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5期   第5页

《题万松图》的故事

王尧


  一九九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人民政协报》发表了赵朴初先生敬挽邓小平同志的哀诗:

  泪濯江河四海清,神州忍见大星沉,雄才远视无俦亚,盛德丰功孰比伦!?
  永忆十年遭丧乱,端凭巨手转乾坤,哀思共勉遵遗教,再展鸿图耀古今。


  其感情沉痛哀伤,抒发了诗人对邓公无限崇敬;对他力转乾坤,砥柱中流,带领全国人民走出危局的丰功伟业无比感念。在这里,不由得想起赵朴初先生对邓公三落三起的政治生涯中表现出来的智慧、毅力、果敢和勇气十分敬佩,他曾以一首“题万松图”的长诗呼唤邓公出山。”此公不出,奈苍生何?”正是诗人用铿锵的鼓角声,发出全国亿万人民群众心底下的最强音。
  那是一九七七年秋,著名画家、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吴作人先生一幅气势磅礴的水墨大画——万松图。请赵朴初先生题诗其上,赵朴初先生见到画面上表现出来的千山万壑、郁郁葱葱苍松,遒劲坚挺,拱卫大地,直干云霄,感念万端,略一沉吟,奋笔急书:

  著意画万松,夭娇如群龙,千山动鳞甲,万壑酣星钟,中有一松世莫比,似柳三眠复三起。眠压冬云八表昏,起舞春风亿民喜。喧天爆竹是心声,共助松涛争一鸣,枝扫氛霞光焰焰,骨凌霜雪铁铮铮。为梁为栋才难得,老不图安身许国。日月光华华岳高,愿松长葆参天色。

  赵朴老这首堪称史诗的文献,不胫而走,在北京传颂。因为一九七七年秋,两个凡是思想禁锢还在,小平同志还不能顺利出山,人们焦急,烦燥和渴求,已到忍无可忍之时。适巧,朴老把这首诗用他的生花妙笔写成条幅赐我(见图),我收到墨宝,喜不自胜,视若拱璧,顺便请好友胡德平同志共同欣赏,德平也非常兴奋,就转给耀邦同志看看,耀邦看后连声说:“好!好!送去给邓伯伯看看吧!”于是,这一条幅又曾经小平同志亲自过目哩!
  后来的历史进程,大家都很熟悉了,大型文献纪录片,《邓小平》有最为详尽而翔实的描述:“枝扫氛霾光焰焰,骨凌霜雪铁铮铮”,不就是刚刚翻过去的那一页历史的最好注脚吗?“为梁为栋才难得”,那是毛泽东主席亲自落笔,对小平同志的评价。“老不图安身许国”,完全托出小平同志的性格啊。一九七七年复出时,已是七十三岁高龄,他确实老不图安,把自己最后一段生命献给祖国和人民,正如他自己所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热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如今,小平同志已经长眠,走完他的历史道路,我们不妨用赵朴初先生这首诗来回顾一下。
  毛毛(邓榕)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对邓小平的政治生涯中带有传奇性的历史,有如下的描述:
  “三次被打倒,又三次复出;
  而且复出得一次比一次光荣,一次比一次更震撼人心。”
  她写的是短短几句话,可是,其背后却是“惊涛拍岸,乱石穿空,卷起千堆雪”,那是邓小平在中国历史的最险峻峭壁中的峰回路转啊!单说这最后一次的被打倒吧!那不正是在文化大革命全国性历时八年的动乱之后的一九七六年吗?那是要命的年头啊!中华大地万户萧疏,生产停顿,民生凋敝,国步维艰,真正是“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四人帮掌握国家大权,搞得全国满目疮夷,遍体鳞伤,真正是万马齐喑,无人敢讲,更令人惊慌疑惧的是周恩来总理逝世,全国人民陷入无限悲痛之中,而四人帮出于恐惧的阴暗心理,禁止人民追悼和记念周恩来,造成一片恐慌而诡秘的阴霾,人民是不可侮的,群众性的自发的在天安门广场百万人悼念周恩来,成为强有力的抗争。反映了人民的愿望和反抗四人帮的决心。 愚蠢而凶残的四人帮疯狂地镇压群众,把邓小平打成天安门“四五”事件的总根子和总后台,于是,邓小平又一次被彻底打倒,削去一切职务。历史,风驰电掣,九月九日,毛泽东主席逝世,十月六日,四人帮被擒,历史又戏剧性地翻开全新的,意想不到的一页。由于长期以来的思想束缚,两个“凡是”的教条在困缚着生机勃勃的群众激情,人民渴望着邓小平,呼唤着邓小平,当时”,“甲午海战”电影中的英勇捐躯的邓世昌的高大形象成为人民渲泄感情的突破口,于是,“邓大人”,“邓大人”在人民口碑上传颂全国,成为最为鲜活的群众呼唤。赵朴初先生这首“题万松图”的长诗,就是全国人民“期望邓小平,呼唤邓小平”最好的文学艺术的典型。
  小平同志逝世,四海同悲,我正在美国教书,到洛杉机总领馆灵堂哀悼,回家后草成此文,藏于箧中,今呈《佛教文化》。乞予斧正。

  此文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伯克莱加州大学客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