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6年第5期   第42页

书香闻古刹 春意盛西园

——访筹备中的戒幢佛学研究所

文\为民

  当杏花春雨再度浸润江南的时候,在古城苏州,随春而至的是文化界的又一新鲜事物——戒幢佛学研究所,将在西园戒幢律寺筹备开办。
  西园戒幢律寺是江南名寺,苏州市佛教协会所在地 (《佛教文化》1996年第四期封面刊登的就是这座名刹的照片),该寺创建于元代至元年间(1264—1294),本名归源寺。明朝嘉靖时衰落,成为太傅徐泰时的别墅,取名西园。其子徐溶复舍园为寺,时称复古归源寺。明末崇祯八年,该寺在高僧茂林律师的住持下,宗风大阐,始成为律宗道场,命名为戒幢律寺。后该寺在太平天国运动中,一度毁于兵火。1895年广慧法师重修古寺,法缘兴盛,改寺名为戒幢律寺,沿用至今。文革中,梵宇几临浩劫,已故方丈明开与现任方丈安上两位大和尚舍命护寺,明开法师甚而因此被造反派殴打至终身耳聋,终于使寺内许多价值连城的文物得以保全。七百年古刹,回首间,屡废屡兴,几多沧桑!
  戒幢律寺位于姑苏的阊门外,东倚留园,北望虎丘,门前汪溪潺潺,朝暮钟磐悠悠。占地近百亩,分为寺院和西花园两大区域。庙宇黄墙黛瓦,重檐歇山;庭园曲槛迥廊,花映清池。整体风格融明清建筑与江南园林艺术于一炉,是苏州的旅游名胜地和文物保护单位。
  古代诗人张紫峰曾咏西园:“名贤五百芳邻接,第一姑苏选佛场”。早在明清茂林广慧时代,戒幢律寺便有开坛传戒、讲经宣教的优良传统,令海内衲子望风归附,吴中士绅欢喜赞叹。而今,作为一个体制健全、道风严谨的十方丛林,戒幢律寺具有着优越的教学研究条件。吴越自古钟灵毓秀,文化积淀可谓深厚;加之苏州当地有着浓郁的佛学学术交流氛围;且本寺尚有着与日本、韩国及东南亚多国的友好往来和学术联系。最为难能可贵的是,戒幢律寺有着超过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佛教方面的藏书量,许多孤本、善本经典已成为海内外绝无仅有的稀世文物。并且近数十年来,安上方丈极重教育,寺内每年投入十多万人民币购置海内外佛学图书资料。那么,如何将这些静止的文化瑰宝转化为续佛慧命、弘法利生的有生力量呢?在政府有关部门的亲切关怀和学术界的热心支持下,戒幢律寺决定打破陈规,第一次对外招收学员,创建“戒幢佛学研究所”。
  戒幢佛学研究所首期拟招预科生30名与研究生5名,预科学制二年,生源要求为出家男众,具有高中以上文化水平或初中毕业、受过两年以上佛学院教育者。研究生学制三年,将精选有志佛学学术研究,并能担当研究课题以解决佛学现实问题者。师资方面,将延请闽南佛学院济群法师、戒幢律寺如吉法师、复旦大学哲学系王雷泉教授、上海社科院高振农教授、夏金华讲师、《佛教知识》主编李尚全居士、苏州教育学院雷应行教授为任课老师。同时设置客座教授,拟邀请海内外有关学者前来主持专题讲座和座谈等活动。
  沉重的铜锁缓缓开启,藏经楼晨曦初照,典籍森然。徜徉书丛,《大正藏》、《续藏》、《龙藏》、《嘉兴藏》、《高丽藏》、《频伽藏》、《百衲藏》、《普慧藏》……令人目不暇接。仰视巍峨的书山,摩挲古朴的经卷,方知古人所谓“汗牛充栋”、“学富五车”!藏青的线装本、明黄的书函在柔暖的春阳下散发着檀木的熏香。这些经藏如同沉默的珠玑美玉,在历史的幽暗岁月里合光同尘;每一页,都历经多少代的兵火与浩劫;每一行,都隐藏着多少高僧义士为护法而舍身忘死的故事!又不知尘封千载之后,哪些莘莘学子要将它们翻启,恰如知己重逢,同沾法喜?记者苦于资浅,空对须弥宝山而不能稍拾芥子,帐然兴望洋之叹。当家的普仁法师介绍说,戒幢律寺现存古籍有六万七千余册之多,被誉为海内寺院藏书之冠。两任方丈明开和安上二师,都曾在文革中为保护经藏文物而奋不顾身。如今安上方丈住持戒幢律寺,非常重视现代教育,数十年来又耗巨资购置新版图书资料,如残中华大藏经》、《敦煌大藏经》、《世界佛学名著译丛》、《现代佛教学术丛刊》、《玄奘法师译撰全集》、《太虚大师全书》、《海潮音文库》、《妙云集》、《现代佛学大系》、《禅宗全书》等。正是这悠悠书香,构筑起庄严的佛学圣殿。普仁当家因忙于庞杂寺务而不能投身治学,引以为憾,在此深切期望未来的研究所学生,能尽萤雪之功,潜心修学,成长为一代博通经教、重振宗风的有力僧青年。
  教室明窗净几,宿舍曲径通幽,禅寮庭院深深,斋堂里飘出吴越特有的清甜蔬香——戒幢律寺正期待着十方佛子的到来。除了古籍,寺内还配置了现代的教学设备,有电脑多台,电化教学的幻灯机、投影仪等。阅览室宽敞达200多平方米,室内陈设,古风蔚然。学僧们除免费拥有学习、生活用品外,还可每月领取助学津帖,获得相应的奖金。“戒幢佛学研究所培养僧才,不仅仅是埋头做学问,而且要致力于研究佛教的现实问题,能对现行佛教体制进行改善与发展。”正在寺内参与筹建工作的闽院研究生导师济群如是说。
  戒幢的教学方针是:从律仪生活中培养僧伽形象,从禅定修行中增强信心道念,从般若学习中树立正见精思。在课程设置上,强调广泛的基础,严格的次第。预科生基础课有:《佛法概论》、《戒律学纲要》、《成佛之道》、《阿含概略》、《菩提道次第论》、《瑜伽师地论·声闻地》、《中观今论》、《解深密经》、《瑜伽菩萨戒》、《大乘起信论》、《维摩诘经》、《行事钞简介》、《唯识三十沦》、《印度佛教史》、《中国佛教史》,为以后研究生从事唯识、中观等专宗研究奠定基石。此外还有四书、易经、老子、庄子、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比较宗教学等相关课程,选课面广而系统。研究生的研究方向有律仪、清规、教史、阿含经、唯识、中观及菩提道次第等。在教学方式上,改变以往填鸭式,而采用启发式、讨论式、参与式,设置专业课与公共课,专业课逐门滚动前进,公共课相应配合。在毕业出路上,预科班通过两年密集训练,成绩优秀者留本所继续深造,或聘为本所助教,或选送其它院校;研究生完成三年学业后,研究所择其优异者联系资助出国留学深造,或留在所内从事教学、研究。同时将针对国内外佛教界的现实问题,组织学者一同研究课题,出版佛学书籍,举办学术会议。治学不忘爱国,弘法终究利生。研究佛学,最终还是要为社会安定、祖国统一乃至世界和平奉献力量的。
  赵朴老曾指出:“在当前佛教建设中,人才建设是关键。”戒幢律寺培养人才,不仅局限于教学部分。同时设立念佛堂成就行者念佛专修。念佛堂蕴籍着特有的清净,进入念佛堂的僧伽不做经忏,专心念佛。遥想茂林律师当年,于繁忙中日持无量光如来名号十万声,背焦踵烂,何等精进苦行!而今佛子有幸,在这一方有空调而绝尘嚣的净土中修持念佛,能不见贤思齐?戒幢律寺作为重点旅游名胜单位,又面临着每日数以万计的游客和庞大的寺院管理系统工程。如古建筑修复和新建筑的构建筑需要专业人才;图书馆、档案情报资料库的管理需要电脑人才;旅游机构的运作和寺院管理需要财经和企管人才;外事往来与文化交流需要外语人才;还有文秘、编辑人才等等。在原有的少而精的人才基础上,戒幢律寺还需引进和培训此类精英。
  “落霞明远翠,斜照破轻阴”。此刻的西园,春意已是一片盎然:小桥边,苍老的枸杞树又爆出油绿的嫩芽;长亭外,红叶李云霞烂熳,如覆薄雪;梵宇旁,梨花淡白;黄墙下,柳絮轻飞。遥遥听得晚钟响起,这清越明澈的钟声啊1是否预示着历尽沧桑的戒幢古刹,又将再度敲响焰续佛灯的时代强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