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6年第5期   第31页

历尽劫波忆钟君

刘中群

    
  授印封候日
  君却遁南山
  历尽劫波后
  始悟君先见


     二
  松涛和经声
  皓月伴君眠
  莫笑出家痴
  几人脱劫难?


  作者自注:五十年前,我与少年同窗钟君将于黄埔毕业,学员整装准备赴五曲接受校长蒋介石检阅之时,钟君将枪一撂,遁入终南山出家了,这在当时是不可思议的事。甫行毕业典礼,尚春寒料峭,与刘正杰、王鸿振、刘监年、赵洪年等同学同登南山访钟。途经弥勒寺、翠华山等石刹古迹,均无心领略“终南阴岭秀”之美,只求一睹故人。及攀上灵院台(大寺所在)询知钟君下山化缘去了,众人遂勿勿返归。及至山麓,他身披袈裟,肩负禅杖,搭黄布袋,徐徐而来。我们摆开“一”字阵相迎,谁料,他双手合十,口诵“阿弥陀佛”绕过我们迳奔山寺。……我等帐然而归。
  半个世纪后,方悟钟君先见之明,超前解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