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4期   第31页

重光殿宇大招提

戴峻翔


  1996年11月,地级泰州市诞生的金秋季节,传来了千年古刹、佛教圣地光孝寺修复的喜讯。是日举行了大雄宝殿落成暨佛像开光典礼,海内外高僧云集礼佛,数以万计的市民、游人如潮,簇拥在光孝寺前,一睹古刹新生的风采。
  如果说泰州建地级市是干载际遇,那么光孝寺在残存的根基上得以重新修复则是枯木逢春!这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历史运行的必然。泰州建城2100多年,光孝寺建寺近1600年两者相差仅500年,光孝寺可谓泰州古城悠久历史的象征。
  泰州光孝寺始建于东晋安帝义熙年间,据泰州志书记载,光孝寺在北宋末、南宋就为鼎盛时期。北宋崇宁二年(1103年),曾赐名“崇宁万寿寺”,政和元年(1111年)改赐名为“天宁万寿寺”并赐田五千亩。南宋绍兴八年(1138年)高宗赵构为超度先皇徽钦二帝亡灵,改赐名为“报恩光孝禅寺”,光孝寺始名于此。历史上所有寺庙改名为光孝的都是经皇帝敕封的。宋朝统治区域由大寺庙称光孝寺的甚多,而今全国只乘下广州光孝寺、福建光孝寺和泰州光孝寺。
  光孝寺历史上鼎盛时期规模宏大,气势雄伟,是江淮名刹居泰州八大丛林之首,是泰州名胜之一,有“梵宫花雨”之称。寺基面积南北长50余丈,东西最宽处30余丈。原主体建筑为小门殿、天王殿、大雄宝殿及藏经楼四进。另外有观音、地藏、韦驮等各殿。最盛时有屋宇数百间,可容常住僧众千余人。
  光孝寺盛名远播,是因为悠久的宗教历史和文化底蕴,造就出一代代高僧。如创建该寺的东晋觉禅和尚,中兴光孝寺的南宋德范和尚,宋代的智远和尚,明代达本和尚,改禅宗为律宗的清代性慧和尚,清末明初的谷鸣和尚,及近代最为杰出的常惺和南亭两位高僧。常惺法师1931年任光孝寺住持,创办了光孝寺佛学研究社,经过他培育成才的高僧甚多。该僧精通各宗教理,传世遗著有一、二十种。曾先后主持常熟法界学院、安庆佛学院,闽南普陀佛学院,北平柏林教理院。他于1937年至1939年出任中国佛教会秘书长、对佛教界贡献颇大。继常惺法师后任光孝寺住持的是南亭法师,弘扬佛法,颇富声誉。1949年初去台湾,1982年在台湾圆寂,其衣钵已由后人护送回归光孝寺。
  党的三中全会后,泰州市进一步落实党的宗教政策,1983年,江苏省人民政府批准修复它为佛教活动场所。同年6月9日,成立了“泰州光孝寺修复委员会”。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任名誉主任,已故光孝寺住持肇源为主任委员,海内外众多高僧为委员。从此光孝寺与海外交往频繁。在逐步修复过程中,得到海内外高僧及市内外有关单位的鼎力相助,按照规划分步实施。1993年2月6日,一心关怀光孝寺修复工作的赵朴初会长,不顾年高体弱,专程来泰观察,即兴写下《踏莎行》一词,末两句为:“重光殿宇大招提,放翁大笔今堪用”,并为光孝寺亲笔留下了“最吉祥殿”及楹联、“天王殿”等匾额上的墨宝。
  目前光孝寺的主要殿宇建筑已基本修复,初现了光孝寺鼎盛时期的雄伟面貌。大门上方书写着“古光孝寺”的寺名。进入山门殿,哼、哈二将威严侍立两旁。第二进是天王殿,殿前天井左右分设两个花圃,圃中各栽一棵一丈多高的银杏树。殿前中央是一只两层的“万年宝鼎”。殿左侧悬挂着一口巨型的五代铜钟,为唐代(公元923—936年)间所铸,已有一千多年历史,高2。20米,直径1.14米,重达1250公斤,是江苏命名的省级保护文物。由于浇铸工艺高超,保护完好,至今仍光洁无损。天王殿檐上,是赵朴初题写的“天王殿”三个金色楷书大字。天王殿后是雄伟、壮丽的大雄宝殿,殿前月台宽广,青石铺地,勾栏典雅。台前左右各竖两根金属高杆,东杆挂长幡,西杆挂九莲灯,随风摇曳,散发着古代庙宇的气息。月台中央设一只三层高大万年宝鼎,大雄宝殿落成佛像开光圣典即在殿前月台上举行。大殿上檐下是赵朴初居士题写的“最吉祥殿”四个端庄劲秀的金字,大殿下檐上是台湾、菲律宾,美国等地的高僧妙然、了中、成一等赠送的巨匾上书:“梵宇重辉”四个雄劲粗壮的金字,集中显示出他们热爱光孝,支持修复古刹的宿愿得以实现的心态。进入大雄宝殿,眼前悬挂着一排排锦缎制成的帐幔和佛幡,各绣有佛像和书写的大悲咒。再往里进,仰望殿顶,感到高大宽广,52根红漆圆柱,笔直精细,气势不凡。中央后台上横山四佛端坐莲盘,金光耀眼。佛像两侧的圆柱上悬挂着赵朴初大居士题写的楹联,上联是:“慈光照三界庄严化导芸芸实相是禅行是道”;下联是:“大孝报四恩深深护持恳恳虚空无尽愿无穷。”中间一尊是释迦牟尼佛像,身高约6米,面态安祥、端庄、慈善、体态优美。其东侧为药师佛,西侧为接引佛。另两个侍者,东为摩诃迦叶,西为阿难,均栩栩如生。“最吉祥殿”始于宋代,故诸佛像是按宋朝风格雕塑的。
  走出大雄宝殿后门,西侧为小斋堂,其北面为修复的藏经楼,楼藏较多。如东晋女大书法家、王羲之的老师卫铄夫人的“汝帖”;南宋宁崇赵扩在潜邸时书赐光孝寺方丈觉深的墨宝“碧云”二字;元代宫廷画家王振鹏所绘的“历代贤妃图”;明董其昌手书“心经”和金刚经;江南才子祝枝山长卷草书真迹;清初八大山人墨笔花鸟册页真迹;清代乾隆版7186卷“龙藏”一部。在藏经五灯会圆录第55卷中,有宋代智远禅师的出定语:“从来打鼓弄琵琶,须是相逢两会家,佩玉鸣鸾歌舞罢,门前依旧夕阳斜。”在佛学界评价很高。还有释迦牟尼舍利子塔和1996年10月31日海陵区政协常委、文史委副主任汪秉性主任医师赠送的百年家藏——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修建光孝寺最吉祥殿石碑碑文拓本,是清代仪征人团升撰文,泰州书法家宫制锦书写,刻立石碑距今已200余年,后石碑毁坏无存,拓本存世甚少,弥足珍贵。这些文物都是传世镇山珍宝。
  藏经楼下中央还供奉着玉佛一尊,佛身洁白无瑕,细腻如羊脂。佛像约高2米,重1.7吨,乃整玉雕成。此玉佛是1991年农历十月二十八日台北善导寺住持了中大和尚遇甲寿辰,自缅甸国恭请,用羊脂白玉雕塑的释迦牟尼像一尊赠祖庭供奉,1994年4月24日开光。此佛像十分珍贵,充分显示了中法师对重建光孝寺的一片赤忱。
  光孝寺尚有一些附属建筑要逐步修复和新建,以完善配套,烘托主殿。如戒台殿,钟鼓楼,左右偏殿,玉佛楼、南亭纪念堂、珍宝馆等。可以预期,有人民政府对宗教事业的支持,有海内外人士的通力合作,一个浑然一体,更加巍然壮观的佛教活动场所,都市梵宇,亦为观光之处的泰州光孝寺,梵宫花雨之盛景将会重新展现在人们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