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2期

是利是弊,关键在自己

朱锡强


  我一生从事大学历史学系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及宗教史的教学与研究。喜与学生谈天,谈起历史(包括宗教史)来,师生恍如做愉快的旅游,聊到兴起处,同学往往笑言:“教授,您是一位很出色的导游,多么希望您能是一个兼职的‘传道士’呀!”
  我讲授宗教史坚持叙述、评论尽量客观,避免片面。学生听得十分入神。曾有学生怯生生地问:“老师你信教吗?”我反问:“你说呢?”我说:“我讲授世界三大宗教,还讲过中国道教, 日本神道教。在我头脑里的神明太多了,你说我信哪个才好?”其实,我研究宗教史,越研究越不信宗教,因为我对宗教的形成、发展乃至衰落太了解了。但我坚信宗教既不是“骗子手的捏造”,也决非某些人所理解的“颠倒”(并非简单的是非颠倒,应该是认识过程中的精神与物质关系的“错位”),更不只是一帖“麻醉剂”。因为宗教与别的文化遗产一样,对后人能不能发挥好影响,关键在后人如何对待它!
  人类历史,大浪淘沙,天下多少兴亡事。世界宗教都几经风雨,却柳暗花明。当今科学昌明,它依旧展现风姿,这决不是某些少数人意志的结果。因为这些宗教是历史上多少睿智先人毕生心血的结晶。它们不是哲学,但与哲学一样,是对世界对社会对人生苦苦探索的结晶。谁若简单加以否定,谁就是浅薄的历史虚无主义者。
  释迦灭后又何止成千上万杰出僧人献身佛学,使之发扬光大。今日科学昌明,物质生产长足进步,释迦学说不但没有过时,有许多更显珍贵。我们这些在“斗”中生活过来的人,曾因“斗天斗地斗人”而得其“乐”,最后斗得惶惶然而不可终日。我们向往环境宽松,不用夹着尾巴过日子,以为到这一天就一切都好了。岂料迎来改革开放大好时光之时,环境宽松了,收入多了,生活好了。可是有人却又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他们又为“人家都比我强”、“我的人生价值没有实现”愤愤不平了。人世社会能有绝对平等吗?不能正确认识个人,认识社会,认识奉献与索取,欲望无穷,不论生活怎样改善了,留给自己不是只能是烦恼吗?
  我们平日对朋友遇到不愉快的事,总以“想开点”来相劝。要论这个“想开点”之法,佛教的见解是深刻又通俗的。不过,理论总免不了是灰色的,还是让我们经常去用心地感受一下那不朽的宗教艺术实践吧!我欣赏宗教活动场所那种超凡脱俗、平易近人和庄严的气氛。我敢说中国佛教寺庙是中国文化集中体现之一,它深藏东方文化内在底蕴,一接触就让人感到亲切,感到高雅。我国佛像,单说观音大士,不论千手观音、施无畏观音、大光普照光观音……尽管形像殊异,都洋溢大悲精神。他威仪圣洁,相好庄严,身上每一部位,无不透溢无上宝贵精神,内涵和气韵。他丝毫也不比维纳斯,不比西方文艺复兴时代圣母逊色,古老神像流露着人文主义神彩,是何等可贵。可惜,由于后人对他缺乏重视,没有好好研究与宣传,甚至只把他看作是迷信崇拜的偶像而湮没。新近有关方面把敦煌千佛洞也定为爱国主义教育的百个基地之一,实是令人惊喜的英明之举。
  只有正确对待历史遗产,汲取合理内核,才能有助于形成我国人民崇高的精神状态和良好社会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