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5期   第47页

主持寄语

  本期选登了几封读者来信,所反映的均为有代表性的话题,后两封信“当场”就作了答复,只是前一封信让我难以下笔作复。这并不是因为信中内容比较沉重,也不是缘于如信中所说本刊做一点“功德”,就心满意足不需回信,而是有两个问题老是盘旋在脑际:《佛教文化》如何帮助更多的需要它帮助的人?如何才能到更多的需要者的手上?前些天我去探望因病住院的朋友,一路走过明窗净几的宽敞病房,触目却皆是生、老、病、宛,灵肉皆苦之状不忍细说。转头看见同伴手中所捧鲜花,不觉一振,这里难道不也是《佛教文化》应如莲盛开的道场么?我希望《佛教文化》今后与医疗卫生与司法等部门联系,开展工作,将“启迪智慧,净化人心”宗旨进一步落到实处,那样才能算作给读者一个真正比较切实的答复了。
                                                                                   行方   记于长街之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