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5期   第4页

通联片语

  看到贵刊“从北大到五明佛学院”一文,深为震动。
  当今世界,红尘滚滚,追逐名利者几乎无暇顾及自己的灵魂,让烦燥充斥每一个毛孔,转而又抱怨没有一刻的安宁。以“北大”校名的含金量,在当今社会谋一份可心的差事,以“北大才子”的智慧在茫茫商海赚几万金钱,都不是望不可及的事。然而明海法师和释戒圆法师,却能舍弃常人视为珍宝的名和利,追求真正的灿烂光明,以自己的行为弘扬佛法,实为人之楷模!
  当我读到明海法师“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纸包,双手捧着,手有些颤抖地打开一层又一层。层层的纸大概是经过长期摩挲,显得有些破旧,最后终于露出一叠人民币。这是他一年来的积攒的衣单费,托我转交给他妹妹带回家给父母亲。”,禁不住泪流满面——既为他的父母,更为明海法师的佛子心。
  天下父母疼儿女,希望长相守,乃人之常情,情有可原,然能做明海法师的父母又是何其荣幸!真可谓大功德啊!
  今呈上人民币壹佰圆,权作一点心意,请主持转交明海法师收下。
  贵刊同仁常年辛劳,为“在辛苦劳碌的人世上,在兴衰成败的热梦中”的茫茫众生辟一方”菩提智慧的清凉”,真是功德无量。请接受我深深地鞠躬。
  山东 谭希贤


  《佛教文化》97第4期通联片羽所刊裴居士所提到的几点,看后颇有同感,罪业深重的我夙世还算植了点善根,今生有幸得遇恩师,接触佛教,使我由对佛教一无所知到虔诚信仰,得闻正法,在佛菩萨的慈悲加被下虽生性愚笨但也受益匪浅。不过,在日常生活中,由于我修行不够,对一些事情处理的不圆满,就显得固执了一些,有时在和周围人的相处之中还会发生一些误会。
  皈依三宝后,在老师和父母的支持下,我发愿戒肉吃长素,并每月吃十斋,我们公司效益不错,上班吃工作餐,生活水平很高。每餐不离肉蛋,平时我只吃点肉边菜,到斋日就只吃点米或馒头,对此大家很不理解,公司号召大家给希望工程捐款,领导每人带头捐了三十元,我没想太多就捐了五十,为此落了个“出风头”的议论,刚上班时见几十只灯管常亮着,每天就很注意关灯,一些同事背后议论说:领导都不在乎,职工何必逞能,后来只好在别人不注意时“偷偷”关灯。一次跟朋友一块乘公交车,她先上车给我占了个座,见有位老人站着,我就把座位让给了他,后来这位朋友半开玩笑半讽刺地说:“学佛把你学傻了”。给他们讲一些做人的道德规范吧,他们便给我戴上了一顶唱高调的“帽子”……
  山东 丁国玲


  毫无疑问,社会上流传的许多关于佛教的看法包含着深深的误解。扪心自问,这些误解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佛教界自身存在着一些问题。
  下面列举的现象当然不能代表僧界的主流,但是仍可以说,是无庸讳言的事实:极少数僧人没有庄严的法相,举止缺乏超尘脱俗的气质,看不出修行的表现:寺院被商业气息所笼罩,失去了佛教场所应有的清静氛围,僧人对有钱的大护法笑脸相迎,对穷苦人则应付了事。凡此种种现象都严重损害了佛教在人们心目中的美好形象。
  佛教自明清式微以来,很多人都在反省并寻找复兴之路。我以为,加强僧团建设、寺院管理、确立僧人与信徒之间的约束与激励的关系,是振兴佛教的当务之急。
  如果佛教界能很好地完成自我净化的重任,佛教在当代社会的弘扬便指日可待。
  我们——每一位心系佛教的人都期盼着……
  北京大学46楼1117室 张振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