为社会培养圣贤的地方,经商如修行,是一种严格的精神训练。他说:“长期修禅的商僧,不论社会上发生哪一种变动,他都能够泰然自若,考虑着自己该做的事,并尽量减少错误。”松下在自传中多次提及日本弘法大师,日莲上人的艰苦卓行,他本人就有超人的定慧力。

  三、禅学经世

  禅宗贵“定慧妙用”,定力要在生活中炼就,慧力须于尘事里显发。优秀的企业家能为企业、社会创造财富,其行就是大乘“菩萨行”。总结出六大“定慧妙用术”,供企业家参考:
  (1)运筹帷幄,决胜于里。优秀的企业家决不盲目决策,在心中“洞然明白”后才决策。禅宗将“心中黑漫漫地”禅人称为“黑漆桶”,将“只见一边”的禅人称为“徐六担板汉”,大禅师“光明透脱,心中皎然,圆满无碍,任运纵横”。企业家决策时不可“心中黑漫漫地”,不可“只见一边”。禅宗有许多“莫…”格言,我称为“莫字关”,如“莫妄动”,企业家决策而后行;“莫放逸”,企业家应注重品性修养;“莫错会”,对内部人员,商谈对手之意要“尚洞明白”,不因错解人意而决策失误;“莫草草”,三思而慎行,“莽莽撞撞招灾殃”;莫被瞒,企业家要心眼具明,不可被内外所瞒,要如禅师”顶门上具眼”;“莫被谩”,勿上人当;“莫忙著”,要沉静安和,切忌忙乱,应“忙里偷闲,闹中取静”;“莫令空手”,要“一招中的”,勿劳而无功。莫随他去,莫奥恼,莫乱做……这些格言在企业管理与商战中皆有妙用,禅门智慧,的确不凡。
  (2)心静神安,雍容大度。古云:“宁静致远”,“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佛陀拈花微笑,迦叶阿会禅法,企业家就心静神安,仪容优雅,面带微笑。对内对外都能使人心悦诚服。”冷静观人,理智处世,宠辱不惊,去留无意”,“修养定静功夫,临变方不动乱;操持身心,收放自如,满腔和气,随地春风。事上敬谨,待下宽仁”。确为禅宗心法。
  (3)内外统一,知己知彼。内心与外表,实力与环境相统一,方有和稳气象。“外”既包括自然,社会环境,也包括酒色财气。企业家还要能与人合作,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4)心量财源,释然无碍。佛家认为心量有多广,福报(财为其一)有多广。企业家对内有员工,对外有客户,禅宗提出:“宽严得宜,勿偏一方。慎德于小事,施恩于无缘,律己宜严,待人宜宽”,可为对内法则;“谦能受益,满即招损,厚德载物,雅量容人,大量能容,不动声色“可为对外法则。企业家若有“大家发财,共同致富”之心,可内得人心,外得人和,企业家若能福益苍生,则“功德无量”,但不宜执着于“我为社会捐了多少钱”,真正的功德在释然忘我的奉献中。《金刚经》云:“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5)实力机运,心如明镜。对禅者,若无实修之戒定慧功,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无多益。企业家的实力内要真才真品,外要经济基础。日本索尼公司之父昭夫以五百美元起家,成名闻全球的大老板,主要靠内实力:坚忍、勤学,独立。“心如明镜,物来显影”,企业家就能准确决策,不被事惑,“圣人无心,以百姓心为心”,别人的心也是一面镜子,企业家宜“内外并照”。禅者开悟,“当机即见,拟思即乘”,商界机运,有时必须当机立断,迟疑即失。
  (6)事去心空,海纳百川。商界亦“是非争斗”之地,道高禅者“在尘出尘,在欲出欲,随事去,心随空”。企业家只有事去心空,才能心定神安,不为事惑乱,精力充沛,勇往直前,要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之心。

  四、禅修治养

  (一)说食不饱,禅的妙用不离定慧薰修。企业家应“修行”,紧张、躁烦、空虚为时入通病,精神抑郁,身心疾病相应而生,企业家劳心劳力,唯“治身养心”,方能挖掘潜力立于不败。 
  (1)事业·家庭·人际:不能因事业而失去家庭的温暖,家庭是企业家的“能源”,美好的入际是成功的保证。”性相圆融”,心灵与外物不可对立。
  (2)健康·安乐·归宿:健康、安乐是生命最宝贵的财富,归宿指生命的最高价值的体现,“发现自性的宝藏,回归本有的佛性”才是生命的归宿,不可学守财奴葛朗台。
  (3)宗教·艺术·修养:一个好的经营者要有点宗教心,慈悲为怀,济人利物,忘我奉献;艺术修养能带给企业家情趣,使企业管理更有艺术性,这些又可增强企业家的深度,是人生修养,“得诗家真趣,悟禅教玄机”,是为上乘人生。
  (二)治身之法。
  (1)放松术:A:吐纳法:平躺床上,或站或坐,双手轻置腹部,意守丹田,作深呼吸,感觉清新之气进入肺部,流荡至全身,补充精力,涤荡浊气。作用:增加肺活量B,倾立法:挺身直立,两脚分开,双臂上举,向右做倾斜运动,一分钟后再向左做倾斜运动。作用:消除肌肉紧张C:摩胸法,按摩括胸肌。作用:减轻括胸肌的紧张带来工作后的头痛肩痛;D.任舞法:自然起舞,消除疲劳。台湾学者提出“营养、运动、休息为企业家健康三要素,应注意之。
  (2)禅观术:禅家“五停心观法”:A,多欲修不净观:贪色者可于静坐观想人体白骨;B,多嗔修慈悲观;易怒者应于静坐中思维;嗔是无名火,能烧功德林,害己损入;巳多痴修因缘观:于静中谛思世间一切皆因缘所成,“争争斗斗无有闲,万事缘解尽成空”。D,多乱修数息观:心散乱者于静中数呼吸数而系心一念。E.多障修念佛观:障碍多者发心念佛以消灾免难。
  (3)觉照术:时时观察自己的心念,反省检点,恶念起则觉之,觉之即无,禅宗谓“觉妄即真”,天长日久,自可明心见性。”夜深入静,独坐观心,始觉妄穷而真独露,每于此中得大机趣;既觉真现而妄难逃,又于此中得大惭忸。念头昏散处要知提醒,念头吃紧时要知放下,不然恐去昏昏之病,又来憧憧之扰矣”。此为禅门内省修养法要。大儒王船山亦云:“自处超然,处人蔼然,无事澄然,有事斩然,得意淡然,失意泰然。”也是禅家应世之法。企业家于势(权)于福(高享受)有很大机会,圆悟禅师说:“势勿使尽,势尽祸生;福勿享尽,福尽缘孤”。《老子》亦道:“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每个企业家若能如此自问,如法修证,则近道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