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7年第2期

  主持寄语
  君冈先生主持《菩提一叶》专栏已经数载,我曾一名热情的读者,从中获益非浅。如今君冈先生有更重要的事去做,就把这副担子搁到了我的肩上。对君冈先生来说,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妙笔生花,引人入胜;虽片言只语,却发人深省,回味无穷。对我来说,能不能写好,确要下一点苦心了。但愿言能及意,文质彬彬,使大家欢喜。
  我撷来的第一叶菩提,是从第一部传入中国的佛经《四十二章经》中摘出的。佛教讲,定能生慧,转识成智。但愿这一叶菩提能使有缘人从繁乱的杂念中见一道闲电,从此定下心来,开始“为道”。
  (文溪)


  上一期本栏主持寄语,最后一句是:“想到这里我很容易地摘到了一叶”。这是实话,主持这个栏目几年了,我的确有点“轻车熟路”之感。但是仔细看看这一段时间自己写的东西,不安的情绪袭上了心头。咳!我发现这里面有一个模式,一种套路的感觉,失去了刚开始主持这栏目时,烦恼的思索和努力翻阅经典的劲头。
  我曾经为使这栏目能够应机,带着自身的烦恼与困惑从佛言祖语中去摘取菩提一叶。这是我亲近佛法,学习佛理与读者共勉的过程,日久天长我慢慢地“熟悉了”居然自以为可以“很容易地随手拈来了。仔细想想,这是不成的,从经典中随手拈来的最多只是识,而不是觉,是知而不是悟。对于一个凡夫来说,没有烦恼的事恰恰是大烦恼,看来熟能生巧这个巧字也是一种污染,它污染笨拙的质朴!
  积习易成难改,要摆脱轻车熟路之感觉并不那么容易,文溪先生愿帮我摆脱困境,担任本栏目主持,我很感谢。我和读者们打了多年交道,对这个栏目有一定的感情,在这里说几句心里话,权作告别。
  (君冈)


  佛问诸沙门:“人命在几间?”对曰:“在数日间。”佛言:“子未能为道。”复问一沙门:“人命在几间?”对曰:“在饭食间。”佛言:“子未能为道。”复问一沙门:“人命在几间?”对曰:“呼吸之间。”佛言:“善哉,子可谓为道者矣!”
  ——《四十二章经》


  佛教信众最常讲的一句话,便是“了生死”。生死为何了?何谓了?如何了?却不是人人都能讲得明白的。
  先说生死的距离。佛陀连续问了三次,都是一个问题:“人命在几间?”也就是问从生到死有多远。只有答“呼吸之间”的才得到首肯。这种对生死距离的度量,确实充满了睿智。“三分气在千般用,一段魂消万事休”,章回小说中这副俗套的联语,初读起来令人不经意,细细品味,实在把一呼一吸这“三分气”与“一段魂”的关系讲得很精辟。一般人读过这十四个字,当做笑谈而已。但佛陀却不然,他突出强调了从生到死并不遥远,向世人发出了一声警策,而且把对生死距离的认识,推到了一个更高的角度。这就是对生死距离之认识的意义,即其与“道”的联系。
  从佛陀的论断中可以明显看到,只有知道人命在“呼吸之间”的,才可以“为道”。为什么?佛陀没有讲。但这反倒更引人深思。
  我的一位朋友是名牌大学教授,讲哲学课时第一件事是请同学们 和他一起做一次“思辩体操”。方法是先想一想自己能活二百年的话,要做些什么,怎么去做。于是大家便放了心,从容地胡想开去。接着他请大家想一想只能活五十岁的话,要做些什么,怎么去做。以此类推,直至只能活上一天或一刻,要做些什么,怎么去做。到达时,学员们才紧张起来,突然感到生命的宝贵,突然感到许许多多胡思乱想、妄心虚求都已毫无意义,只有把握住以此一线生机去超越尘世的痛苦才最有价值。其实,在历史的长河里,在宇宙的空间中,二百年与一天或一刻又有多大差别呢?有价值的,一刻即百年;无价值的,百年不如——亥』。
  我的这位教授朋友肯定读过《四十二章经》,而且是个出色的佛陀思想阐释者。据说,经常做做这套“思辩体操”,学生们求道之心便不断增强。当初佛陀发问之后,弟子们也一定会是这样的吧?
  许多人虽然也知“了生死”事大,但仍自信死亡离自己尚远,对生命对人生不能起敬心,所以许多事都不肯认真地好好地去做,我倒希望他们能常常想起人命在“呼吸之间”达四个字,悲切警惕,精进不息。
  (王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