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4期   第24页

旅途闲话

莫子


  甲:不知道你是否记得,你在去年第二期《佛教文化》的《旅途闲话》中和一位作科技工作的读者谈到了对佛的信仰问题。
  乙:我当然记得,你对我的谈法有什么意见吗?
  甲:没什么意见,我只是想再和你谈谈“信”的问题。
  乙:噢!你信佛吗?
  甲:我想和你谈的就是这个问题。去年第三期《佛前独徘徊》中你和另一位居士谈这个问题。
  乙: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想说“信佛,但不是佛教徒”的问题。
  甲:不,虽然我不是佛教徒,但我是一个对佛学很有兴趣的人。通过学习研究后,对于佛教的许多教义我深信不疑,不过也有不少问题没有弄明白,我是不信的。我以为我的态度很客观,可是我有一位信徒朋友,完全不能接受我的看法。他认为信佛是无条件的。我无法说服他,他也无法说服我。《佛教文化》是中国佛协下属的佛教文化研究所办的刊物,当然有佛教界的立场,不知我这种看法可不可以提出来探讨?
  乙:可以,去年第五期我们发表过牟钟鉴先生的文章,当时的《主持寄语》就表明了我们欢迎展开这样的讨论。
  甲:好!那么你能接受我的观点吗?
  乙:我完全理解你的观点,也尊重你的态度,相信你的信仰会日益加深。
  甲:看来我那位朋友是有点偏了。
  乙:不!作为一个佛教徒来说,他的立场态度完全是对的。因为“入佛之教法以信所以能入也”。信是一个信徒的根本。
  甲:我那位朋友经没有我读得多,理解没有我深,常常还要来请教我,却坚持说自己对佛无条件地信,这算不算迷信呢?
  乙:你错了,你那位朋友对“佛学”的认识可能比你差得多,但作为佛教徒就一个“信”字来说,他比你强多了,他所说的无条件的“信”反映的是他坚定的立场,完全不是迷信。
  甲:我无法接受你的说法。
  乙:请听我说。他讲的无条件的“信”,是对佛法的绝对信任,这一点对于一个信众是不可动摇的。有了这个信任的基础,他将努力去理解佛的教义,这理解并不是为了研究理论,而是为了实行,按佛的教义去实践,在实践过程中去证悟这些真谛,这便是信、解、行、证的过程。如果你只是对佛学有兴趣,并不想起而实行的话,我可以说尽管你的朋友经没有你读得多,对文字理解没你深,也没有你会说,但他能得到的你永远也得不到,关键就在于无条件的信任上。
  甲:信任和信仰有什么区别?
  乙:信任是信仰的基础,没有信任的信仰才是迷信。信仰的动摇首先是失去信任,所以说信任应该是无条件的。
  甲:我觉得自己认真研究佛学,弄通一点教义增加一点信念是很艰苦的,如果只要无条件地信,那是太容易了!
  乙:谈何容易!信、解、行、证是一个长期进行的过程,抱定无条件信任的宗旨是一个坚定的态度,却不等于已具备了完全的信。信满即是佛,那里会那么容易。佛教中信有解信、深信二种,这二种又是不二的。解信是自明见理,心无疑虑;深信则是信任佛说的,是真谛,而受教依行。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因缘,但只要认真追求人生真谛,都会日益趋向正信的。
  甲:让我再好好想。
  乙:我们共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