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2期

为什么和如何修证佛法

蓝希东


  我自小就常一个人孤独的静思,不爱说话,或许是因为父亲管教严厉的缘故。但一定是我有这个因,所以才能得这个果罢。小时候,我常梦见自己在满目黑暗的荆棘坎坷中踌行,梦境每次都是这样,心中不觉有点儿恐惧,不知世上是否真有一条这样的路让我遇上。每次醒来,我都呆呆地尘在小椅子上,看着那大门缝里漏进来的一束束下午的阳光,很久很久,忽地觉得地上那几条光亮的长条一下子很远很远,一下子又很近很近。
  唉!那可怕的梦境令我终生难忘,解释不通,那虚无飘渺的阳光使我有了人生无常的思想萌芽。
  渐渐长大,那样的梦很少做了,以至于无梦,也看不到那阳光忽近忽远的景观了。但它仍然刻骨铭心地留在我们记忆中。我还是喜欢一个人静想自己的事,喜欢一个人看书,不意得了近视眼。烦恼恼随着年龄的增加多了起来。我常自问,也问好朋友:“人为什么要长大呢,总是莫名其妙地生出各种各样的烦恼呢?为什么要有七情六欲呢?”没有人能回答我的疑问。因为近视的缘故,我与气功结缘,可是世事的恼人,自身的无明,使我并未深入去实践气功。家里的人以为我异想天开,胡思乱想。气功也不能解开心中莫名的烦恼。
  走上社会以后,接触了不少的面孔,渐渐理解了“苦海”为什么“无边”了。人生根本就是苦的:每张笑脸的后面是各种各样的苦,每张苦脸掩盖的内心都在寻求解脱,可见每一次紧张或兴奋之后,随之而来的总是空虚无聊。
  寻求外缘的方法摆脱不了苦!只不过让苦变换面目而已。
  我继续在寻找人生的真谛,解脱生老病死、七情六欲的方法。我渐渐了解到了佛教,知道唯有无边佛法才是真正的苦海航船。
  我看过《金刚经》,经太深奥了,我对着注释才吃力地看懂了一点点。最后,我终于发现了一本最好的书,就是台湾著名学者南怀瑾所著的《如何修证佛法》:这是我在《佛教文化>>的广告上发现的,于是马上汇款函购了来。南怀瑾先生以他深厚的古文功底、渊博的佛学知识、通达的大智慧,用很浅显的行文,幽默的语言,循循善诱地把修证的三个纲要(修证、见地、行愿),修证路上的各种障碍一一破折。即使是一般的没有古文功底的人都能象读小说一样轻松的阅读,为所有渴望真实生活的人广开方便之门。
  南先生知识丰常渊博,引经据典、信手拈来、恰到好处,还穿插有他自己的修行体验,并告知读者一个最迅捷的修证法门,看后不觉生起一股“信受奉行”之心。
  这是一部初学佛者的最好教材,很难得的好书。
  我能获读此书,一定是前生修积来的福分,高兴之余,不觉又诵读:“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