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4期   第43页

主持寄语


  本期“通联片羽”发表裴居士的来信和仁源居士的答复信函,供大家参考。裴居士信中所提问题,在读者来信中有极大的代表性,读者朋友都表示在学佛的现实生活遇到这类烦恼。《佛教文化》将加强对这类问题的关注,约请居士或专家来解答之。欢迎读者朋友继续关注这个“焦点”,让我们一起为净化心灵、安定人心、祥和社会而共同努力。 陈东


  《佛教文化》杂志社:
  我在学佛的过程中,出现许多疑问,希望得到回答,前几天,有幸得到《佛教与生活》一书,是某法师把佛教与社会、生活结合起来的阐述,此书非常好,直指人心。可是在实际生活中,觉得自己信佛后似乎毛病反而多了。我信仰佛,成为一位皈依弟子时间并不长。但我觉得自己很有所得,并感到时时在得佛的加持。在这同时又觉得自己变了,变得很孤僻,不爱接触人,没事基本不出屋,与人交往、接触后就会增加许多烦恼。在与亲、朋相处中又觉得自己变得很小气了.以前在亲、朋面前是很大度的,破费几十是不犹豫的,心想,你让我花就花吧,像你们一个那么小气。现在不了,甚至到我兜里来掏,也不往出拿,心想,不欠你们的,我的钱得用到该用的地方。我没有进行过出世修练,但吃素已几年,荤腥已接受不了,并已一年过午不食。但由于工作,有时还要面临酒桌,这种场合及饮食我实在是不适应,尽力回避,可是又有人说了,你怎么不来呀,对谁有看法?我无言以对,前几天检查工作,进行了十几天,我都没有去陪吃,临结束时,心想不去又要有非议了,算是送行吧,面对酒桌,心中涌出《佛教与生活》中讲的随喜布施,尽量面带笑容。可是呈现在我面前的那些酒过三巡的人们,不是互相拍马屁(请佛恕我恶言),就是旁敲侧击,当然,我并不是觉自己很超脱,也知道自己修的层次还不够。但面对此情此景,我不能违心地说和他们在一起觉得很圆融。我很想呈现笑容,只觉得脸上皮很僵硬,如看一下镜子,当时的表情一定很难看,请问就这种世事人情应该怎样投入。


  裴居土裴树珍居士:
  您好!
  您的来信,反映了初学佛者的共同问题,在此对您作答,供您和有类似烦恼的朋友参考。
  一,您说自己“信佛后似乎毛病反而多了。”我看您其实是进步了。为什么呢?因为人本来都有毛病,只是平时不能自我觉察。这就好比暗室中本来有尘埃在飞舞,可是居于暗室的人一点也不觉得。当太阳东升透过窗户照进暗室时,我们就在阳光中看到了很多飞舞弥漫的尘埃,这些尘埃显然不是阳光照进后才有的,而是阳光帮助我们发现了它。同理,您的情况是佛教帮助您认识了自己原来没有觉察的毛病。
  二、您说自己信仰佛后变得孤僻了,因而与人接触交往增加很多烦恼。这说明您学佛后变得心静了,是一件好事。可是,因为心一静就自然会变得心细起来。这就难免被一些粗心的人引来烦恼。您没学佛时心没这么细,您与人相处以粗对粗,大大咧咧,所以自己的毛病和别人的毛病都感觉不到。就像古语说:“与恶人交,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现在您变得善了,感觉到了“恶人”之臭,因此而烦恼。这都是进步中的正常现象。不过,这时切记不要克制不住而动肝火,须知烦恼正是磨练心性锻炼意志力的好机会。佛教说“烦恼是菩提’,即是这个意思,烦恼能使人的精神境界得到提高、升华。这当然要看您怎样去把握它了。另外,分散注意力,想愉快的事,张嘴往外吐气或赶快离开引起烦恼的现场都是克制烦恼的有效办法。不妨一试。
  三、关于“小气”和“陪人吃喝”问题。我看,不是您变得“小气”了,而是您花钱变得理性了。这样说并不是主张您成为一个一毛不拔的守财奴,而是告诉您理性花钱不仅有益于个人,而且有益于社会,在个人方面,您可以“细水长流,吃穿不愁”;在社会方面,您可以拿出一些自己的积蓄去资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或事。这种“理性花钱”不比过去大手大脚随便把钱乱花掉更好吗?“陪人吃喝”的问题,您可将自己学佛的情况向别人解释清楚,善举总是能被人理解的。
  祝您不断进步
  仁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