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2期

南台看雪

旷荣怿


  “相望几兰若,牲处是南台。”
  矗立于南岳瑞应峰之巅的南台古寺,在岁末隆冬中,此刻已看不到它色彩的斑斓,园林的秀色,香烟的飘袅。在一片山天合一纯白浑沌的冉动中,寺宇长高了,松柏发胖了,殿前的石坪绵软了。附近农家几个孩子,在盈踝的雪坪里奔跃。雪团飞起一串欣呼,落地溅起一片欢笑。惊得几只寒鸟斜飞入空。孩子们变红了的脸颊、手鼻,就像雪地里绽开了朵朵红梅,这片小天地立即充满了生意。冻得脸鼻绯红的僧众,站在殿前寺檐下,祥和恬然地观赏着这幅儿童嬉雪图,慈眉善眼间,都露出了可心的微笑。殿里的佛、菩萨,从洞开的大门里,也目睹着此刻的人间欢乐.甚感慰籍。这所庄严肃穆、清虚灵寂的古刹,呈现出纯真的生意。
  在禅宗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荡漾着“五叶流芳”的浪花。沩仰、临济、曹洞、云门、法眼五宗,就像一朵花的五个花办儿。“五叶”源于南岳,而其中的曹洞、云门、法眼三宗的源头就是驻南台古寺的无际大师——石头希迁和尚。他法徒满天下,南台古刹被誉称为“天下法源”,实至名归。当年他结庵南台,撰著、吟诵他的《参同契》、《草庵歌》时,他的绵绵法眼,穿越历史时空,看到他驻地这些心无旁鹜、悉心事佛的后继者,抵逆物欲的横流浊水,保持一颗恬淡心,在这幽幽古刹里,长燃着洞照灵魂的心灯,在寂寞中发现自己,磨炼自己,陶铸自己,完成自己,他该感到多么欣慰。他和后继者们一脉相承地证实着:真正的人,都会向往精神的香格里拉。
  抬头仰望,瞻见寺后高山上耸立着一座金刚舍利塔。塔将竣工,只待装修了,可这场大雪,却提前将它装修,银装素裹了。远眺过去,九级飞檐,犹如重叠着九把锃光雪亮、熠熠生辉的大伞。这是一座仿宋风格楼阁式的钢筋水泥塔。8面9级,总高48米,第9层檐口高达39.5米。总高48米,意为四八三十二庄严妙相;八角形,八角即8方,加上上下方共为十方,涵义十方世界、唯佛独尊。第9层檐口高39.5米,寓意佛陀在三界之内,有九五之尊。塔建在寺北山头极顶,雄伟竣拔,可近观南岳圣庙,远眺八百里洞庭。塔与南台古寺紧相关联,而又相映生辉。此塔由南台寺发起修建,全面竣工,将耗资数百万元人民币。它背靠捐资者千万只援手,也凝铸了发起者组织者和实施者的力智和心血。全面竣工后,将成为南岳的一个重要的人文景观,佛教文化的一个引入注目的现代标帜。我冒雪登塔,站在顶级,旋见空间宽阔起来,视野也明亮起来。极目俯视,即有万山罗伏、干峰揖拜之胜,腊象奔突、白龙飞腾之感。心底即涌起“不畏飞雪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的自豪、自信与自得,产生一种指点江山,登高望远,警策自进的激情,着实大快朵颐。此时古刹钟声,悠悠而起。雪花也随着钟声的节奏飞舞。诵唱之声,随之击雪而飞;我悉心倾听,感到不解的是,那些我平日读起来诘屈聱牙的经文,一经僧众唱诵出来,不但清新悦耳,而且在我心灵中,产生一种很强的音乐冲击力。我悟出,这是抑浮躁、尚平和之所然。他们不只是在用喉舌来唱诵,更重要的是在用自己整个心灵唱诵,从而唱出他们的心灵之歌。就是这些人,或者说,就是这些人中的大部分人,他们修持得生性恬淡,远离浮躁,不求闻达,不计功利,进而影响他人,使他人如炽铁的利欲侵夺冷却醒悟过来,使人与人间更加融洽,从而使社会稳定祥和。他们是人类中心灵朴实,心干气和地努力完成各自生存意义的人。他们虽然有的人诵经拜佛、伏案书写而灰发苍颐,但他们的心灵却是炽热而鲜红的。我凝视着绵雪的无垠处,明白在这无言的雪咏中,我心仪什么了,领悟什么了,该去做什么了。步下塔来,履着喊喳作响的冰地,迎着拂脸的飞雪,走进住所,伏案疾书,连浑身积雪都没来得及抖落去。
  (题图照片为陆岩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