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2期

云岩寺在何处

谢磊


  新近购得几本有关禅宗的书。一本是《中国禅宗思想历程》,潘桂明著,今日中国出版社1992年11月版;一本名《中国禅宗语录大观》,袁宾编著,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4年10月第一版第三次印;另一本名叫《参心礼佛——中国禅宗纪实>>,作者洪丕漠,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5年4月版;还有一本《历代禅语小品》,许苏民编著,湖北辞书出版社1994年12月版,1995年7月二次印。以上四本书,有的是对禅宗思想研究颇有深度的专著,有的是很有趣味的普及读物,也有的是方便浏览参考,带工具书性质的语录资料,都是能在读者群中造成一定影响的书。可是,这四本书的作者,无一例外地;,一致把禅宗南宗青原一系石头希迁的再传弟子,传法给曹洞宗创始人洞山良价的云岩昙晟禅师的住地云岩寺,错说成在湖南攸县。其实云岩寺不在攸县,而是座落在礼陵(原醴陵)市贺家桥乡寺冲村。
  一部《五灯会元》几乎是所有探究禅宗的人必备的书。对于云岩寺,《五灯会元>>卷五云岩昙晟禅师章,并未说明究竟位于何处,只笼统地说:“潭州云岩……”云云。只是在卷十三云岩昙晟禅师法嗣,洞山良价禅师章下,记述沩山灵佑禅师指点良价去找昙晟时的一段对话里,说出了云岩的确切地理位置。书中这样写道:
  沩竖起拂子曰:“会么?”师(指良价)曰:“不会,请和尚说。”沩曰:“父母所生口,终不为子说。”师曰:“还有与师同时慕道者否?”沩曰:“此去澧陵攸县,石室相连,有云岩道人,若能拨革瞻风,必为子之所重”……师遂辞沩山,径造云岩。
  根据地方史志,我个人以为《五灯会元》一书在校点时,对沩山指良价参云岩一段,在句读上有不妥之处。“此去……”一段,应该是“此去醴陵,攸县石室相连,有云岩道人……”如此似更合情理些。人们也就不会误认为云岩在攸县了。所以,读史料时,还应认真推敲才是。
  比读史料尤其重要的,还是进行实地考查。我为什么断然肯定云岩寺在醴陵市贺家桥乡寺冲村而不在攸县境内?就是靠实地调查,掌握第一手资料。我出生在醴陵,从小就熟知和多次去过云岩寺,尽管它历经劫难,多次毁而复修,早已不是唐朝时的旧建筑,但从老人们流传的说法及地方志,我们得知它自唐朝中叶至今,始终未曾挪动过地址。醴陵历代县志,当地刘氏族谱,对云岩寺也都有记载。县志载:“云岩寺在治南六十五里(华里),唐无住禅师建。古迹有孟峰、放生池,谷口奇松,西坡神松,九峰五板及气洞、老龙井诸胜。明末寺毁,清顺治七年,有百丈拙斌禅师兴复,寺门额、云岩堂额、宝镜亭及众香亭额皆其手书,字体古劲。无住禅师塔在寺中。”1985一1986年期间,我曾奉醴陵政府之命,参与云岩寺考察修复小组,对云岩寺进行了认真考查,这期间,我们查阅了大量资料,并对云岩寺遗迹及昙晟墓塔进行了调查,云岩寺毁坏严重,房屋被拆只剩下一间观音殿,且被改作它用。昙晟墓塔被拆毁到仅剩基址及地下部分未被挖掘。对此,我们进行了清理探讨。探讨中,找出了许多极有价值的实物碑铭。如昙晟墓塔内的花岗岩石匣及钵盂,石匣可能是用来封装舍利及灵骨的,内有一些碎骨。钵盂是随葬物,它与别地方出土的唐代长沙铜宫窑的产品,在造型、釉色以及装饰纹样等方面均属一致,可以断定为唐代铜官窑所出。这就更证实了昙晟墓塔确为唐建无疑。此外,原云岩寺山门外村口的岩壁上,有摩崖石刻两块。其中一块题“古寺云岩,九峰名山,昙晟宝所、第一禅关”十六个大字。落款是“唐口口祖师笔,洪武三年僧口口立”另一块题有“口口乙卯年,当代住持野舟彬和尚重立。”字样。这处石刻僧于1983年修路取石时炸开。好在开山取石时,有一位有心的林业部门技术干部拍下了一幅珍贵照片。我们在考察云岩时,又通过当地老人回忆,说是第一块石刻似百神灵护佑,点炮时并未被炸碎,只是裂为两段,现实埋在某处路基下。我们当即发动群众挖掘查找,果然找到了第一块摩崖石刻,虽已裂为两段,但字迹并未破坏。此外,我们还挖出了一些碑刻,都是记述关于重修云岩寺的情况的。大约云岩寺建成于唐文宗大和五年至九年(公元831—835)之间。《五灯会元》卷十三洞山良价章,记良价辞云岩时,有一段这样的:
  师(指良价)辞云岩,岩曰:“甚么处去?”师曰:“虽辞和尚,未卜所止。”曰:“莫湖南去?”师曰:“无”。曰:“莫归乡去?”师曰:“无”。曰:“早晚都回。”师曰:“待和尚有住处:即来。”
  这说明良价跟随云岩昙晟时,云岩寺尚未建成,或者正在修建之中。正式建议,应是良价离去以后的事。据有关资料称,良价于2l岁时在嵩山受具足戒。这时正是唐文宗大和元年(公元827),以后他游方到了南泉普愿处。谈话间普愿认为“此子堪雕琢”。但自己不适合做他的师父,所以介绍他去找沩山灵佑。沩山也觉得自己不适宜做良价的师父,因此就有了介绍他去拜谒云岩昙晟的一段机缘。这样推理,大约良价到云岩的时间应在公元828或829年,亦即唐文宗大和二至三年顷,最迟也不会晚于公元830年。良价随侍昙晟大约有一两年。所以我们推定云岩寺建成的时间,应不早于公元831亦不晚于835年。为什么不推定更晚些呢?因为昙晟殁于唐武宗会昌元年(公元841)。《五灯会元》没有说他死在何地。但从《醴陵县志》高僧传录德彬禅师《云岩实记》的话说:“价祖得法,既开洞山,晟祖亦住分宁(属江西)之云岩,父父子子,君尊臣立,虎啸龙飞,宗风大振,而晟祖竟终老于分宁之云岩,得舍利数百,以灵骨各分其半,潭州分宁两处建塔焉。据此,我们知道昙晟的晚年在江西的分宁住了几年,并死在那里。分宁也有一个云岩寺,并且也有一个昙晟墓塔。但人们更尊重醴陵的云岩,是因为如下文所说“木本水源,不敢昧其龟鉴……”。从昙晟晚年去了分宁这一点看,醴陵云岩的建成应不晚于公元835年。
  五代到两宋期间,云岩寺的情况因为资料缺乏,不得而知。到明朝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云岩寺有过一次重修,明末被毁。清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有百丈拙斌禅师又重修过,且仅有一派中兴蕃盛之象。后来德彬禅师写了一篇《云岩赋》记述了中兴景况。清末云岩寺又遭破坏,民国初年再次重修过。现在残存的观音殿后天井壁上,还可见民初重建的字迹。解放后,大跃进、文革期间,云岩寺又遭严重破坏。1986年,政府拨款修复了云岩昙晟禅师墓塔,塔系根据老人回忆而尽可能照原制修复的。观音殿也得到了修葺。1992年5月,有释性严和尚,经省佛教协会介绍来醴陵云岩寺住持。7月,中共醴陵市委统战部邀请市政府、市政协及有关部门,举行座淡会,将云岩寺原址已修复和尚待修复的所有建筑及基址,还归佛教协会管理使用。现在住云岩寺的僧众已有15人。1995年8月,中共醴陵市委统战部又邀请市政府、政协等有关部门,还有湖南省佛教协会、醴陵佛教界人士,在云岩寺举行了隆重的重修奠基典礼。现在的云岩寺,正日渐恢复其昔日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