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化1992年第5期   第44页

 历史性的会见

张 琳

  1992年5月19日,天清日朗,气候宜人。正在日本访问的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及夫人,精神饱满地率一行人踏上了通往天台宗大本山比睿山延历寺的路途。
  比睿山青峰叠翠,风景迷人,进入延历寺境内后,古松林立,建筑庄严,一派佛教圣地的肃穆气氛。
  当赵会长一行车队驶至根本中堂前时,日本天台宗座主山田惠谛长老已迎候在那里。长老身材修长,面容清癯,双目炯炯有神透露出一种喜会亲人的兴奋。他手持一长手杖,配上那合体的袈裟,俨然一派高僧气质。
  从车上下来的赵会长着一身深兰色的西装,配一条高雅的淡紫色领带,面色红润,一头银发。既有绅土风度,又不失佛门素朴。
  两位老人相见都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双手紧握,从旁边望去,在这深山古刹的清新空气中,两人的身影宛若在天界中相遇的仙人。
  在长老的亲自带领下,一行人参观了根本中堂,然后长老在当年天皇朝拜时休息用餐的御厅内设斋宴款待赵会长一行。
  一入座,长老便高兴地对赵会长说:“我一直惦念着赵先生的健康,今天您满面红光,精神很好,是我见到您多次中气色最好的一次。”赵会长双手合十:“全是托山田长老的洪福”。
  席间二位老人欢声笑语,频频举杯,互倾心声,久别重逢的喜悦溢于言表。
  97岁高龄的长老紧紧握住85岁的赵会长的手,言词恳切地说:“我虽已这般高龄,却终日想着和您每天都能生活在一起,聆听教诲,我想出了一个办法”,说着他将自己手表戴在了赵会长的手腕上。赵会长立刻心领神会地说:“我将一生都将这块手表带在身上,永不分离。每当看到它就会使我想起长老的音容笑貌,激励我精进奋发。”
  长老接着说:“我们年龄相差很多,但却同念一部佛经,说不定在佛祖时代,我们二人在一起共同聆听过释迦佛祖的说教,使我深感到了二千五百年前的因缘。”
  情投意合的二位老人的话题又转到了长寿与人生上来。关于年龄,有许多读者都知道有还历、古稀、喜寿、伞寿、米寿等等,再往上数,还有99岁的白寿,百岁的百寿,108岁的茶寿,121岁的黄寿。日本京都清水寺前管长、赵会长的挚友、曾为中日友好和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大西良庆长老在茶寿时,还在观音堂说法。 
  “我已近百岁,人能活到百岁已是不易,但我却想‘工作的长寿’,我的身体不属于我个人,我是为佛教而生,也要为佛教事业长寿,忘我地工作,利乐众生。”长老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赵先生的身体也不是您一个人的,而是属于佛教事业,现在中国的佛教刚刚复兴到旭日初升的阶段,这还远远不够。一定要让太阳升到最高处,这样才能照得到山的正面和背面。赵先生是为佛教事业做出了伟大贡献的人,这是全世界的佛教徒人人皆知的,但是,希望赵先生更加长寿,为佛光普照山川大地,您必须长寿。”闻听长老那一席恳切的言词,赵会长及在座的夫人和中日双方参加会见的人员都十分感动。赵会长回答道:“谢谢长老,为了佛教事业我仅仅做了菲薄的贡献,我一定铭记长老的教诲,为了佛教事业而长生、而工作,为中国的佛教事业的兴隆发达贡献我的一生。现在中国的佛教复兴刚刚起步,困难还很多,但我们有决心克服这些困难,让佛光普照大地。中国的佛教复兴离不开日本佛教界的帮助,今后还要请长老及日本佛教界各位长老、大德、善知识们多多指导、帮助。”山田长老恳切地说:“这是我们日本佛教界义不容辞的义务,今天日本佛教的存在是中国佛教传来所赐。中国佛教是日本佛教的父母。因此孝敬父母、报恩谢德是理所应当的。我们奈良的佛教更应该率先报答中国佛教的恩情。”
  赵会长这时站立了起来说道:“感谢山田长老一片盛意,我们今后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为弘扬佛法共同奋斗。”赵会长情绪激动,满面红光,眼中透出充满坚毅和力量的光芒。
  此时,赵会长邀请山田惠谛长老明年到中国访问,共商振兴佛教事业大计,长老欣然应允。
  山田惠谛长老虽已高龄,但仍为弘扬佛法全力工作,在长老的倡导下,召开了世界宗教首脑会议,共议世界和平大计,此外为百年后着眼,还倡议召开了全世界儿童教育首脑会议。当年十月他还将赴欧洲传法。
  两个小时的会见转瞬即逝,由于当天下午,山田长老要赶赴关东地区参加法事活动,会见不得不结束了。两位老人言犹未尽,恋恋不舍。山田长老在分手之时说:“时间短意味着让我们期待着下一次的会见,今后我们还会见面,还有时间再倾心交谈。”赵会长亦说:“我衷心地期待着下一次同长老的会见,并希望这天早一点到来。”
  临分别时大家在一起合影留念。山田长老对坐在身旁的陈邦织夫人说:“赵先生有今天的健康,是您的功劳,今后赵先生的健康就全拜托给夫人您了。这不是我个人,而是全日本佛教界的嘱托”,夫人认真地回答说:“我一定会尽全力照顾好赵先生的。”
  车队驶离根本中堂向京都行驶。我们看到在山上路边的树林中尽情玩耍的猴子,想起了赵朴老来时的一句话:“比睿山的猴子在几百年后,也许会成为佛教徒呢”。
  赵会长深感山田长老“为工作、为佛教而长寿”嘱托的意义重大,在当晚京都京城宾馆内全日本佛教会、日中佛教友好协会举行的欢迎赵会长的宴会致词中,赵朴初会长以坚定的口吻说道:“我在此向大家发誓,我一定为了中国的佛教事业争取多活几年,用工作的长寿去迎接佛教事业的兴旺发达。”