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2期

在尘不染道高万丈

陈慧瑛


  丙子春,谒南普陀寺,于慈善堂见智华法师遗墨一卷,初不经意,细阅之,竟不忍释手。问本如法师,智华何处人氏?答曰:
  “苏北人,50年代曾驻锡本寺,后殁于闽西。”
  另一法师告我,1993年仲夏,寺中整理库房,妙湛方丈于一堆即将付炬之杂物中,发现一批霉迹斑斑的书画旧作及毛笔、印章等文房用品,惊呼宝物,当即令其衣钵弟子本如法师珍重修膳装裱。是年秋,本如法师认真拾遗补阙,精心编辑后由南普陀寺慈善事业基金会捐资,延请福建美术出版社结集出版。于是,智华法师墨宝遗珠重辉,为诗坛画苑书林增一树菩提,添几办青莲,此乃宗教、文艺两界之美事、幸事也!
  余自幼喜诗爱书画亦重禅趣,无论是诗僧中“我虽学佛未忘世”的八指头陀,“行云流水一孤僧”的苏曼珠;还是笔意纵恣、化物如云的石涛,“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的弘一法师,皆私心景慕。为僧为尼,能于慈悲济世、普度众生之外,研摩中华文化精华,潜心诗书画艺国粹,既陶冶性灵,净化、美育人生,也为社会及后人留下弥足珍贵的艺术瑰宝,这是何等有益的功德善举!且“自古名山僧占多”,诗、书、画僧之作,往往多几许山川灵性,少几分市井习气,其中出类拔萃者之鬼斧神工、禅心雅趣,红尘中人实难望其项背。宋·沈括在<<梦溪笔谈》中曾赞五代、南唐大画家董源及其传人巨然:
  “江南董源僧巨然,淡墨轻岚为一体”
  那轻岚淡墨、荒溪野径、屈柳萦萝、竹篱茅舍、断桥危栈、山中老衲、古寺幽僧的体味自然比闹市文人更深一层。
  智华法师云游名山、迹遍江南,平生佛法、学修、诗书画金石并重,可谓一代梵门才子,读其佳作,历代僧家文魁之名篇佳品,如风云际会,尽来眼底!他写于庐山的《清秋诗>)屏条:
  “松枝滴翠好烹茶,岩谷深幽处士家。
  林下披经邀素月,佛前清供木樨花。”
  诗固然清音似玉、淡泊如水,颇具王摩诘余响;而行草书法似荇带飘风,如翠竹拂云,又承何绍基遗韵。
  另绘于西子湖畔灵隐古刹的长幅丹青《垂柳》,题诗曰:
  “水村山郭踏青时,月季花浓柳挂丝。话别新亭一杯酒,此情惟有八哥知。”画面上柳线摇绿,因风依依;八哥成双,两情绻缱;月季又一度花开,孤零零一朵娇红孕着凄清。远处无山,朦胧里远山苍郁;近处无水,袅娜中弱柳轻抚涟漪。正是山青水秀草鲜花媚的阳春季节,时令的亮丽反衬出“新亭”惜别的苦醪滋味,比起那萧森的秋气,肃杀的隆冬更令人百转愁肠——此情谁知?唯有枝头那“无言相看泪眼”的八哥了!读此诗赏此画,作者俨然一多情种子,岂能想像他是结缘青灯古佛下的空门中人!
  智华法师诗情浓郁,画路开阔,书体多姿,金石俊逸,是僧家不可多得之奇才,仅绘事内容之丰盈硕实,便令人心仪不已!
  他画花鸟虫鱼——
  其《墨荷>),大叶亭亭如笠,新葩素面胜雪,以浓墨映淡墨展示亮节高标,深得晚唐张躁“破墨”天趣;
  其《墨梅》,老干横斜,玉蕊深浅,“枝枝笔底暗香浮”;
  其设色《牡丹》,艳而不腻,媚而不妖,“魏紫姚黄春意闹,枝头飞下白头翁”是浓浓的春光图;
  其《鱼戏》,荷钱点点,游鱼灵动,画上无水而风生浪起,有齐白石笔下“艺术空白”之妙;
  《柿香》图枝肥叶旺果红硕,是秋光灿烂风景;<<枇杷》画满树堆金玲珑剔透,是初夏丰收气象;《七月红荔》如贵妃醉酒,皆浓墨重彩之笔!
  “秋菊”抱枝,是高洁之士,芙蕖《清供》,是豆蔻清闺,横行老《蟹》如绅士,尽散淡清疏之墨!
  最难得水墨“葫芦”墨色秀润,玉露莹莹,新叶老蔓,栩栩如生,怪不得画家自题“淡墨传神”了!
  他画山水——旧图已水洇虫蚀尘封,如古苔斑驳漶漫,多亏编者整旧如旧,还它艺术风采。
  其《春江水暖》,野树苍苍,春流漾漾,凫隐青芦,云行流水,有一苇小舟,伴游子沉浮。笔法散淡平和,树干用浓墨一笔带起,树叶以大小浑点洒就,水色是墨色层层晕梁,云脚是轻波缓缓推移;
  其<<夏山图》,峰峦雄峻,山骨隐显,烟林清旷,林梢出没,有泉潺潺,意趣古朴,毫锋颖脱,气派不凡;
  其《飞瀑图》则老松横卧,叠泉湍飞,山沓水匝,暮云四合,兼工笔写意在尺素,熔水彩油画于一炉;
  他的《终南秋意》,秋风吹古树,野草漫云山,高远清朗,令人想起九百年前欧阳修之言:“萧条淡?白,难会之意,画者得之。”
  他的《归帆图》是大写意,“寓少少许于多多许”,叫你临画浮想连翩,如面对抽象派艺术。
  ·他的得意之作应该是他的本色之作《古佛>),就那么一团素墨,就那么几笔勾勒,“似人非人,似石非石,身心不动,即如古佛,在尘不染道高万丈”,“佛”之内涵与画之形体达到了十分和谐的统一。
  《无量寿佛》是神来之笔。终其一生,智华大约也难再有第二幅超越本图的相似画面,只是似有若无的淡然数笔,那形神俱备,神韵天成的《寿佛》便盎然纸上——还是欧阳修老先生的格言:“意浅之物易见而闲和,严静、趣远之心难形”。智华法师以他炉火纯青的化工之笔,赋难形之象于有形,这委实是造诣不凡、不可多得的艺术精品!
  莫以为智华为化外之人,不食人间烟火,不闻世间风雨,倘如此,智华师纵才高八斗,其作品意义亦有限。恰恰相反,他对大自然造物的挚爱已然流露在他的大量诗、书、画作之中,对人类和平的祈求,对人世生活的热望,在其作于武昌湖光阁的《争取和平》一画中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图上那一对温良可爱的和平鸽,在三月的春风里,在葳蕤的紫藤下恬然抵喙相亲,那一份禅和安宁,能兴善念,可灭杀机。
  遗憾的是,这样一位向往人类和平、热爱生活、热爱人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佛门艺术家,在五十年代末期被错划为右派,不幸文星殒落,英华早谢!
  所幸,人虽风逝天不弃,终将芬芳遗后世,妙湛方丈及其衣钵护花功德无量,智华法师有知,当含笑于九泉!
  余忝列南普陀寺慈善事业基金会理事,会中同仁嘱余为序《智华法师遗作选》。为一位名姓湮灭数十春秋的艺术家钩沉,是文艺同行的天职;宏扬我中华英才的艺术菁华,更令人义不容辞,固不揣浅陋,于静夜芸香相伴,虔心恭笔为序。
  祝智华师淡淡墨传普天下1
  愿晚生拙拙笔留真精神1
  (《智华法师遗作选》由福建美术出版社出版,本文系为该书所作的序,标题为编者所加,该序暨智华法师书画作品,均由南普陀寺慈善事业基金会负责人本如法师推荐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