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6年第5期   第41页

学佛:在大难与大易之间

刘先和

  有位学佛的朋友,他读过许多佛经,也看了不少佛学书刊,还朝礼过众名山大寺,对儒家,道家乃至民间气功学说也广学博览。有一次他与我谈及佛学,话语间他富有感慨地对我说:“我思考过许久,也反反复复作过比较,我以为儒学、佛学、道学三家内容方法都大致相同。由此我准备集三家为一体,集三家之优势,独创一门功法,或者说自创一门适宜于自己的修持方法,走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我听了他的话当即胆战心惊,唯恐其误入魔道难以自拔。由是我诚恳地告诉他,我自己的参禅方法是一丝一毫都在学观世音菩萨的,对观世音菩萨的修持方法我五体投地,只悔自己业障太重,六学不进,然这位朋友自有主张,如是自修多年。但终不见开悟,于是大疑不解,专门来家与我探询:如何才能开悟,如何方能明心见性?我不敢冒然指点,误恐误人征途,久问之下,我方吐出:“一门深入”几个字。朋友听后,似有所触,当即下定决心,打算一门深入下去,大有一心只求耕耘,不问收获之势,然我视其当下决心,仍有杂渣。
  果然,不久这位朋友又来找我,希望我能给他介绍一位高僧大师,他愿亲自前往受其灌顶加持,以求开悟或多少有点功能。我答应了他,并告诉他,如有适当的出差机会,可提前告诉我,我愿尽力与他介绍佛教界的朋友,以满足他的心愿。他显现出十分兴奋的样子,末了我问他:释迦牟尼佛慈悲不慈悲?他说:“大慈大悲”,我又问:观世音菩萨功量大不大?他说:“无以伦比之大。”我说,佛祖菩萨大慈大悲,功量无比,为什么不给我们这些学佛的人多少点化一下,多少给点特异功能,何必要我们千辛万苦地修炼。朋友当时没有出声便离我而去。
  最近这位朋友又似乎有了新的境地,专程来家论说,自言经过一段时间的学经,终于理到了一条佛学的脉搏,找到了佛学的核心,本法。我问其核心是什么?他答说:“很简单,就是一个字——心。”他还说:“佛学是以研究心为核心,为本法,佛学中才有‘佛即众生、众生即佛’,‘众生平等’,之说。”由此他认为一切学佛的人应该顺其自然,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学佛用不着那么多拘谨,那么多约束,因为那些东西都是形式,不是本法,本法是在于修心。他还说,其实只要了解了这一点,学佛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对此观点,他希望我有个评价的说法。
  对他颇有些真切感受的境界,我不敢赞许,也不敢批驳,只好说自己酒肉穿不过,佛祖留不住,也不知什么是自然,什么不属于自然,不敢顺,也不敢不顺,糊里糊涂一切随缘罢了。我还告诉他,在我脑中,佛是佛、众生是众生,佛不是众生,众生也不是佛,众生也不平等。也觉察不到学佛有什么拘谨,受什么约束,更不知学佛还有形式和本法内容之分,总以为内容就是形式,形式就是内容。朋友听了我的话,目滞滞地望着我,久久不出声,我仿佛从他心底的跳动,感觉到他对自己升华的新境地又生法疑。
  我常将学佛比喻成挑担子,佛学的道理便是告诉众生将挑着的担子放下,全部放下,当下是佛,一半放下,一半是佛。然众生多世习力所累,舍不得这副担子,即便是一些学佛的人,也喜爱将种种方法、种种心得视为珍宝,又装入本已十分沉重的担子中去,于是乎担子越挑越重,令人十分悲悯。
  我仰天长叹:
  学佛是一件大难之事!
  学佛是一件大易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