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5期   第22页

问天堂何处

君冈

  大约是在1991年,有人拿了一幅《篝灯课读图》请赵朴老题跋。画的内容是一个在母亲身旁灯下夜读的孩子。年代和作者我都没记住,只记得似乎有董其昌、林则徐等多位名人题的跋,可以想见这画是不错的。前几天翻出了当时抄录的朴老题跋,重读之后深有感触。
  朴老写道:“可贵处,不在画。先看题,再读跋,啥缘由,许多名吏名儒都给它作了高评价?自古来,寸草春晖,永远有说不尽的话。问何处是天堂,它就在母亲脚下。”
  娑婆世界的人心中大都有天堂,不论这天堂是在现世人间,还是在未来天上,终归是人对美好、幸福的向往。可以说一个人的天堂观就是他的幸福观。人们心目中的天堂往往和满足个人心愿分不开。因此天堂常被描绘成应有尽有,供人随意享用。这种天堂只能是幻想,因为个人的心愿不论善恶都是无法满足的。当然,愿望可以是一种动力,但在宦海中沉浮,在金钱与名利场中拼搏,无法抵御欲望的煎熬,哪里是天堂?!
  朴老的题跋道出了他的天堂观,那就是平常。平常是人人可以做到,偏偏难以做到的。朴老的题跋和他平时提到母亲时一样,平实而无矫饰。这平实使人感到亲切,这不是一个领导人在讲话,也不是一个名人在谈心,只是一个回忆儿时情景的老人在表达思念母亲的亲情,是一个善良人的平常心。做人难。做子常人尚且不易,做一个中外知名的领导人自然更难。在一般人眼光中,名人、领导者拥有的是尊敬、赞扬、恭维……而个中甘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相信与赞扬、恭维相比,平常、清净更为宝贵。把在母亲脚下夜读视作天堂,正是平常心、慈悲心、清净心的反映,是本性的显现。人生起始本是赤子,原应是纯净的,是欲望的污染使人失去了本性,在追求幸福的同时也产生了无尽的烦恼。
  在母亲脚下夜读时的孩子拥有的是慈悲、清净与平常。佛教讲报恩,报父母恩是为第一。讲孝,且讲大孝,这是慈悲心的基础。不知恩报、不孝父母,不可能有慈悲心、纯净心。
  天堂是净土,欲求净土,当先净心,心净才是天堂。
  “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对于身在娑婆世界力求为善的凡夫来说特别重要。
  去除污染复归心净可以为官,这样的官不把权利当作实现欲望的手段,能为民作主;复归心净也可以经商,这样的商人不为个人孜孜钻营,能为众生造福。复归心净才能明白“有求皆苦,无欲则刚”的道理,懂得平常的价值。
  天堂何处,取决于一个人的天堂观。
  慈悲心、平常心、清净心是天堂之门,这门是需要勤修行、去污染才能摸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