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6年第5期   第28页

 我读《深山藏古寺》

杨 锋

  读几幅“深山藏古寺”的国画,令人怦然心动!动的不仅是“心学”所说的心,更是禅宗所旨的“本心”,呼唤着自然和人性的复归。
  禅宗对中国绘画的影响,不外乎禅悟、禅境、禅悦三个方面。“深山藏古寺”突出的就是一个“悟”字。“悟”是指领悟、感悟、觉悟,如佛祖拈花一样,通过心灵感受来领悟佛教真谛。比如“深山藏古寺”这一命题,看似简单,实际却难。如不打断正常头脑中的思维逻辑,使之进入一个非理性非逻辑直觉状态,就难以悟道。只有饱受佛法的重陶,把禅悟这一非理智思辨的直觉体验引入画中,才能绘出只有僧人汲水而不显露古寺的佳作。欣赏“深山藏古寺”,犹如禅境。这是一幅既有寺又无寺,既有人又无人的画,又是一幅有具体空间其体形象的画。画中既有画家的主观精神,又体现出禅家的“无我之境”。是画家对禅的精神的“顿悟”,是佛法真性情的自然流露,从而使禅境与艺术境界达到完美的统一。读“深山藏古寺”给人的是美的享受,体验到“梵我合一”、“天人合一”的视野悦。悦,即情绪愉悦。不是么?灵山流绿,万壑清翠,溪水潺潺,曲径通幽,花木掩映,僧人汲水,耳畔似乎传来悠扬的钟磬声音。处于这一个宁静优美的境界之中,神悠悠思悠悠,自然而然地将宇宙与心灵融为一体,顿有超凡脱俗之感。心灵更好地去品味人生领略人生顿悟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