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4期   第35页

青山佛趣

王鑫林


  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时候确实是人算不如天算,想得到未必能得到,没有过高期望值,却会得来全不费功夫。笔者1968年从无锡到苏北插队(下乡),1988年落实知青政策安置来马山(上山),原以为乡下呆久了,回城里一定不习惯,不料马山比苏北还清净,钓鱼、种菜,双休日挺快乐,尤其是马山祥符寺耸起了一座88米高的青铜大佛,真好似落到了佛福宝地,今生有缘,三生有幸。青山有佛朋友多,1994年10月20日与城里来的插友参加灵山大佛奠基典礼,19日还是大雨连绵,第二天上午却晴空万里,阳光普照,盛会如期举行,中午仪式结束,整个下午又是大雨不断。巧合还不止一次,近日陪大丰市贵宾一行20人参瞻将圆顶的大佛,临上车雨颇大,待到了祥符禅寺,雨却停了,等导、陪送走客人,下午又是阴雨天气。
  过去对佛文化并不了解,甚至把佛文化和封建迷信等同起来,如今来拜大佛的朋友多了,有的还是居士,总得学点佛文化ABC,对佛文化的兴趣渐渐浓厚起来。马山的佛文化历史和孤岛的半业耕儒半业樵及求佛问仙的社会环境密切相关。唐贞观年间,朝廷右将军杭恽解甲归田回马山,见秦履峰间有一山气度非凡,听朋友说,极似天竺的灵鹫峰,便改名小灵山。其山左傍青龙山,右靠白虎山,南临太湖,呈太师椅势,三山环抱之下有良田数百亩,古树参天,井泉叮咚,杭将军便舍田建“小灵山刹”,香火渐盛。宋大中祥符年间,改称“祥符禅院”,100多年以后至宣和四年开为寺,元末寺毁,明重修扩建,清初易名“神骏寺”,几度兴衰,民国3年复称祥符寺。近代寺宇大部被毁,剩危房数间,一株古银杏,一眼古井。近年重兴,香火复盛,赞美者颇多,但有的行家认为在古建筑的规划、设计、建筑上有缺陷。人是个怪物,有了一点年纪,便喜欢真古董,对现代人工建造的景观总喜欢横挑鼻子坚挑眼,于是马山当地的朋友便建议我去寻访真古董。
  相传南宋有僧人海福化缘在马山胜子岭南脚建栖云庵,植银杏数株,今仅存一株,已历772个春秋。海福和尚植树时适逢旱天,沟塘无水,想到山顶剑井(传说是观音与真武大帝斗法时,宝剑落下时形成)能有水,庵后山脚会有泉眼,灵机一动,仿效佛教禅宗初祖达摩在少林寺南山二祖庵用锡杖扎泉的经验,用锡杖在庵后石丛中四处捣凿,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泉水汩汩滂出,后人亦称此泉为卓锡泉。在檀溪村杨支书的热情向导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藏在深山人不见的一泓古泉。看上去只有一浴缸的水,旱热天却不枯不涸,若是捞清残草枯叶,经常汲取使用,一定清澈甘甜。环境真幽静,空山不见人,花香闻鸟啼。泉旁有仰高丘,古代有亭,丘下有凝秀轩,多少僧人骚客曾用此泉品茗而文思焕发,写下美丽的诗句。忍不住也要掬上几口,或许能从古泉水中获得一种从悠思中升华出来的灵感。老衲不知何处去,古树山泉云悠悠。卓锡泉旁虽然没有佛像,但佛正走入我心中,我仿佛看到了海福和尚锲而不舍的形象。中国的佛文化博大精深,与我们所做的学问往往又是触类旁通。佛讲禅,禅贵悟,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不也是要提高人的素质、修养和觉悟吗?佛也不强求人迷信佛,修身养性,佛在心中。《坛经》忏悔品第六曰,“向者三身佛,在自性中。世人总有,为自心迷,不见内性,外觅三身如来,不见自身有三身佛,”再明确不过了,善知识,养涵性,修智慧,行善事,即能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