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6年第5期   第7页

 主持寄语

  本期以较大篇幅,发表了牟钟鉴先生探讨研究宗教的根本态度的文章。该文的确有着较浓厚的学术研究色彩,但这并不意味着《佛教文化》放弃佛教界的立场,转而投向学术研究的“象牙塔”,相反,为了更好地弘扬佛法,尤其是给那些在究竟如何对待宗教的基本态度上彷徨,甚至道心退转的朋友们,提供一种比较可靠的经验。此处“研究”之谓,如能理解为兴趣、热情,而不是狭义的“学术研究”,可能更为妥贴。无论在教内外,无论信与不信,从事宗教专业者,其亲近宗教的结果,似宜显现和归结到个人的人格修养中去,汤用彤先生是否可以算作这方面一个典型?牟钟鉴先生感悟之下,见地如此,是否同样对今日治宗教业者有所启发?《佛教文化》致力于此一根本之道,即帮助信奉宗教者进一步提升素质是否又算作得其所宜?祈诸君明察。
                                                                       土人于故宫西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