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6年第5期   第47页

《佛教文化》从第一期到这96年的第三期,我几乎是每期必看,此第三期中的《杨度三叹记>>,《毛泽东的佛缘》书评,让我看得爱不释手。另有《僧在深山,人在车站》,其中“人在车站”已写绝了,相信作者的感受,不是可以写出来的,而是从心中流出来的。《禅者与理发师》等也是非看不可的文章。
  我想,《佛教文化》如能间隔地登若干小有争议的作品,那么,会更活跃,更有吸引力。
                                                                              学僧:释本性 和南
                                                                   1996年8月15日于斯里兰卡



  为增设新栏目,我提出两点建议:一是读者问答,因为订阅这本刊物的人,既有研究佛学的,也有学佛的居士(在居士中有新老之分);有信佛人,也有非佛教信徒。据此,很难免不提出一些问题(有较难的也有一般的),由于宗教信仰的问题,必须有统一认识,也应有统一解释,才可以一致。二是名词解释。由于佛学理论博大精深,专用名词丰富(虽已有的地方出版佛经词典),应统一解释,在名词上不可深者见深,浅者见浅。以上两点建议,供参考。
                                                                                     河北读者明常



  河南读者李建华建议:
  1.封面设计应有特色,象96年3、4期就很好。
  2.书的彩页应每期登一佛像,并内文专门介绍,这个栏目可叫“佛教画传”。象96年2期“地藏王菩萨像”极好!
  3.每期“经典导读不够过瘾,应附原文经典。
  四川读者邹沁家:
  建议设立“佛学与科学”这个栏目,理由是:佛教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就是迷信,就是反科学,为大多数知识分子所不齿。本栏目就是要用科学来阐释佛学,证明佛教并非迷信,以此争取广大知识分子,特别是高、中级知识分子、科技工作者了解佛教。

  江西读者陈柏青建议:
  一、中间插页是否可印名人的有关佛教文化内容的书画作品,装祯精美,自己或送人压在台桌上……这也是一种布施。
  二、文章作者后,可否公开通信地址,以便我们这些佛教文化的爱好者间学习交流。
  三、助刊名单可否不登,省下这珍贵的版面,让更多的人欣闻佛学,这也是件功德无量的布施。我想真心的施主们也会拍手欢喜的。从另一方面来说,省下版面,可以传布佛法,这不也是法布施吗?
  四、可否办函授学习班,每期人员不能太多,注重质量,为佛学,为人生佛教培养更多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