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4期   第21页

闲谈佛教的乐舞

文/宗山


  佛教有没有属于自己的宗教乐舞呢?
  佛教徒大都曾听过佛教的梵唱,有的人甚至也学过。坊间也有不少在贩售佛教的梵唱和标榜为佛教乐音的录音带。就佛教的乐曲来说,基本上应是没有问题了。那么,佛教有没有属于自己的宗教舞呢?
  有人认为佛教没宗教舞,因为戒律禁止出家众观乐舞。况且也没有听过或见过佛教的宗教舞。但有人却认为,许多佛教团体在举办活动时,不都安排有乐舞的表演吗?像是由妇女组成的团体,在舞台上模仿著佛菩萨的手势,摇曳、摆动著典雅的舞姿。包括出家人、佛教徒在内的观众们齐起欢乐。再者,许多佛教的壁画,不就存在有许多的乐舞!而这不就是佛教的宗教舞吗?
  前些时日,台湾的恒述法师在电视上插科打诨、载歌载舞地表演,这让许多观众看到尼姑表演的乐舞而开心不已,但却让佛教界的法师和佛教徒们相当的不满,认为此举有碍佛教法师的尊严与形象。这又透露了些许的讯息,在佛教徒的观念中,出家人有出家人一定的威仪,岂可如此公开载歌载舞的表演,不但流于放逸,且妨害了僧众的威仪。那么,如此说来,佛教就算有宗教的乐舞,应该也是属于不会让人观听后,而流于放逸才是了。
  佛教有没有属于自己的宗教乐舞,出家人能不能听歌观舞、载歌载舞,佛教徒能不能在佛教的法会或聚会中,唱歌跳舞呢?佛教界似乎向来不觉得这会是个问题。但在恒述法师“另类”的表演之后,这开始变成一个也许是严肃的课题,但也可以是个轻松的话题。不过,这又是让许多佛教徒和一般人搞不清的问题。
  原本,佛教是不允许出家人的生活中,有舞踊、歌唱、音乐的,对受过戒的在家弟子也是这样。印顺法师说:

  原始佛教的精神,重视真与善,而对美,总觉得容易流于放逸(要说美,只能重视人格的内在美,接近自然的自然美)。如出家生活中,有“不得舞踊、歌唱、音乐、观剧”的规定。在家而受一日夜戒(作者案:指八关斋戒)的,也是这样。如“歌舞戏笑作种种戏”对听众(观众)来说,似乎是使大家欢喜,而其实使人放逸。“更增其缚”(见《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一书)。


  那么,佛教的乐是怎么产生的呢?《僧史略》说,赞呗原始按“十诵律”以赞佛。声呗又称赞呗、梵呗。佛教的梵呗,即是一般人所谓的“诵经”,就是以有曲调的音阶,来唱诵佛教的经典。
  释道宣在《续高僧传》说:梵者,净也,实惟天音。所谓梵音,是专指佛菩萨的音声。而在佛教中的“讽诵”、“偈颂”,则是以妙音来歌赞佛德的。所谓妙音,即是梵呗、是以吟詠的方式,唱诵佛教的经典和偈颂。
  对佛教出家众和佛教徒们来说,梵呗这一妙音,是他们与佛、菩萨沟通最重要的方法,且具有非凡的感应力。如佛教经典中明确地说,讽诵《普门品》,能令观世音菩萨闻音声来救苦;讽诵《阿弥陀经》,死后可以不必下地狱,并且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皆得亲自前来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一切,都是佛门弟子们所深信不疑的。
  在佛教的经典中,也不乏有关佛教与音乐的记载,如观世音菩萨为济渡众生而随机示现的三十二应身形相中,其中第二十七应身“乾闼婆”、第二十九应身“紧那罗”,都同为帝释天之乐神。“大智度论”记载,谓“乾闼婆”至佛所弹琴赞佛,三十千世界为之震动。
  虽然佛教有专职的乐神,但我们已经无法了解他们演奏或唱诵了哪些乐曲。但是佛教传到我国以后,因为汉、梵音韵不可互用,唱诵歌泳格格不入。因此我国的梵呗,据《高僧传》的记载说,是由深爱声律的曹植创制的。
  我们知道,梵呗主要目的是用在歌颂佛德,也是佛教出家、在家众与佛菩萨交流,感应的主要方法。佛教僧人也经常以梵呗从事宣扬佛法,因此梵呗的本土化,是非常必要的过程。
  在《高僧传》中,便记载有许多擅长梵呗的僧人,他们不但能“裁制新声”、“梵制新奇”、也能“斟酌旧声,诠品新异”、更能“独拔新异”。因此我们从这些记载中可以了解,所谓的梵呗,并非完全是从天竺传过来的。例如唐代僧人用以宣讲佛法的讲唱文学“变文”,已是经过佛教的僧人们,加以吸收,融汇各地民间乐曲而创作的这些已都是本土化的佛教乐曲。
  说到佛教音乐,一般人较熟悉的人物,可能就是在许多石窟、壁画中,经常可见在虚空中抱持著各式的乐器,或随著乐意飞舞的伎乐天与飞天了。
  宗教乐舞是具有一定的宗教目的。梵音,是佛菩萨的音声,这是深具宗教情感的僧侣和佛教徒们,都能聆听到的音声。梵呗,则是佛教僧侣和佛教徒们歌颂佛德、和佛菩萨沟通的音声,也是具有弘法的功能。一如目前的佛学院,仍都有开设梵呗教学的课程,其目的即在于具有上述的多种功用。
  一般来说,梵呗唱诵时,是以法具(木鱼、罄、钟、鼓等)伴诵为主,与目前市面上贩售的所谓佛教乐曲,是截然不同的乐音。也就是说,佛教乐音即梵呗,一般市面上贩售标榜所谓的佛教乐音,并非是佛教的宗教乐。
  敦煌的“变文”记载说,当时的“世界郑卫之音,皆是烦恼灾淫乱曲。”虽然我们不认为目前一般的乐音都是淫乱曲,但是对修行者而言,也没什么特别可取之处。因此,除去以宗教为目的以外的乐音,严格来说,并不能称为是佛教的宗教乐,宗教舞亦然。
  佛教有没有宗教舞(目前我们仍很难予以定论,但非本文所欲探讨,暂且不论),就佛教的戒律看,既然戒律不得观听乐舞,那么佛教本身就不应有宗教舞,否则观听后易流于放逸,故为佛戒所禁。所以在十戒中,不但有不歌舞观听之戒,就连在家受的八关斋戒中,亦有此戒,这就是说明佛教对歌舞的态度。
  因此,不唯出家众不得观听歌舞等等的娱乐节目,就是受过戒的在家戒子,也都不应观听。许多戒律严谨的法师和在家戒子们,他们从不观赏电影、电视的娱乐节目,而且只要是属于色、声二尘的,都不观听。这就是为什么佛教界的法师和佛教徒们,对于恒述法师的演出,直起反感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